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56章牆後的陰謀者

0156章牆後的陰謀者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停在了一個高檔小區之中的一幢連體式別墅旁邊。這幢連體式別墅一幢兩戶,左邊是寧遠山的家,右邊是寧遠海的家。池靜秋下了車,徑直向左邊的門走去。

這時一輛黑色的寶馬m6也駛進了小區,停在路邊。夏雷坐在駕駛室里,靜靜地看著池靜秋走到門前,按響了門鈴。

一個女人給池靜秋開了門,那個女人是寧遠山的妻子于慧。

池靜秋進門之後,于慧又把房門關上了。

距離太遠,影響透視的效果,夏雷打開車門準備步行過去,繞到別墅的後面再窺探寧遠山與池靜秋的密談。可剛剛打開車門的時候,另一邊的車門突然被敲響了。

夏雷移目一看,頓時呆住了。

站在副駕駛車窗前的人是寧靜,她正用好奇的眼神看著夏雷,而她剛剛敲過車窗的手還停在車窗上。

夏雷剛才緊盯著池靜秋,加上這裡是小區,來來往wǎng的人很多,他根本就沒有留意到從小區門口過來的寧靜。

「真倒霉……」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面上卻露出了笑容,他放下了車窗,與寧靜打了一個招呼,「寧姐,好久不見,你好。」

寧靜的臉上露出了好看的笑容,「是有一段時間沒見了,你也不給我打電話。對了,你在這裡幹什麼呢?」

「我……我在等一個朋友。」夏雷說。他真心希望寧靜趕快回家,然後他去監聽寧遠山與池靜秋的密談,可寧靜似乎沒有半點要離開的意思。

「這車不錯,新買的嗎?」

「嗯,換了一輛車。」夏雷說。

「你就打算一直坐在車裡跟我說話嗎?」寧靜的嘴角微微上翹,似乎有些不高興了。

夏雷這才反應過來,打開車門下了車。他的意願是寧靜與他打一個招呼,寒暄兩句便離開了,可他卻忽略了他與寧靜之間經li的那些往事。就那些往事而言,寧靜是沒有可能將他當成一個普通朋友來對待的。

寧靜說道:「你朋友一時半會兒不會來吧?不如去我將坐坐吧,你朋友要是來了會給你打電話的。」

「這個……」夏雷沒想到她會邀請他去她的家裡坐,一想起她的父親寧遠海和她的母親張慧蘭他就頭疼,那兩口子真的是標準的勢利眼。

「你都到我家門口了,卻不願yi去我家坐坐嗎?」寧靜的眼眸裡帶著點幽怨的味道。

寧靜的家不就在寧遠山家的隔壁嗎?夏雷的心中一動,跟著說道:「好吧,我去坐坐。」

「走吧,這才對嘛。」寧靜很開心地挽住了夏雷的手,帶著他往她家走去。

夏雷覺得有些尷尬,不過沒有掙開她的手。

寧靜用鑰匙開了門,然後領著夏雷進了客廳。

寧遠海和張慧蘭正在客廳里看電視,看見寧靜領著夏雷進門,兩口子頓時愣住了。

寧靜笑著說道:「爸、媽,我在小區里碰到了夏雷,我帶他過來坐坐。」

雖然很討厭這對勢利眼夫婦,但夏雷還是很客氣地道:「伯父伯母好,我沒打攪你們吧?」

張慧蘭這才回過神來,她慌忙從沙發上起身,一邊說道:「沒有沒有,請坐請坐。」

寧遠海也說道:「坐坐,靜子,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給夏雷泡杯茶。」

「嗯,好的,我這就去。」寧靜去給夏雷泡茶,很高興的樣子。

夏雷選了一個面對共用牆壁的位置坐了下去。連體別墅不會修兩面牆壁,總有一面牆壁是共用的。客廳裡面的那一面共用牆壁的後面便是寧遠山的家,而他家的客廳也會在一樓。此刻,寧遠山與池靜秋正在談什麼呢?

卻就在夏雷做好準備,即將透視那面共用牆壁的時候,張慧蘭又出聲說道:「夏雷,聽說你開了一家公司,是嗎?」

夏雷點了一頭,「嗯,是的,不過只是一家小公司而已。」說話的時候,他的左眼微微一跳,對面的共用牆壁眨眼消失在了他的左眼的視線之中。然後,寧遠山和池靜秋進入到了他的左眼視線之中。

「也公司也有大發展啊,現在那些大公司不都是從小公司發展起來的嗎?」張慧蘭笑著說道:「我們家靜子子啊京東網上給我買了一根自拍桿,她說就是你們公司產的,好厲害呀你。」

寧遠海滿臉笑容,「夏雷,以後沒事常來我家坐坐,別客氣。你妹妹在京都讀書,你一個人在家也不容易,怪冷清的,你過來,多少也熱鬧一些。」

夏雷有些無語了,這夫妻倆以前不是這種態度。那個時候任文強剛從國外回來,高學歷,高職位高收入,甩他這個打工仔好幾十條街。那個時候寧遠海和張慧蘭一心要撮合任文強與寧靜在一起,視他為眼中釘,可現在任文強倒霉了,他發達了,夫妻倆又對他好了。

這真是應了那句老話,窮在大路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這人吶,還真是現實啊。

夫妻倆如此熱情,夏雷也不好給人家冷臉看,他一邊鎖定寧遠山與池靜秋的交談,一邊應酬道:「謝謝伯父伯母,我還好啦,我時常住我師父家,有我師父和我師姐其實也挺熱鬧的。」

「師父?師姐?」寧遠海和張慧蘭對視了一眼,表情怪怪的。

這時寧靜泡好了茶過來,她將一杯竹葉青放在了夏雷面前的茶几上,然後坐到了夏雷的旁邊,她介面說道:「爸媽,你們還不知道,夏雷現在在學詠春拳呢,挺厲害的。」

「能文能武,要在古時候,你一定是個文武狀元,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