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80章奇貨可居

0080章奇貨可居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周偉返回了辦公室,他的手裡拿著手機。

李玉蘭笑道:「打完電話了沒什麼反應啊,大概是你們公司隔得太遠,你們領導在這邊沒影響力吧」

周偉看著李玉蘭,冷笑了一下,「你叫李玉蘭是吧,我記住你的名字了。」

李玉蘭輕輕地聳了一下肩,「記住了又怎麼樣」

「你等著吧。」周偉說。

就在這時桌上的電話機突然響了。

廖德生剛要上去接電話,周偉卻搶前一步按了免提鍵。

電話機里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廖德生,你那裡時不時有一個叫夏雷的年輕人」

一聽這個男人的聲音,廖德生額頭上的冷汗又冒出來了,他緊張地道:「胡、胡市長,有,夏雷確實在我這裡。」

李玉蘭的面色一下子也不對了。

「夏雷是不是在工商局註冊雷馬製造公司」胡市長的聲音。

「是、是。」廖德生額頭上的冷汗更密了。

「你是不是刁難他,不讓通過」

「我」

「你混蛋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立刻通過審核,特事特辦,把公司執照發給夏雷」

「我好好,我馬上就辦。」

「辦完之後來我辦公室,我要和你好好談談」說完,胡市長啪一聲掛斷了電話。

廖德生抹了一把冷汗,跟著對夏雷說道:「夏先生,你、你稍等,我馬上就去把你的事給辦了,不用半個小時,不用半個小時。」

夏雷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他。從剛才那個胡市長的口氣來看,這個廖德生的仕途恐怕是到此為止了。

廖德生大步往辦公室外走。這裡本來是他發號施令的地方,但現在卻成了他最不想待的地方了。

李玉蘭提著包也往外走。

夏雷擋在了她的面前,冷冷地道:「等等。」

李玉蘭退後了一步,有些緊張地道:「你想幹什麼」

夏雷說道:「給你丈夫帶一句話,你丈夫偽裝得很好,但我還是會抓住他的尾巴。我朋友的死不會就這麼算了,我會找他和你算這筆賬的。」

「我、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知道怎麼回事,此刻面對夏雷的時候,李玉蘭的心中竟生出了一絲畏懼。

「滾吧。」夏雷罵了一句,然後讓開了路。

「你」李玉蘭的臉一下子就被氣青了,她恨恨地瞪了夏雷一眼,然後提著包走出了辦公室。

她受了黃一虎的指示來給夏雷製造障礙,打壓夏雷,這事在她看來其實只是小事一件,卻沒想到夏雷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翻盤,不但翻盤了,還打了她和黃一虎的臉

夏雷看著周偉和廖德生,笑著說道:「真是太感謝你們了,如果沒有你們幫忙,我的公司執照肯定發不下來。」

周偉說道:「夏先生吧不必客氣,能幫到你也是我們的榮幸。」

姜鑫笑了一下,「夏先生,你是我們公司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你本人也是我們這個國家的特殊人才,你的要求又正當合法,那個廖德生沒有理由給你設置障礙。」

夏雷說道:「你們太客氣了,真是太感謝了。不過公司執照拿到之後,我還想請兩位幫一個忙。」

周偉和姜鑫對視了一眼,兩人有一個眼神的交流。

姜鑫說道:「夏先生,你想讓我們幫你們做什麼你儘管開口。」

夏雷說道:「公司的製造拿到之後便是建廠了,我看中了一塊地,就在三環路旁邊,它的標號是13號。我想請你們幫忙,讓我拿下那塊地。」

「這」周偉和姜鑫的臉色都很尷尬了,眼裡也滿是為難的神色。

夏雷說道:「我就這麼一個要求,之後我就不會再麻煩你們和貴公司了。如果你們幫了我這個忙,以後你們讓我加工什麼零件我都給你們加工。」

周偉苦笑道:「夏先生,幫你拿到公司的執照沒問題,可是幫你拿一塊地皮,這就」

姜鑫也說道:「是啊,我們公司在京都,我們在這邊的影響力太小了,一般的忙倒是能幫上,可是你讓我們幫你在這裡拿一塊地,我們實在沒能力啊。」

夏雷說道:「你們太謙虛了,我知道你們有多大的能力。這個忙,你們一定要幫。」

周偉試探地道:「那個,夏先生,如果我們幫不上這個忙呢」

夏雷說道:「我會幫你們加工這一批零件,但這筆訂單之後,我就不接你們公司的單了。」

「夏先生,你」周偉很著急的樣子,「你像個孩子。」

姜鑫也說道:「是啊,夏先生,你怎麼能像個還在一樣意氣用事呢我們給你的價錢已經是最高的價錢了,你做生意,你怎麼能拒絕我們的訂單呢」

夏雷說道:「你們說我像個孩子,我確實像個孩子。別人打了我,我要是不打回去,我就沒心情上學,沒心情做作業。剛才你們也看見了,就是那個李玉蘭和她的丈夫黃一虎欺負我。你們以為她和她丈夫只是這件事針對我嗎你們錯了,她和她丈夫謀殺了我朋友」

「這個」姜鑫一臉的苦澀,「夏先生,我們是做公司的,不是警察,你說的事情已經超出了我們的能力範圍,這個忙真的是」

夏雷打斷了他的話,慢吞吞地道:「本來,我還想找機會出國一趟,去美國或者德國,看看他們的最先進的機床,然後把我公司的機床升級到歐美同等水平,現在看來是沒必要了。」

「等等。」周偉激動地道:「你剛才說什麼你能把普通的機床升級成與歐美同等水平的機床」

夏雷說道:「那有什麼難的只要我看到圖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