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54章靜電反應

0154章靜電反應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兩輛寶馬m6停在小區樓下,左鄰右舍都投來異樣的眼神。

「你不是梁師傅家的丫頭嗎?開這麼好的車,一定是發財了。」

「發什麼財啊,一定是被包養了。」

「胡說,梁師傅的家教很嚴的,一定是她的男朋友給她買的,她男朋友是開公司的,那不,就那個,高高帥帥的小夥子。」

「真是般配的一對啊,讓人羨慕,我家那丫頭就找了一個打工的,現在還在外面租房住,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說什麼的都有,但無論同在一個小區里的鄰居用什麼眼神看她,怎麼議論她,梁思瑤都不在乎。她此刻的心情好到了極致,看誰都順眼,看誰都友善。新娘發喜糖的時候也大概就是她這種心情了。

五樓陽台上,梁正春一手握著他的紫砂壺,看著梁思瑤和夏雷停在樓下的兩輛豪車,臉上卻是一片疑惑,「怎麼換車呢?而且還是一樣的車,這什麼意思?」然後,他忽然咧嘴笑了一下,「難道是情侶裝?」

梁思瑤開了門,提著一大包禮物的夏雷跟著進了門。

「師父,我給你買了一些茶葉。」夏雷笑著說。

梁正春皺了一下眉頭,「買什麼茶葉,上次你買了那麼多我都還沒喝完,怎麼又買來了?浪fèi,你要多存點,以後結婚要用,帶孩子也要用。」

夏雷尷尬地笑了笑。以前他還愁結婚養孩子的事情,但現在他一點都不愁了。可師父這樣訓戒他,他又不能頂嘴,聽著就是了。

梁思瑤說道:「爸,雷子這是孝順你呢,你就別說他了。」

「好好,不說。」梁正春忽然又想起了樓下的車,跟著又說道:「你們買車啦?」

夏雷點了一下頭,「嗯,買車了。工作需要,不買不行。」這話是梁思瑤教他說的。

「那車很漂亮,多少錢一輛?」梁正春又問。

夏雷正要開口,梁思瑤就搶著說道:「十五萬一輛。」

「那麼貴?」梁正春很驚訝的樣子。

夏雷無語地看了梁思瑤一眼,有她這麼騙自家老爹的嗎?

梁思瑤笑著說道:「夏雷現在是公司老闆,出去談生意要場面,別人家的老闆都開上百萬的車,他開十多萬的車不算貴,已經很節儉了。」

「節儉好,節儉好。」梁正春一臉的讚許。

梁思瑤說道:「我去廚房做飯,你們聊吧。」

梁正春詫異地看了自己的閨女一眼,以往只要夏雷在家,梁思瑤從來都是吃現成的,今天怎麼主dong去做飯去了?

「師父,武林大會的事情怎麼樣了?」夏雷想起了這事。

梁正春說道:「報名了,不過要在兩個月後召開。這段時間也好準備一下材料,到時候便可以宣傳一下我們詠春拳的歷史與文化。」

「魯勝師兄說想參加,他有沒有跟你提過?」

「提過,他想去我就帶他去,我其實想帶你去,可你這麼忙,想想也就算了。」梁正春說。

夏雷說道:「要是到時候沒什麼事的話,我就陪師父去看看。」

梁正春露出了笑容,「嗯,去看看也好。」頓了一下,他忽然又想到了什麼,說道:「我一個朋友告訴我,說是美國有一個電影明星,是個華裔美國人。他自稱是李小龍的第三代傳人,聲稱他才是詠春的正宗。我那個朋友說,他準備參加這次武林大會,還揚言要和大陸的武林人士切磋,尤其是我們詠春的傳人。」

「李小龍不是70年就死了嗎?哪裡還有什麼傳人?我看過他的電影,但那只是電影。」夏雷說。

「我也不清楚,我的那個朋友說得並不詳細。」

夏雷笑道:「或許只是一個炒作罷了,現在的電影明星為了出名什麼招都想得出來。師父,我覺得沒什麼,一個電影明星而已,就算他找你打,也不是你的對shou。」

梁正春喝了一口茶,「我一點也不擔心,還有,別動不動就打呀打的,學武的目的不是這個,是養生,是修行。」

夏雷點頭,一副受教的樣子,「嗯,師父說得對。」

這時廚房裡傳來了梁思瑤的聲音,「雷子,過來幫幫忙。」

「師父,我去幫忙。」夏雷起身往廚房走去。

梁正春一臉的喜氣,自言自語地道:「家裡熱鬧就是好啊,要是再有一個小孩那就更好了……」

廚房裡,梁思瑤系著圍裙,忙得滿頭是汗,她指了一下洗碗池,「幫我把辣椒洗一下,再炒個青椒肉絲就可以開飯了。」

「嗯。」夏雷應了一聲,從梁思瑤的身後往裡面的洗碗池走去。

廚房很小,梁思瑤站在天然氣灶台前炒菜,她身後就僅剩下了一點空隙。夏雷側著身子小心翼翼地從縫隙裡面穿行,卻就在他的身體剛剛對齊梁思瑤的時候,一點油星濺到了梁思瑤的手背上,梁思瑤跟著往後退,頓時將他擠在了牆壁上。

後面是牆,前面是梁思瑤的翹臀,夏雷頓時被夾在中間動憚不得了。那柔軟而豐腴的鎖在有著讓人緊張的熱量,那種感覺就像是觸電一樣。他慌忙往裡擠,但梁思瑤為了讓他也往同一個方向擠。同樣的方向造成的結果就是接觸感更強烈,兩人的臉也都同時紅了。

夏雷跟著又往門口的方向擠,但梁思瑤幾乎在同一時間做了同樣的選zé。又是同樣的方向,誰都沒擠出去,反倒是以為那種敏感的感覺喚醒了什麼東西,它讓梁思瑤驟然緊張。夏雷也好生尷尬,那麼明顯地抵觸著她的柔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