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70章溫馨治療

0070章溫馨治療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夏雷也去了警局。雖然是自衛,但事情的來龍去脈卻是要交代清楚的,誰的責任是要認定的,事情也需要有一個初步的處理結果,該送醫院的送醫院,該拘留的拘留。這些都需要時間,他從警局出來的時候天色都已經有些晚了。

夏雷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開著車來到了雷馬工作室。

雷馬工作室沒有關門,還亮著燈。夏雷下車的時候一眼便看見了正在工作室里打掃垃圾的周小紅。路邊的垃圾桶邊已經堆了好大一堆磚頭瓦礫,還有一些被砸爛的東西以及玻璃碎片。

燈光下,周小紅拿著掃帚和簸箕很仔細地清掃著工作室的地面。她站著的時候看不出有什麼異樣,可移動的時候便一瘸一瘸的了。

夏雷忽然想起了她被一個小青年用鋼管抽中了大腿,心中不由擔憂起來。他快步走進了工作室,關切地道:「小紅,你腿上有傷,你怎麼還幹活啊」

直到夏雷說話周小紅才發現夏雷來了,她趕緊放下掃帚和簸箕,「雷子哥你來啦,我沒事我去給你倒杯水。」

夏雷拉住了她,將她摁在了一隻椅子上,「你坐著,我不渴。你休息一下,我來打掃。」

周小紅跟著說道:「那怎麼行啊這種粗活應該我來干。」

她要站起來,夏雷又將她摁了下去,他笑著說道:「我什麼活沒幹過以前我和你一樣,只要能掙錢,我什麼臟活累活都干。你老實坐著,我來打掃,不然我就生你的氣了。」

這招管用,周小紅變老實了,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眼巴巴地看著夏雷打掃衛生。

其實夏雷來之前周小紅已經打掃得差不多了,就只還剩下一些角落沒打掃,夏雷用了十分鐘的時間便打掃乾淨了。

夏雷來到周小紅的身邊,溫聲問道:「小紅,你去看過醫生嗎」

周小紅搖了搖頭,「我沒去看醫生,大城市裡的醫院收費很貴」她窘迫地笑了笑,「我捨不得那錢。」

夏雷皺起了眉頭,「你這傻瓜,是錢重要還是人重要你的傷勢要是嚴重,耽誤了治療,命都沒有了,你還要錢幹什麼」

「給我爸媽過日子,給我弟弟讀書。」周小紅倒顯得很開朗。

「你就不會為你自己考慮一下啊」

「我沒事,雷子哥,我真」說道這裡,周小紅動了一下,扯動了腿上的傷勢,一下子就疼得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有些緊張地道:「怎麼,疼得很厲害嗎」

周小紅想否認,可一張嘴便成了痛吟了。

「不行,我送你去醫院看看。」夏雷說。

「不去,我真哎喲」周小紅似乎疼得更厲害了。

夏雷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看著周小紅的被鋼管擊中的左腿,那層藍色的工裝褲布料瞬間便消失了,一段豐盈圓潤的大腿頓時曝露在了他的左眼的視線之中。

周小紅的左腿靠近根部的地方紅腫了好大一片,被鋼管直接擊中的地方破了皮,傷口紅紅的,有明顯的發炎的跡象。這一看,夏雷的眉頭皺得更高了。這樣的傷本來不危險,但如果不處理的話,很有可能會發炎潰爛,甚至化膿,最危險最糟糕的情況也有可能出現,那就是肌肉壞死和破傷風。

「你都傷得這麼重了還說不嚴重」夏雷責備地道。

「你都沒看我受傷的地方,你怎麼知道啊」周小紅好奇地看著夏雷。

夏雷這才發現他說漏了嘴,他跟著說道:「你的樣子這麼痛苦,我猜也猜得到。這樣吧,這時候也晚了,外科醫生恐怕都下班了,我去藥店買點雙氧水和紗布幫你處理一下,嗯,還有阿莫西林,你還得吃一點消炎的葯。」

周小紅更好奇了,「雷子哥,你怎麼懂這些呢」

「當然是從書上學的,你沒事也多看看書吧,多學點有用的知識。好了,你等我一下,我去附近的藥店去給你買葯。」夏雷離開了雷馬工作室,往最近的一家藥店走去。

他的醫療知識確實是從書本上學到的,不過都只是一些簡單的醫療知識。他沒有想過要當一個醫生,現實里也沒有那個條件,所以就沒有深入。

現在的藥店什麼葯都有售,給錢刷卡都能買到需要的藥物。夏雷很快就買到了所需要的藥物,不過他回到雷馬工作室里的時候周小紅卻不見了。

夏雷來到了裡間門口,說道:「小紅,你在裡面嗎」

「嗯我在你進來吧。」周小紅的聲音有些奇怪。

夏雷推門走了進去。狹窄的小房間里燈火昏黃,周小紅躺在那架簡陋的鋼絲床上,一條薄薄的毯子蓋在她的腿上,但露出來的腳卻是光潔可人,沒有襪子。燈光下的她臉紅紅的,很羞澀很緊張的樣子。

眼前的景象讓夏雷微微呆了一下,拿著一大包藥物的他反而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雷子哥,你說你要幫我處理傷口,我、我想我總不能在外面脫褲子讓你治療吧所以、所以我就進來了。」周小紅越說越臉紅,說完的時候臉上已經沒有一塊不紅的皮膚了。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乾咳了一聲,然後來到了鋼絲床邊。人家山裡姑娘面淺,當然不能在外面脫褲子,所以人家進房間脫了褲子,病人都做好了接受治療的準備,他這個「醫生」還有什麼好墨跡的呢

夏雷輕輕地揭開了蓋在她腿上的毯子,一雙白嫩的好腿便毫無遮掩地進入了他的視線。左腿上的傷口很醒目,傷得也有些不是地方,快靠近她的三角小褲了。他的視線落在了她的傷口上,卻也避免不了看見那成熟的地方。他有些尷尬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