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32章只要鋤頭揮得好,沒有牆

0132章只要鋤頭揮得好,沒有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黑幫槍擊事件平息了下來,驚險刺激的日子似乎一去不復返了,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過得平平淡淡。夏雷每天去工廠上班,然後按時下班回家。除了工作和必要的一點睡覺的時間,他將所有能用的時間都用在了學習電氣工程之上,而他的參照物就是約瑟夫所研究的那一台智能機床。

夏雷每學會一點電氣工程方面的知識,他就會參照他用左眼記住的那台智能機床上的電路結構,理解那些電路存在的意義與目的。這麼一來,他等於是在約瑟夫之後又將那台智能機床重新設計和製作了一遍。而他的腦海里裝著的便不再是畫在紙上的圖紙,而是實實在在的東西。

日子平靜而充實,卻也有一點小小的麻煩。

這個麻煩就是阿妮娜。

經歷了那一連串的事情,雖然明知道他是一個有「老婆」的男人,但她卻仍然不死心。挖牆角的鋤頭揮舞得呼呼生風。

她這樣,其實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個女人,有一天突然遇上了一個為了她可以用板磚去砸持槍歹徒的腦袋,豁出性命來救她,而且這個男人顏值頗高,人也溫柔細心,她怎麼願意錯過這次美妙而神奇的邂逅就算他有老婆,但這個世界上每天離婚的夫妻還少了嗎

只要鋤頭揮得好,沒有牆角挖不倒

這句在華國很流行的俏皮話用在阿妮娜的身上似乎很合適,而她也正是這麼乾的。

「盧卡斯,別動。」一輛豹2坦克的引擎前,阿妮娜突然對夏雷說道。

正在擰螺絲的夏雷抬頭看了阿妮娜一眼,有些迷糊的樣子,「幹什麼」

阿妮娜忽然摘掉了手上的手套,從脖子上取下一條白毛巾,然後湊過來給夏雷擦臉,一邊擦一邊說道:「你的臉上濺上機油了,我幫你擦擦。」

夏雷尷尬地道:「我自己來吧。」

「別動別動,我幫你擦一下有什麼」阿妮娜乾脆蹲在了坦克引擎上,藍色的牛仔短裙頓時打開,雪白的大腿深處頓時多了一抹紫色的風景。那形狀,成熟性感,美妙誘人。

夏雷尷尬到了極點,他不好意思盯著人家的那裡看,可是人家在給他擦臉,他總不能把臉扭到一邊,讓人家幫他擦耳朵吧

更難受的是,阿妮娜的身上撒了一種很奇怪的香水,那種香味很能撩撥人的心思。再加上她的溫柔的動作,還有從她鼻孔裡面呼吸出來的帶著熱量的空氣,這些因素匯聚一處,這對於夏雷來說哪裡是什麼享受,簡直就是折磨。

而且,這樣的事情幾乎每天都會上演,不止一次。

這已經是約瑟夫被槍擊之後的第三十天了,夏雷已經記不清楚阿妮娜對他暗示了多少次了,也記不清楚她對他示好多少次了。他本來沒有如此強大的意志力堅持到現在,可自從那一晚上龍冰爬上阿妮娜的房道:「倒是有個人,我想和他在一起,可他他又結婚了,你說我該怎麼辦呢」

夏雷乾咳了一聲,這樣的話題他不敢隨便搭腔。

「跟我去醫院吧,約瑟夫說要親自感謝你。」阿妮娜不想逗惹夏雷了,她覺得夏雷其實也挺可憐的。

夏雷說道:「好吧,我跟你去醫院。」他的心裡暗暗地道:「那台智能機床最重要的部分是數控程序,約瑟夫出院之後什麼時候才能完成那台機床的數控程序呢但願他在一個月內完成,那樣的話我就能回國了。」

來德國已經一個多月了,不能與華國的任何人聯繫,公司的情況也一概不知,夏雷這幾天做夢都會夢見他的家,夢見江如意和梁思瑤,還有他的公司和申屠天音

下午阿妮娜帶著夏雷來到了一家醫院。夏雷在一間病房之中看到了約瑟夫,他本是一個比較瘦的人,但一個月院住下來他居然胖了許多。不過,他看上去還有些虛弱,還需要休養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正常。

在病房裡夏雷沒有看到一個約瑟夫的朋友,病房裡冷冷清清的,這讓他感到有些意外。

「約瑟夫,今天感覺怎麼樣」阿妮娜跟約瑟夫打了一個招呼。

「還不錯,謝謝。」約瑟夫的視線移到了夏雷的身上,不等夏雷開口他便迎了上來,伸出雙手要與夏雷握手。

夏雷第一次與約瑟夫見面的時候主動與約瑟夫握手,但約瑟夫卻沒跟他握手,現在卻主動伸出雙手要與夏雷握手,僅從這一點便不難看出經歷了上次的事件之後他改變了他對夏雷的態度。

夏雷與約瑟夫握手,一邊說道:「約瑟夫先生,很高興見到你。」

「盧卡斯,我知道你為我做了什麼。」約瑟夫擁抱了夏雷一下,誠摯地道:「謝謝你救了我,以前我對你我要向你說聲對不起。」

夏雷笑了笑,「為什麼要道歉你沒有做任何對不起的事情。」

盧卡斯也露出了笑容,「盧卡斯,做我的朋友,好嗎」

夏雷說道:「當然可以,能做你的朋友是我的榮幸。」

阿妮娜插嘴說道:「你們兩個男人能不能別這麼噁心你們繼續這樣,我會懷疑你們是同性戀。」

盧卡斯和夏雷相視一笑,以前的不愉快在這個時候里煙消雲散了。

阿妮娜又說道:「約瑟夫,你的那些朋友呢你今天出院,他們怎麼一個都沒來」

約瑟夫搖了搖頭,「漢斯害得我差點沒命,我不需要那種朋友。我已經和過去的一些人化清了界線。我也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麼」阿妮娜問。

約瑟夫頓了一下,然後用比較誇張的口氣說道:「在住院的這段時間裡我已經我的筆記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