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74章我們下輩子還做兄弟

0074章我們下輩子還做兄弟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夏雷宴請了周偉和姜鑫,馬小安和周小紅等人也都參加了。周小紅、陳阿嬌等人的文化都不高,身上帶著泥土的氣息,但夏雷並不在乎周偉和姜鑫對她們的看法。他不會因為他現在取得了什麼成就而輕看她們。事實上,周偉和姜鑫也沒有半點輕看馬小安等人的意思,大家有說有笑,一頓飯吃得熱熱鬧鬧。

下午送走了周偉和姜鑫,夏雷和馬小安去海珠市工商局註冊公司。

「雷子,公司的名字你想好沒有」車上,馬小安問道。

夏雷說道:「還用想嗎雷馬製造。」

「那個把馬字去了吧,公司是你的,我的名字在裡面感覺彆扭。」馬小安說道。

夏雷笑了一下,「公司是我的,但你也是我的兄弟,我說過我們有難一起當,有福一起享。公司成立以後,你也要幫著管理。以後生意走上正軌之後,你就別幹活了,幫著管理就行了。就工作室里的那幾個人肯定不行的,我們還要招一些文化程度更高,技術更好的工人。總之一句話,我賺得多,我就給給你多分點,我賺得少,就給你少分一點。」

「雷子,我」馬小安心中一片感動,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安,我們從小一起玩到大,只有這輩子兄弟,哪有下輩子兄弟,我不是那種發了財就把兄弟撇開的人。」

馬小安說道:「什麼只有這輩子兄弟,下輩子我還和你做兄弟。這輩子你混得好,我跟著你混,下輩子就輪到我了,我肯定混得比你好,下輩子你就跟著我混吧。」

夏雷呵呵笑了笑,「好,下輩子我就跟著你混。」

說說笑笑就到了工商局,夏雷在停車場停好了車,與馬小安一起進了工商局。

實施行政手續簡化之後,註冊公司其實並不複雜。夏雷填了一些表,遞交了資產證明,第一步就算完成了,只等工商局審批下來,雷馬製造就誕生了。

從公司出來,夏雷開著車又往雷馬工作室走。

「雷子,你也該找個女人了。」路上,馬小安不知怎麼的想到了這事,他說道:「你現在都是公司老闆了,沒個女人在身邊伺候著,和你的身份不符啊。你看那些公司老闆,哪個每個幾個女人,家裡老婆,外面情人,秘書小三一大堆女人。」

「你了解我的,我不是一個隨便的人。」夏雷說。

「那你就正正經經地找一個,娶回家,讓她給你洗衣做飯生孩子,晚上和你嘿嘿,江如意就不錯,她對你有意思,我都能看出來,就你這傻瓜看不出來。」馬小安笑著說。

夏雷說道:「別亂說,我和她只是朋友,再說了,她那種脾氣,我要是娶了她,她會騎到我頭上的,我不喜歡。」

馬小安愣了一下,又笑了起來,「也倒是的,她現在就已經騎到你的脖子上,從換你的車就可以看出來,要是你們結婚了,她一準從你的脖子上爬到你的頭上,哈哈,你命苦,你就認了吧。」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不想再聊這個話題了。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忽然又浮出了申屠天音的容貌,冷艷絕倫,貴氣逼人。他的心裡一聲嘆息,暗暗地道:「我一定是病了。」

一輛滿載沙土的運渣車突然從後面衝上來,夏雷嚇了一跳,趕緊變道。

運渣車擦著polo車的側邊駛了過去,輪胎所攪起的風竟讓polo車一陣晃動。

「媽的你趕去投胎啊」馬小安從車窗里探出了頭罵道。

運渣車的司機顯然聽不到馬小安的咒罵聲,眨眼就駛遠了。

夏雷心有餘悚,「大白天的怎麼會有運渣車在路上跑呢」

馬小安說道:「可能是工地上的小子開出來找樂子的吧,要不,就是獲得了許可,加班運渣土的。」

夏雷也沒有多問,繼續開車。幾分鐘後,polo車來到了雷馬工作室所在的街道。

夏雷放緩了車速,滑行了一段之後將車子停在了路邊。還沒下車他便看見池靜秋站在工作室的門口,他心裡暗暗地道:「池靜秋這次來難道是來下訂單的如果是的話,該接我還得接,生意畢竟是生意。雷馬工作室升級成公司之後,我需要更多的客戶,即便是池靜秋這樣的客戶也不能拒絕。」

雷馬工作室升級成了雷馬製造公司,員工多了,工資要錢,五險一金也要錢,還有獎金、勞保什麼的,如果僅靠他與神州工業集團的精加工生意那顯然是不行的,而且那種精加工的零件只有他一個人能做,別人根本就做不了,他總不能憑一己之力養活一個公司吧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普通的生意才是最重要的,也只有普通的生意才能養活更多的工人。

池靜秋看見從車裡走下來的夏雷,跟著就向夏雷招了招手,臉上也帶著笑容,「雷子,我等你好久了。」

夏雷也笑著打了一個招呼,「靜秋,好久不見。」

卻就在這時,馬小安突然一聲驚呼,「小心」

夏雷剛要回頭,馬小安卻已經猛撲過來,一掌將他推開。

便在那一瞬間,一輛從對向車道斜切過來的運渣車狠狠地撞在了馬小安的身上。他的身體被高高地拋飛了起來,還有他口中所噴出的鮮血,就像是雨點一樣在空中飄飛。

砰馬小安的身體砸落在polo車的車頂上,運渣車卻沒有停止,轟一聲將polo車撞翻,直到衝上人行道,撞在花台上才停下來。

馬小安躺在人行道上,身上滿是polo車的碎片,玻璃渣子,他的口鼻之中不斷冒血。

「小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