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333章讓我給你的老婆戴一頂

01333章讓我給你的老婆戴一頂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午後的沃頓小鎮山清水秀,一片寧靜。聞訊趕來的小鎮居民給約瑟夫送來了鮮花和禮物,為他的出院聊表心意。夏雷和阿妮娜幫助約瑟夫招呼客人,不過他們都沒有久待,慰問過後便離開了。

幫約瑟夫收拾妥當,阿妮娜也說道:「盧卡斯,我們走吧,約瑟夫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來休息。」

就個人意願而言夏雷根本就不想走,他甚至想約瑟夫纏著阿妮娜,然後他就有機hui竊他想要的機密了。可是阿妮娜要走,他也找不到任何理由留下來,於是說道:「好吧,我們走。」

「沒關xi的,你們可以留下來。」約瑟夫根本就不想阿妮娜離開,他只是想夏雷離開。

阿妮娜說道:「約瑟夫,你需要休息。有事的話你給我打電hua吧,我們住得這麼近,幾分鐘就能趕過來。」

「好吧,晚上過來吃飯吧。」約瑟夫說。

「到時候再說吧。」阿妮娜說道。

夏雷卻說道:「好啊,阿妮娜,晚上我們過來陪陪約瑟夫吧,他一個人挺孤單的。」

阿妮娜白了夏雷一眼,心裡暗暗地道:「你這個笨蛋,你明知道他在追求我,你還讓我來陪他我這麼拒絕他,還不是向你」

約瑟夫跟著說道:「那就這麼說定了,晚上見。」

阿妮娜帶著夏雷出了門,往她家走去。走進樹林,她才說道:「盧卡斯,你是什麼意思」

夏雷故作困惑的樣子,「什麼什麼意思」

阿妮娜氣道:「你是在故意在製造他和我在一起的機hui,你是想撮合我們嗎」

夏雷苦笑道:「你看我是那麼無聊的人嗎我真的只是覺得他剛出院,身體不好,我們過去陪陪他也是好的,我沒有別的意思。」

他其實真的不是再給約瑟夫和阿妮娜製造相處的機hui,而是在給他自己製造竊取機密的機hui。只是這樣的原因,他永yuan沒法告訴阿妮娜。

「你真的只是這樣想的」阿妮娜有些不相信的樣子。

夏雷說道:「要我發誓嗎」

阿妮娜忽然伸手捂住了夏雷的嘴巴,「誰要你發誓了,主會聽見你的聲音的,不要隨便發誓。」

她是一個天主教教徒,雖然不是特別虔誠的那種,但她對誓言這種東西卻是很敏感的。用華國的話來說便是有一點迷信。

「走吧,我們去你家,晚些時候再過來。」夏雷說。

阿妮娜一邊走一邊試探地道:「盧卡斯,你不回家,你老婆不介yi嗎」

「她呀」夏雷硬著頭皮道:「她是一個很老實的女人,她從來不過問我在工作方面的事情,也不會過問我去了什麼地方。」

「她很相信你,你也確實值得她相信。」阿妮娜有些酸酸地道。

夏雷忽然說道:「我有點急,我去方bian一下,要不你先回去吧,我隨後就來。」

「嗯,好吧。」阿妮娜笑了,一個人往前走。

夏雷離開了林間小路,往盧卡斯的房子方向走了大約十米遠,能眺望見盧卡斯的房子的時候才停了下來。他的視線直直地落在盧卡斯的房子上,他想弄清楚一件事這個時候,盧卡斯會不會急著把他完成的數控程序植入那台智能機床之中呢

身後忽然傳來沙沙的聲音。

這不是風吹動樹葉的聲音,是腳在落葉上行走的聲音。聽見沙沙聲的時候,夏雷的第一反應是回頭去看是誰,可他轉眼便想到了一點,幾秒鐘之前他還跟阿妮娜說說笑笑,這個時候除了阿妮娜還有誰呢

阿妮娜倒轉回來幹什麼

這個問題在夏雷的腦海里電花一般閃過,而他似乎也零點幾秒的時間裡找到了答案。他苦笑了一下,硬著頭皮拉開了拉鏈

她不就是想看他的那個嗎為了任務,他這點犧牲的覺悟還是有的

強勁的水流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拋物線,最遠的時候距離夏雷本人起碼三米遠。

繞到夏雷側面的阿妮娜頓時捂住了嘴巴,目瞪口呆

夏雷假裝不知道阿妮娜的存在,他直直地看著約瑟夫的房子。他此刻的距離與約瑟夫的房子不過三四十米的樣子,這樣的距離根本就不妨礙他使用他的透視能力。他的左眼微微一跳,約瑟夫的房子里的情況頓時進入了他的左眼的視線里。

約瑟夫正在書房裡的書桌前敲打著鍵盤,很專註很興奮的樣子。

「他已經在做植入數控程序的準備了。」夏雷的心裡有了一個判斷。然後,他哆嗦了兩下,收槍回庫,關上庫門。

阿妮娜躡手躡腳地往她家的方向跑去,兩條大長腿翻得風快。

「女色狼。」夏雷嘟囔了一句。這樣的事情,他不覺得他吃虧,也不反感,感覺自然。比起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所受到的煎熬,被她看一下,這都叫事嗎

阿妮娜並沒跑遠,而是站在前面等著夏雷。

夏雷走過去的時候便看見她的臉頰微紅,神色也有些緊張。他心知肚明,卻開口說了另外的事情,「阿妮娜,約瑟夫怎麼不邀請你去看看他的智能機床呢作為高級機械師,你難道沒有半點好奇心嗎」

阿妮娜說道:「他是一個很謹慎的人,也不太願yi相信別人。我只是聽他說起過,但沒有見過實物。」

約瑟夫確實是這樣的人,他有四個非常要好的朋友,但因為槍擊事件他便與那四個朋友斷絕了來玩。事實上,漢斯並不是想讓黑幫的人傷害他,那不過是誤傷而已。由此可見,他這個的防範之心很重,不會輕易相信某個人,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