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43章新朋友

0143章新朋友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岸上和水裡的兩個男人對視著,眼神無聲地交鋒。

張森的心理活動不難猜到。年少多金,遊戲花叢的他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待遇,在他的家裡居然被人抓住衣領直接扔游泳池裡。他氣憤,可他不傻。人家敢這麼做,那就有這麼做的底氣,而且也確實他失禮在先。他忍不住去猜測夏雷的背.景,還有夏雷這個人,這一猜,他越猜越覺得有意思。

夏雷的心理活動倒很簡單,他只是在考lu要不要離開。把人扔游泳池裡,他已經不指望人家給他開方便之門,直接讓京東的採購部採買雷馬製造公司的自拍桿了。

兩個男人,各有各的心思。

就在這時張森忽然向夏雷伸出了手,「拉我一把。」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眼角的餘光卻落在了距離張森僅有兩米遠的扶梯上。看見扶梯,他跟著就反應了過來,這是張森在給彼此一個台階下。

夏雷伸出了手,抓住張森的手,將張森從泳池裡拽了上來,然後試探地道:「張先生,剛才不好意思,我有點過頭了。」

人家給他一個台階下,他也得人家一個台階下。

張森哂笑了一下,「你們這些武林中人做生意都這麼來的嗎?真讓人受不了啊。」

夏雷只是笑了一下,不過沒說什麼。

這時梁思瑤和魯勝從樓梯間跑了上來,兩人看著濕漉漉的張森,還有剛剛從泳池裡爬上來的泰國保鏢,一時間都愣住了。

張森一看梁思瑤,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也不管身上狼狽不狼狽,很有風度地道:「梁小姐好,對你我可是久聞大名,可惜一直沒機hui認識你,不知道能不能賞臉認識一下呢?」

「張先生你好,我只是我們夏總的助理。」梁思瑤說。

「我知道你們是同門師兄妹,你們都是練詠春的。」張森笑著說道:「嗯,我們去客廳談吧,剛才不小心掉水裡了,我得去換身衣服。」

張森這樣說夏雷也不好當面點穿,等到張森帶著那個同樣掉泳池裡的泰國保鏢離開天台的時候他才對梁思瑤耳語了幾句。

「啊?」梁思瑤一臉驚訝的表情,「你……」

夏雷苦笑著聳了一下肩,這事他到現在也搞不清楚他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

梁思瑤卻又噗嗤一聲輕笑,然後伸手在夏雷的腰上掐了一把,嬌嘖地道:「人家只是說我一句壞話而已,你就把人家扔泳池裡?你那麼緊張我?」

夏雷正要說什麼,魯勝有些尷尬地咳嗽了一聲,「我們下去吧。」

「嗯,好。」梁思瑤莫名其妙變得很開心,臉上的笑容滿滿的,走路也一蹦一蹦的,就像是一個十七八歲的情竇初開的少女。

看見她這麼開心,夏雷忽然覺得就算這樁生意就算是泡湯了,也是值得的。

這世上,有很多東西是用錢都買不到的。

別墅一個房間里,張森赤條條地戰在房間之中,一個短髮女郎抱著一套衣服走了進來。她身材高挑,五官精緻,短髮讓她多了幾分颯爽英姿的味道。

張森說道:勝男,你剛才其實看見他把我扔泳池裡了,是吧?

這個女人姓關,勝男是她的名字。

十多年前她還是一個流浪在街上的孩子的時候,張森的父親將她領回了張家,給她吃,給她穿,供她讀書,出國留學,請最好的格鬥專家訓liàn她。她對張家的忠誠沒有半點問題。所以,她不僅是張森的貼身保鏢,更是張森身邊的不可或缺的助手。張森的每一個重要的決定,她都有意見參與其中。

我在監控里看見了。關勝男淡淡地道:不過我就算上來也沒有用,我不是他的對shou。

張森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你就看著他把我扔進游泳池裡?我的面子都丟盡了。

他對你其實已經很客氣了。關勝男說。

張森似乎是從關勝男的話里聽出了什麼,關於這個人,你都知道什麼?

黃一虎就是栽在他手裡的。

什麼?張森很驚訝的樣子。

這就驚訝了嗎?我想告訴你的是,他連古可文的面子都不會給,當初為了一個叫柳瑩的寡婦直接與古可文翻臉搶奪自動衝浪板的專利。

啊?張森有些合不攏嘴了。

雖然最後還是失敗了,可古可文到現在都沒有去找他的麻煩。

這不可能,古可文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她是那種別人戳她一指頭,她就會把那人整條手臂卸下來的女人,這麼大的梁子,她會不動他?他的武功雖然很厲害,可在古可文那種級別的人物眼裡不算什麼。

關勝男說道:古可文不敢動他,肯定有她的顧忌。我不知道具體的原因,我只聽說他在京都有貴人罩著他,而且他的公司接的幾乎都是神州工業集團的訂單。

張森沉思了一下,你說,這個人我是結交還是不結交?

結交有結交的好,不結交有不結交的好。關勝男說。

張森說道:你這不是廢話嗎?

關勝男說道:結交,你等於是做了一筆潛力巨大的投資,將來有可能獲得你想xiàng不到的收益。

能力超強,在京都還有貴人,就連神州工業集團那樣的國防工業集團都在他的公司里下訂單,他確實是一匹黑馬,投資在這樣的人身上,將來的收益讓人難以估計。我張森向lái不會拒絕這樣的投資。你再說說結交的壞處吧,我想聽聽你有什麼看法。張森直直地看著關勝男,他的身上沒有半點衣物,可他非常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