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28章包子與惡犬

0128章包子與惡犬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熟悉的人變成了屍體,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胸口上的血肉模糊的大坑讓人觸目驚心。看著第二個倒下的手下,黑幫頭目納瓦斯被憤怒燒紅了雙眼,「你們還站著幹什麼給我搜,一定要幹掉他們」

一個手下硬著頭皮說道:「頭,樹林里這麼黑,對方熟悉環境,我們很被動。」

另一個手下也膽怯了,心虛地道:「是啊,頭,我們已經知道那個女人在什麼地方上班,我們可以在她上班或者下班的路上等她。還有那個和她一起的小子,他和她在一個上班。我們在路上埋伏好,很容易幹掉他們。」

黑暗的角落裡,阿妮娜的嘴唇緊緊地抿著,銀牙也咬得緊緊的。在夏雷的幫助下,她已經開槍射殺了兩個人,那種感覺非常糟糕,她其實已經不想再繼續開槍殺人了,可是偷聽到三個黑幫成員的對話之後,她卻恨不得立刻殺了那三個傢伙

阿妮娜也這才明白夏雷為什麼不帶著她逃走,反而要與這些黑幫成員戰鬥的原因。這些黑幫成員已經找到了她的家,他們能來第一次,也就能來第二次,只有幹掉他們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似乎是感覺到了阿妮娜身上的憤怒和激動的情緒,夏雷伸手輕輕都摟住她的香肩,在她耳邊說道:「不要激動,冷靜。」

夏雷的聲音就像是鎮定劑,阿妮娜輕輕點了一下螓首,慢慢地鎮定了下來。

另一邊,納瓦斯一耳光抽在了一個手下的臉上,怒道:「混蛋我們死了兩個人,如果今晚不幹掉他們,他們會向警察描述我們的樣子,我們已經殺了一個無辜的人,警察不會放過我們的。今晚必須幹掉他們,給我搜你,哪邊你,這邊」

納瓦斯用槍指了兩個方向,指揮兩個手下去搜,而他卻留在原地沒動。

兩個手下硬著頭皮往兩個不同的方向搜索。他們走得很慢,也都很緊張。

其中一個黑幫成員所搜索的方向,正是夏雷和阿妮娜所在的方向。

夏雷在阿妮娜的身邊悄聲說道:「準備。」

阿妮娜跟著將槍端了起來,然後等待著夏雷。已經經歷了兩次,她已經習慣了夏雷從後貼上來的感覺。他身上的味道,他的堅硬,還有他的溫度,這些都是讓她興奮的因素。不知道為什麼,她喜歡這種刺激和充滿挑逗的感覺。

夏雷從後貼了上去,雙手從她的腋下伸過去,夾住她的胸,他的小腹也緊緊地抵在她的腰上。這倒不是他趁機占她的便宜,而是他在充當阿妮娜的瞄準鏡和槍架的同時還需要考慮獵槍的後坐力。獵槍的後坐力是很大的,如果他不緊緊低著阿妮娜的身體,獵槍.彈還在槍管里的時候就有可能會便宜方向,而那將是致命的錯誤

卻就在夏雷抵住阿妮娜的腰和臀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阿妮娜扭了扭她的臀。

刺激的感覺突然襲來,夏雷驟然緊張,呼吸也短促了起來。阿妮娜的動作對他來說,那就像是她拿著一隻肉餡包子在挑逗一隻解餓的惡犬,而那隻惡犬的脖子下僅僅拴著一條橡皮筋,隨時都有可能掙脫束縛咬她的包子

以為阿妮娜只是有些不適才動了一下,可她跟著又扭了兩下,而且這一次好像是故意的,富有技巧性,就像是巴西著名的扭.臀舞。

「你幹什麼」夏雷緊張兮兮地道,他的視線不敢去看阿妮娜,死死地鎖定著越走越近的黑幫成員。

阿妮娜的聲音微弱蚊囈,「你的那個讓我有些癢。」

夏雷,「」

這大概是自從兩人認識以來說過的最大尺度的一句話。那個是什麼,緊貼在一起的男人和女人心知肚明。

然而,這個時候卻不是考慮別的問題的時候。兩人尷尬了一下下,然後都安靜了下來。

夏雷穩穩地拖住阿妮娜的雙手,將槍口對準小心翼翼靠近的黑幫成員,然後在阿妮娜的耳畔說道:「開槍。」

砰獵槍發出一聲怒吼,火藥所產生的焰火在黑暗的樹林里特別顯眼。

靠近的黑幫成員在槍聲響起的同時被中彈倒地。獵槍.彈藥擊中了他的胸膛還有脖子,他的正面爛糟糟的。倒下去之後,他抽搐了兩下,然後徹底安靜了下來。

阿妮娜收槍要跑,夏雷卻抱著她不要她動。

「你幹什麼我們會被發現的。」阿妮娜緊張地道。

夏雷在她耳邊說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果然,幾乎就在那個黑幫成員中槍倒地的同時,兩人藏身的樹榦兩側便飛過一梭子子彈。幾顆子彈打在兩人身旁的樹榦上,子彈濺起的木屑飛射到兩人的身上、臉上,辣地疼。

阿妮娜被嚇得臉色蒼白。如果剛才不是夏雷抱著她,不讓她動,她貿然跑出藏身點,對方盲射的子彈便有百分之八十的幾率打中她而她,幾乎是與死神擦肩而過

「你怎麼知道」阿妮娜驚訝地道,聲音小小。

夏雷說道:「前兩次我們打了就跑,對方會摸准我們的行動規律。第三次我們要是還這樣的話,我們就死定了。剛才那個頭目讓他的兩個手下搜索,他站著不動,等的就是看到獵槍的火焰,然後開槍。」

「你好厲害」阿妮娜說。

夏雷閉上了嘴巴。他其實不是判斷到了黑幫頭目納瓦斯的策略,而是看到了納瓦斯站在原地不動,就等著他和阿妮娜開槍殺他的手下。納瓦斯將他的手下當成了魚餌,用心險惡。可是,納瓦斯的計謀看上去很高明,但在夏雷的眼裡卻又是那麼的可笑。

「在那裡追」納瓦斯吼叫道。

唯一的一個手下持槍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