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16章神秘的男子

0116章神秘的男子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砰砰砰

拳腳碰撞的聲音在客廳里響起,夏雷和梁正春的攻防轉換很快。交手的師徒倆,夏雷已經拼盡了全力,梁正春卻是遊刃有餘。

梁思瑤在旁邊看著,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很安靜地看著交手中的父親與師弟。不過她的視線大多數時候都是盯著夏雷的,他陽光帥氣,他強壯挺拔,他的身上散發著樸實自然的氣息,讓人感到親切。

一個扶手下按,梁正春化解了夏雷的長橋刺拳,同時切入夏雷的空門之中,一肘撞在了夏雷的胸膛上。嘭一聲悶響,梁正春雖然已經收了大部分的力道,但夏雷卻還是被撞得離地飛起,跌出好幾步才站穩身體。

「師父,我哪裡是你的對手啊。」夏雷揉著生疼的胸膛說。

梁正春笑著說道:「已經很不錯了,你進步的速度遠比我當年快得多。你才學詠春多久不要著急,只要你堅持練,你的成就肯定會超越我。」

夏雷咧嘴笑了笑。

梁正春卻又收起了笑容,語氣也嚴肅了起來,「不過,你小子這段時間肯定沒認真練拳,上次我和你交手之後我給你指出了需要糾正的地方,可這次交手你還犯同樣的錯誤,還有你的內勁也不見增長,可見你小子這段時間偷懶了,沒有認真練拳。」

夏雷有些尷尬地摸了一下鼻頭,「師父,我」

他很忙,可是他不是一個喜歡找借口的人,所以心裡想解釋的話還沒說出口他就閉上了嘴巴。

梁思瑤說道:「爸,雷子要管理一家公司,他已經很勤奮了,你就不要說他了嘛。」

梁正春瞪了梁思瑤一眼,「還有你,你也一樣,你這段時間也偷懶了。你還有臉替雷子說話」

「爸,咯咯」梁思瑤只是笑。

「你還有臉笑」梁正春厲聲說道:「你們兩個都去書房扎馬步去。還有,你們兩個的頭上和兩邊的肩頭上都要放一碗水。」

夏雷喝梁思瑤對視了一眼,兩人的臉上都是一臉的苦色。

「還站著幹什麼」梁正春板著一張面孔,「兩個小時,少一分鐘都不行。」

夏雷和梁思瑤硬著頭皮往書房走去。

看著兩個孩子的背影,梁正春的臉上卻悄悄地浮出了一絲笑容。

書房裡,夏雷和梁思瑤都站了一個小念頭外鉗陽馬,左腳在前,右腳在從,站成不丁不八的姿勢。右腳佔三分力,左腳佔七分力,身形偏向後龜背,田雞肚。兩人的肩頭和頭頂都放了一隻裝滿水的水碗,面對著面,一動不敢動。

「我爸今天是怎麼了」梁思瑤小聲地道:「吃飯喝酒的時候還好好的,一下子就變了。」

夏雷也小聲地說道:「師父嚴厲一點也是正常的嘛。」

「他罰你站馬步就行了,幹嘛還罰我呢」梁思瑤白了夏雷一眼,「一定是被你連累的。」

夏雷,「」

「對了,你什麼時候動身去德國」梁思瑤的思維很活躍。

「等龍冰安排好了就動身,具體時間不清楚,但我估計就在這兩天。」夏雷說。龍冰已經在著手安排了,以她的辦事效率,這事確實用不了多少時間。

「你要去多久」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會儘快趕回來的。」

兩人一邊站馬步,一邊說話聊天,時間倒也過去得很快。不過,始終保持一個姿勢,雙腳和腰部還要保持用力,兩人很快就開始冒汗了。

汗水打濕了夏雷的背心,他的結實的肌肉上彷彿塗了一層健身油,雄性的氣息與魅力很強烈。

梁思瑤的棉質t恤也被汗水打濕了,柔軟的布料貼著柔軟細膩的皮膚,略顯通透,在燈光的照射下,棉質t恤裡面的一件黑色的文胸便清晰無疑地顯露了出來,一眼便可以看見。她的ol短裙雖然也被汗水濕潤,但因為布料比較厚的原因,它並不通透,可因為扎馬步的姿勢,從短裙下顯露出的一雙白嫩美腿卻自成一道美景。因為她站在夏雷的對面,夏雷的視線便自然而然地將裙下的一抹風景收入眼底,白嫩到極致的大腿,還有一線黑色的蕾絲所保護的地方

剛開始,兩人聊聊,夏雷還沒有注意到這些,可沒話可說的時候他的視線就被她所吸引了。面對著面,他幾乎沒有可能不去看她。一看她,那些美好的風景也就自然而然地進入了他的視線。飽滿堅挺的山峰,纖細而柔軟的蠻腰,白生生的細嫩大腿,還有那若隱若現的一抹蕾絲風景,這些因素都在潛移默化地刺激著他。

一個時間裡,他的左眼突然就戰勝了意志力,輕輕一跳,然後對面三步開外的梁思瑤就變成了原始部落里的部落女孩了,她的一切都在他的視野之中,那麼清晰,那麼美妙,那麼刺激,那麼要命。然後,他就尷尬地發現,他身體的某一部分悄然蘇醒,興緻勃勃地站起來馬步。

「真要命」夏雷痛苦地閉上了眼睛,但這樣的舉動就像是將頭埋在沙子里躲避危險的鴕鳥,他雖然閉上了眼睛,但他的腦海里卻滿是梁思瑤的身影,她的巍峨,她的低谷,她的美腿

「你閉上眼睛幹什麼」梁思瑤好奇地道。

雷有些緊張,「汗水鑽進我的眼睛裡了。」

「那個,要不我們偷一下懶怎麼樣反正我爸這會兒不在。」梁思瑤說。

「這個」夏雷覺得不好。

「嗯哼」書房門口一個穿著唐裝的老頭背著手路過,他一聲咳嗽,書房裡的兩個人頓時繃緊了腰和腿。

梁正春離開之後,梁思瑤再也不敢提偷懶的事情,她咬著銀牙堅持著。她發現對面的夏雷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