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094章一次性解鎖

0094章一次性解鎖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按照人的輸入習慣,密碼的第一個數字往往是按得最重的一個,然後依次遞減,而最後一個數字也往往是按得最輕的一個數字,因為再按最後一個數字的時候人的大腦差不多已經在想輸入密碼之後的事情了。那麼,按得最重的數字,按鍵上的痕迹肯定最多也最明顯,按得最輕的按鍵上痕迹便最少且不太明顯。

夏雷使用這種方式,很快就梳理出了密碼的開頭數字「1」與密碼結尾數字「2」。那麼就只剩下了四個數字,分別是「9、7、3、5」。

這四個數字會怎麼組合呢

夏雷的腦海中浮現出了當初在北拱區警察局的檔案室里所看到的一份資料,在那份資料上寫著黃一虎的出生年月,1973年12月9日。

黃一虎的出身年月上有「9」、「7」和「3」數字與鍵盤上的痕迹相吻合,可又不全吻合。夏雷的心中暗暗地琢磨道:「難道他使用的不是他的生日號碼黃一虎那種人,他會用什麼樣的秘密呢」

夏雷的腦海中忽然又浮現出了黃一虎的兒子黃旭的出生年月2000年5月1號,這組數字中有「2」、「5」和「1」吻合一連串的數字組合在他的腦海之中變換組合,他的左眼也將鍵盤上的痕迹一一比對梳理,大約2分鐘後一個密碼數字串便在他的腦海之中誕生了973251。這個密碼是黃一虎和他兒子黃旭的生日組合。

用這種方式排除第一個和最後一個,剩下的也就只有四個數字的順序了。

夏雷伸手在鍵盤上輸入了973251,電子密碼鎖里頓時傳出了咔的一聲輕響,解開了

「你怎麼知道密碼」秦香驚訝地看著夏雷,不敢相信他所見到的詭異事情。

夏雷沒有解釋,伸手抓住了轉盤鎖的轉鈕。

卻就在這時,門外走廊里傳來了腳步聲,還有人說話的聲音。

「大哥也真是的,凌晨還讓我們來公司看看,那個叫夏雷的小子有那麼厲害嗎搞得大哥居然也神經兮兮的。」一個男人的聲音。

「夏雷可不是簡單的人物,你難道忘了嗎他居然用一百萬拿下了大哥一心想要拿下的地,你應該知道,就算是我們大哥,他要拿下拿塊地也要八千一百萬。」另一個人的聲音。

「那是他有人罩著,你說,這個時候他會來這裡偷東西嗎」

「這我倒不覺得,他大概連這個地方都不知道吧。」

兩人的腳步聲和對話的聲音往黃一虎的辦公室這邊而來。

夏雷與秦香對視了一眼想,夏雷還好,秦香的的神情卻變得緊張了起來。

秦香拔出了一把刀。

夏雷按住了秦香的手,伸手給他指了一下休息室。

秦香點了點頭,然後跟著夏雷躲進了休息室。在離開辦公桌的時候,夏雷並沒有忘記將辦公桌的櫃門掩上。他雖然已經解開了保險柜上的電子鎖,可那根本就看不出來。

兩人剛剛躲到床下,辦公室的門就開了。有人開了燈,看了一下然後又往休息室這邊走來。

「我就說嘛,沒有情況,大哥偏偏不聽。」一個男人抱怨地道:「這不,我們又白跑了一趟。」

「還是小心一點好,秦香那個賤人背叛了大哥,他是一個飛賊,偷東西很厲害,大哥防的是秦香那小子聯手來偷東西。你忘了嗎,大哥的手裡有那小子的把柄。」另一個男人說。

「活該那小子的美髮沙龍被燒,只可惜沒燒死他。」

「早晚的事情,和我們大哥作對,哪個又好下場,秦香活不了,那個姓夏的小子也逃不了。」

兩人在休息室的門口說話,視線也在休息室里搜索。不過他們並沒有趴下來瞧一下床底,畢竟辦公室和休息室看上去都很正常。

夏雷和秦香趴在床底,秦香看上去很緊張,似乎擔心黃一虎的手下會突然走到床邊,趴下來,然後用黑森森的槍口對準他。夏雷的感覺要好很多,因為雖然隔著一張床,但他依然可以看到黃一虎的兩個手下的情況,他隨時都掌握著黃一虎的兩個手下的情況,可以先發制人,所以他並不是很擔心。

左眼的視線穿透了木板、床墊和被子,夏雷一眼就認出了站在休息室門口說話的兩個黃一虎的手下。他們是黃一虎四個貼身保鏢之中的兩個,身上也都帶著槍。黃一虎凌晨讓他的兩個貼身保鏢來他的辦公室守保險柜,僅憑這一點就不難看出那隻保險柜里的東西有多重要。

「這裡很安全,沒有任何情況。」一個保鏢說道:「不如我們喝一杯吧,大哥的酒可都是上等貨,平時他都不讓我們進他的休息室,今天是個機會。」

「呵呵,你和我想到一塊去了,我早就想喝一杯大哥的拉菲了。」另一個保鏢笑著說道。

兩個保鏢走到了酒櫃前,取了一瓶價值不菲的拉菲葡萄酒,還有一瓶飛天茅台,然後拿了杯子喝酒。

「媽的,居然喝上了。如果他們不離開這裡,我就得找個機會弄暈他們了。」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就算驚動更多的人,他也打算冒一下險,畢竟機會只有這一次。

兩個保鏢在沙發上對飲了起來,先喝了紅酒,然後又喝起了白酒。華人喝紅酒只是湊湊熱鬧,趕個時髦,真真管癮的卻還是白酒。

夏雷喝秦香就靜靜地趴在床下等著。

一個保鏢打開了電視,放起了碟片。碟片是島國的碟片,愛情動作片,滿屋子的撩人叫聲,還有斷斷續續的日語和一些奇怪的聲音。夏雷能聽懂那些日語,哥哥輕點什麼的,再加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