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06章面膜很貴

0106章面膜很貴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走出東方重工大禮堂,夏雷忍不住笑了。這件事會怎麼收場,他並不關心,但以想到任文強和許浪在大庭廣眾之下露出那樣的醜態,他就忍不住開心,覺得解氣。

對任文強和許浪這兩個人,他一點都不覺得同情,倘若他不是事先用唇語解讀了兩人的對話,又透視到任文強在酒里下藥,那麼今晚露出醜態的恐怕就是他了。那個時候,許正義和寧遠山肯定是不會為他主持公道,不會去搜任文強和許浪的身的。

「申屠天音多半會處理任文強吧,這件事讓她臉上無光。一旦任文強不在萬象集團任職,寧靜的父母還會視他為金龜婿嗎希望寧靜能抓住這次機會,擺脫任文強的糾纏。」想到寧靜,夏雷的心裡又添了幾分惆悵。

「夏雷。」一個男人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夏雷回頭便看見了胡厚市長,他跟著轉身過去,「胡市長,你怎麼也出來了」

胡厚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今晚的事情你別往心裡去。我出來就是想和你聊聊,開導開導你。」

夏雷笑道:「謝謝胡市長,我沒事。」

胡厚說道:「今天下午其實是我讓寧遠山給你發請帖,讓你過來赴宴的。我原本想宴會結束之後介紹一些商界的朋友給你認識,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情,你朋友沒交到,卻多了兩個對手,哎。」

夏雷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寧遠山壓根兒就沒打算請他來,是胡厚出面說話才勉為其難地讓池靜秋補發了一張請柬。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臨近晚宴開始的時候池靜秋才驅車趕到雷馬製造公司來請他的原因了。

「胡市長,你說的兩個對手是許正義和寧遠山吧」夏雷說道。

胡厚苦笑了一下,「可不是」

「許正義是政府公職人員,我不好說。」夏雷說道:「寧遠山這邊卻早就是對手了,以前神州工業集團與東方重工合作,現在神州工業集團卻與我合作,他早就視我為眼中釘了。就算今晚的事情沒發生,他也不會當我是朋友。」

胡厚沉默了一下才說道:「你要和他談談嗎我可以給你們牽個線,到時候我也幫你說幾句話。你們一個是國有大型企業的老總,一個是我看好的新興創業者,東方重工和雷馬製造公司也都是我們海珠市的企業,我可不想看見你們內鬥。」

這似乎便是胡厚追出來與他談話的原因。

雷馬製造公司才是一個剛剛建成的小工廠,而東方重工卻是海珠地面上的大型國企,雷馬製造公司目前就連成為東方重工的對手的資格都沒有,可胡厚看重的卻是雷馬製造公司的未來,還有夏雷與神州工業集團的關係。站在他的角度,他肯定不願意看到寧遠山在雷馬製造公司發展的道路上製造障礙。

胡厚真的是一片好心,他也絕對是一個很好的市長。

「胡市長,我明白你的苦心,我也謝謝你的好意。」夏雷說道:「不過就算我跟你進去了,寧遠山也不會跟我談。你去撮合的話,他或許會給你面子,可不會有任何作用。而我也沒有興趣跟他談,他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他走他的康庄大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的路雖然難走,但我一定會達到終點。」

胡厚嘆了一口氣,臉上卻露出了笑容,「好,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我其實也是這麼想的,只是算了,你回去吧。」

夏雷與胡厚握了一下手,「再見,胡市長。」

胡厚說道:「好好乾,我相信你一定會把雷馬製造公司做大做強,那個時候我們海珠市又會多一家明星企業。」

夏雷笑了笑,「我一定努力。」

「有什麼困難的話來找我,能幫的我一定幫你。」

「嗯,謝謝胡市長,再見。」與胡厚到了別,夏雷往停車場走去。

走到停車場的時候夏雷忽然想起他是坐著池靜秋的車來的,他的車被梁思瑤開走了。卻就在他掏出手機想給梁思瑤打電話讓她來接他的時候,停車場里的一輛寶馬車突然放下了車窗,池靜秋從車窗里探出了頭來,沖他笑。

「還站著幹什麼上車吧,我送你回去。」池靜秋說。

看著池靜秋臉上的明媚的笑容,夏雷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的臉皮與內心的強大。剛才,她在大禮堂里被任文強掀倒在地,任文強壓在她的身上非禮她,撕破了她的衣服,她的文胸都露出來了,可這會兒的她卻是這麼地自然從容,好像那件事根本就沒發生一樣。

夏雷走了過去,上了車,「你開車送我,你不怕寧遠山發現之後給你穿小鞋嗎」

「一個糊塗的糟老頭子而已,我擔心他幹什麼」池靜秋打火開車,一邊說道:「我真不明白,他怎麼就看上任文強那種人了,換做是我,我肯定看好你,一定會把他那個寶貝侄女嫁給你,咯咯。」

夏雷皺起了眉頭,「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池靜秋收起了笑容,正經地道:「其實,寧遠山針對你不完全是因為你搶了東方重工的生意。」

「還有別的原因」

「你還是缺少經驗。」池靜秋說道:「東方重工是國有企業,一兩單生意對他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關係。他看中的是神州工業集團的關係,那家公司里的人可都是高級軍官,尤其是那個木劍鋒,那可是在最高層都說得上話的人物。你想,你把他的這層關係給切斷了,他還能給你好臉色嗎」

夏雷苦笑了一下,他還真沒有想到這一層。

車子駛出停車場,透過車窗,夏雷看到了站在大禮堂門口的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