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22章活學活用

0122章活學活用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推開門,夏雷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客廳里看電視的龍冰。

「怎麼這麼晚」龍冰看著夏雷。

夏雷說道:「同事請我喝酒,然後出了點情況。」他將阿妮娜惹到黑幫成員的事情說了出來。

聽到夏雷說到出手幫助那個阿妮娜的時候,龍冰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責備地道:「你怎麼能這麼冒失」

夏雷有些尷尬地道:「我知道這樣做有可能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但是在那種情況下我如果不幫助她的話,她會被那群黑人侮辱,甚至賣到黑市妓院里去,她這一輩子也就毀了。這樣的事情,我實在沒法袖手旁觀。」

「我就知道是這個原因,你還是太善良了。比起我們要做的事情,一個德國女人又算得了什麼」

夏雷點了一下頭,「我知道,下次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了。」

「是她送你回來的嗎」

「不是,她本來是想送我回來的,但我說太遠了,我讓她把我送到地鐵站,我自己坐地鐵回來的。」

「做得正確。」停頓了一下,龍冰又問道:「你確定你沒有被那些黑人看見你的臉嗎」

夏雷說道:「我確定沒有,我出手很快,從我出手到結束不到兩分鐘的時間。然後我就跑了,繞道回了酒吧。我去了衛生間,阿妮娜返回酒吧的時候也沒有看出是我幫助了她。」

「這點做得不錯。對了,今天有什麼收穫嗎」

夏雷笑了笑,「哪有這麼快克魯將我安排給阿妮娜做助手,為了取得她的信任我還修好了她的機車。她的工棚里有一台很先進的精密機床,我使用了幾次,了解了一些東西,但還遠遠不夠。」

龍冰想了一下,「找機會拆開它。」

「拆開它」夏雷有些意外的樣子。

龍冰說道:「不拆開你怎麼研究它的結構」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其實,憑藉他的左眼的透視能力,他根本就不需要將機床拆開便能看到裡面的結構。

「好了,我們去睡覺吧。」龍冰關了電視。

她的聲音柔柔的,人也有些慵懶和睏倦的樣子,這模樣很像一個看泡菜劇看累的新婚妻子纏著丈夫上床睡覺。

夏雷下意識地點了一下頭,「嗯。」

龍冰走到了夏雷的身邊,她的鼻子微微地嗅了嗅,然後皺起了眉頭,「你身上什麼味」

「呃垃圾的味道,我當時藏在垃圾桶後面。」夏雷有些尷尬地解釋道。

「去洗洗吧,我可不想一整晚聞到你身上的這種味道。」龍冰說。

這句話讓人充滿想像,但夏雷想到的卻是她的剪刀手勢。雖然是在同一張床上,可是他卻連碰都不敢碰一下她。同床共枕看似美如畫,可他是一個血氣方剛的正常男人,每天晚上和一個年輕性感的女人睡卻又什麼都不能做,這能是一件快樂且享受的事情嗎

「快去快去。」龍冰輕輕推了夏雷一下。

夏雷順從地往浴室走去,一邊走一邊想道:「照這樣下去,我的身體肯定會出毛病的」

洗了澡,夏雷卻沒有回卧室睡覺。他用龍冰給他提供的筆記本電腦查閱德國網站上的數控機床的知識,更進一步了解這方面的知識。他以為他能找到相關的軟體程序,但最終卻是毫無收穫。隨後,他硬著頭皮開始學習集成電路方面的知識。

集成電路之後還有編程方面的知識,即便是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要想掌握這兩方面的知識卻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這一學習便是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里就連夏雷自己都記不清楚他記下了多少有關集成電路方面的知識,總之他一閉上眼便滿眼都是晶體管、電阻、電容什麼的。

「明天再消化這些知識吧。」夏雷伸了一個懶腰,合上筆記本電腦,然後回到了卧室之中。

龍冰似乎已經睡著了,閉著眼,呼吸很均勻綿長。也許是天氣太熱的原因,她沒有蓋被子。睡裙下的曲線凹凸有致,朦朦朧朧,別有一番撩人的味道。

夏雷悄悄地上了床,一動不動地躺著。

就在這時,龍冰忽然翻了一個身,一條長腿也抬起來,壓在了他的大腿上。她身上的睡裙有一個上撩的動作,將一段雪白嬌嫩的大腿曝露了出來,還有一片紫色的蕾絲花邊。腿美,蕾絲也美,再加上她身上的特有的淡淡馨香,她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撩人

夏雷本想將她的大腿抬起來,放下去。可他剛剛伸手的時候突然看見了在那條蕾絲花邊的下面,在半遮半掩的睡裙下有著一隻槍套,槍套里還插著一支黑色的手槍。他的手又放了下去。

也倒是的,他去抬她的腿,他的手就肯定要抱她的大腿,萬一她突然以為他想那個她,萬一那支手槍走火

壓著就壓著吧,夏雷努力去適應被一個女人壓著腿睡覺的感覺。他的適應性很強,幾分鐘之後便適應了那種奇怪的感覺。可就在他剛剛適應的時候,龍冰的大腿又往上抬了一點,她的膝蓋一下子就觸碰到了他的敏感的地方。

夏雷的身體頓時僵硬了,神經也繃緊了。

龍冰卻還沒心沒肺地睡著覺,很香甜的樣子,一點也沒有將腿挪開的意思。

夏雷的眉頭無聲地擰成了一個「川」字,心裡也一聲哀嘆,「我的命真是苦啊,這是要把我往病里折磨啊」

這一夜夏雷不知道是怎麼睡著的,也不知道龍冰是什麼時候起床的,他唯一清楚的是起床之後他感覺他身體的某一部分很不舒服。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拳擊手在場邊熱了半天的身,等到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