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47章別碰那些女人

0147章別碰那些女人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將一個督察拽進洗手間暴揍一頓,還讓督察喝馬桶里的「營養液」,這樣的事情在華國沒幾個人敢幹。可夏雷幹了。這事情讓他顯得很魯莽,很暴力,沒有半點好處,可他卻有著他自己的智慧。

張森這樣的富豪為什麼這樣幫他?他不相信張森在他的身上不圖點什麼。他那點錢張森根本就看不上,如果不是錢,那是什麼呢?想來想去,他想到了他身上的那點關xi,還有他的第二個身份,101局的顧問。

張森不可能知道他的第二個身份,但張森卻肯定知道他在京都方面有人。張森是沖著這個來的,所以才會交他這個朋友,與他稱兄道弟。

許浪當著張森的面對他冷嘲熱諷,一點沒將他放在眼裡,如果他什麼都不做的話,那麼張森就會輕看他,張森今晚特意要撮合的生意多半也要泡湯。所以他必須要做點什麼,要立威,要讓張森和即將與他談生意的林文德看到他的強大的一面——於是,許浪就喝了一大桶馬桶水。

他敢打許浪,他就不怕許浪報復。

他是101局的顧問,雖然不是正式編製,但釋伯仁卻非常看重他,而他也剛剛為101局打了非常漂亮的一仗,竊取到了最先進的智能機床的機密。他有這樣的身份,這樣的能力,釋伯仁還回允許許浪這樣的人把他抓進監獄裡去嗎?更何況,這還是在神州工業集團沒有複製出約瑟夫的智能機床的時期!

他就是這種態度,我捅簍子了,你幫不幫,你不幫的話,那以後我也不會幫你!

對於101局來說,這便變成了一個非常簡單的選zé題了,除非釋伯仁的腦袋被門夾了,否則他是不會選zé站在許浪這一邊的。

這麼一來,張森、林文德和丁雲就看到了一個非常強勢的他,不服不行——我連許浪這樣的督察都敢打,甚至沒將許浪身後的許正義放在眼裡。你們不是要看我有多好的關xi嗎?你們看到了,我的關xi好到了我可以把許浪打著玩!

自古以來商人就有附庸權貴的屬性,這其實也是一種天性。今晚,他展示了這一面,他除了想得到他想要的人脈,他還想向外界傳遞一個信號——別惹我!

張森、林文德和丁雲的視線都聚集在夏雷的身上,他們的眼神之中充滿了驚訝與敬畏。

同在豪華包廂里的陪酒陪歌的小姐們也都直盯盯地看著夏雷,剛才她們也都聽到了從洗手間里傳出來的慘叫聲和對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這恰恰也是鎮服她們的地方,在她們的眼裡,夏雷已經變成了一個電影裡面的霸氣側漏的明星主角,他的氣勢,他的帥氣的外表,還有他的充滿暴力的手段讓她們的荷爾蒙悄悄地增長著。

「不好意思,我有點失禮了。」回到沙發上,夏雷笑著說了這麼一句話。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

張森笑著說道:「兄弟,你這是……」

「一點私人恩怨而已,不會影響大家的心情吧?」夏雷很輕鬆的樣子。

「不會不會,只是……」張森試探地道:「許浪是一個督察啊,他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你沒想過他會報復你嗎?」

夏雷淡淡地道:「一個督察而已,我還沒放在眼裡。他要報復我?那他就等著完蛋吧。」

他是一個不喜歡說大話的人,但是有些時候這樣的大話也必須要說一說。

這時許浪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頭上濕漉漉的,上身的西服也被打濕了一大半,看上去很狼狽。

「許老弟。」張森跟著走了上去,「你們這是鬧的哪一出啊?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有什麼矛盾,不然我今天也不會把你們請一塊兒喝酒唱歌了。」

許浪冷冷地道:「森哥,這事與你無關,你別管。」他指著夏雷,惡狠狠地道:「是他找死,我就成全他!」

夏雷冷笑了一下,什麼都沒說。

張森假惺惺地勸道:「許老弟,這事你看能不能……」

「森哥你別說了,我說了,這事與你無關。」許浪掏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然後將手機拿到了耳邊,大聲說道:「小武,帶上你的人馬上到夜來香ktv,帶上傢伙來抓人。」

他故意說得很大聲,豪華包廂里的所有人都聽見了。

豪華包廂里的氣氛再次緊張了起來,很壓抑,很安靜。

張森等人的視線再次聚集到了夏雷的身上,他們都想知道夏雷會這麼應對。

夏雷也掏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然後對著手機淡淡地說道:「喂……是我,在一家ktv的。」

龍冰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嘿,現在學壞了?以前從沒見里去那種地方。」

「談生意,沒辦法。我有事找你。」

「什麼事?」

「許浪這個人你知道吧?」

「知道。」

「他現在要抓我。」

「啊?」龍冰的聲音很驚訝,「怎麼回事?」

「我打了他一頓。」

「你怎麼這麼衝動?」

「他現在已經叫人來抓我了,我的朋友都在旁邊,我可不想丟這個面子。」

「既然你知道這個後果,為什麼還那麼衝動?我不是告訴你了嗎?遇事要冷靜,我教你的那些東西你……」

夏雷打斷了她的話,「如果我被他抓了,關起來,我就辭職,神州工業集團那邊的事我也不管了。」

「你……」

夏雷故意將「我就辭職」這句話說得格外大聲,讓張森等人聽見。

張森等人的心裡都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