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50章給我買包衛生巾

0150章給我買包衛生巾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林文德和丁雲還真兌現了他們的承諾,第二天便派了人來簽供銷合同。在簽合同之前,兩人也分別給夏雷打了電話,寒暄差不多半個小時。

林文德和丁雲兩人加起來消化了雷馬製造告訴百分之三十的產能,這是一份了不起的收穫。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的產能已經不需要夏雷再去做什麼了,雷馬製造公司的銷售科的姑娘小子們就會搞定。至此,雷馬製造公司的銷售渠道算是打開了,雷馬製造公司在發展的道路上也邁出了堅定的一步。而夏雷也可以將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製造智能機床的事情上了。

送走林文德和丁雲派來的人,夏雷獨自往他的專屬工作室走去。進入工作室,他收到了江如意發來的一條簡訊。

簡訊的內容是這樣的: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

滿屏幕的不要臉,好幾百字,夏雷看到忍俊不已,他回了一條簡訊:你姨媽來了啊?無緣無故罵我不要臉,我怎麼不要臉了?

江如意很快又發來了新的簡訊:你和梁思瑤上床,這就是不要臉!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她怎麼知道呢?

江如意又發來第三條簡訊:她是你師姐,你們上床就是亂來,我噁心你們!

夏雷回了一個省略號:……

江如意發來第四條簡訊:你承認了?

夏雷回道:承認你個頭,不是你想的那樣,昨晚我和客戶談生意,喝醉了,是她送我回來的。

江如意發來第五條簡訊:哈哈哈哈哈哈……原來是那個狐狸精騙我!

夏雷回道:神經病,我工作了,回頭聊。

江如意發來第六條簡訊:下午下班給我買點菜回來,我冰箱沒菜了。哦對了,還要一瓶沐浴露和一包衛生巾。

夏雷:……

她的大姨媽真的是來了。

可問題是,她也太那個了吧?居然讓一個大男人給她買衛生巾!

夏雷的臉上滿是苦笑,對江如意他是無解的。

收拾好心情,夏雷很快就忘記了這件事,整個人都投入到了製造智能機床的工作之中……

同一時間,東方重工董事長辦公室。

「寧董。」池靜秋將一份報告書放到了寧遠山面前的辦公桌上,一臉的謹慎,「事情……與我們設想的不一樣。」

寧遠山翻了一下面前的報告書,眉頭也皺了起來,「這小子,他怎麼就這麼大的能耐?我讓你去挖走他的客戶,他就找了更大更好的,還擁有了一個屬於他自己的專利產品。這樣下去,早晚一天搶走我們的大客戶。」

池靜秋說道:「幫他的人是張森,海珠地面上出了門的花花公子。這個人最擅長的就是資本運作,也最喜歡風險投資。」

「我知道他,我和他父親張世榮很熟,算是朋友。不過張森不熟,畢竟不是一代人。我真是搞不懂張森是怎麼想的,他應該知道我不想讓雷馬製造公司做大做強吧,可為什麼還要幫夏雷?一點面子都不給。」寧遠山的心裡不舒服,他在海珠地面上是一個差不多與胡厚市長平起平坐的人物,誰不給他幾分面子?可是這個張森似乎就沒將他當回事!

池靜秋說道:「寧董,要不你給張森的父親打一個電話,讓他勸勸張森?」

寧遠山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有幾個會聽老子的話的,再說了,人家是父子,我和張世榮就算有點交情,可也比不過人家的父子關xi吧?我給張世榮打電話,被人家拒絕,我的臉面何在?」

「寧董說得對,那麼這件事還要不要做下去?」

「怎麼做下去?」寧遠山看著池靜秋,「雷馬製造公司的產品在京東網上賣得那麼好,你還能讓京東把它下架不成?」

池靜秋笑了笑,「不能。」

「不能還說什麼?去做事吧,這事暫shi別管了。」寧遠山嘆了一口氣,他這樣的人物圍堵一個小小的民營企業都失敗了,這讓他有一種挫敗的感覺。

池靜秋走了兩步又倒轉了回來,神色有些猶豫。

寧遠山看著她,「你還有什麼事?」

池靜秋墨跡了一下才說道:「寧董,我公公有一個很好的創意,想要兩個高級機械師,以及01車間的日本數控機床,不知道可不可以?」

寧遠山不悅地道:「現在我們公司正在加班加點完成萬象集團的訂單,這個節骨眼上你公公搞什麼研究?以後有的時間搞研究,現在不行。」

池靜秋的臉上露出了討好的笑容,「寧董,你知道我公公的脾氣,我要是不幫他說一說,他一準給我臉色看。」

「那也不行。」寧遠山說道:「01車間里的那幾台日本數控機床是我們公司用來加工軍用零件的,雖然精度有所欠缺,但一般的精密零件加工卻是能勝任的。沒有軍用零件的加工需要,01車間的那幾台機床就得歇著。」

「不用幾台,一台就行了。寧董,你就批一下嘛。」

「不行就是不行。」寧遠山的態度很強硬。

池靜秋小聲地道:「寧董,還要什麼日本數控機床?人家很快就有媲美歐美最先進水平的智能機床了。」

「媲美歐美先進碎片的智能機床?」寧遠山愣了一下,忽然笑了,「你胡說些什麼?現在歐美那邊就連精加工的零件都不賣給我們,還能賣我們最先進的智能機床嗎?你開什麼玩笑?」

「不是賣,是製造。」池靜秋說。

「你把話說清楚,賣什麼關子?」寧遠山有些心急的樣子。

「這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