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57章小人與大家閨秀

0157章小人與大家閨秀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小雷。」剛才還是夏雷,轉眼就變成小雷了,張慧蘭的稱呼卻遠不及她的話來得親切,「冬天就要來了,讓我們家靜子給你織一件毛衣吧。」

織毛衣?夏雷大感尷尬,「謝謝,謝謝,不過不用了,那太麻煩了,冬天的時候買一件就行了。」

張慧蘭說道:「不麻煩,不麻煩,我們家靜子乖,下班就窩在家裡,橫豎也沒事,讓她給你織一件,自己織的毛衣穿著更貼身。」

「現在就織毛衣也太早了吧?」夏雷很是尷尬,可這樣的事情又不好當面拒絕。

「不早不早。」全程都是張慧蘭在拿主意,「現在是秋天,等毛衣織出來的是時候就冬天了,正好穿。」

寧靜也尷尬得很,她甩了張慧蘭一個白眼,用唇語說道:「我不會啊!」

張慧蘭卻向寧靜眨了一下眼睛。這是一個暗示,你不會,老媽會啊!

夏雷卻沒留意到寧靜與張慧蘭的眼神交流,他的心裡琢磨道:「繼續透視寧遠山和池靜秋已經沒有必要了,我找個什麼借口離開呢?周偉這個時候也該過來了吧?」

「靜子,去媽的房間拿裁縫尺過來給小雷量一量。」張慧蘭說道。

寧遠海也說道:「靜子,快去吧。」

「我……」寧靜的臉紅透了,她想去又不想去,心情複雜到了極點。

叮咚、叮咚。就這這時有人按響了門鈴。

「誰啊?」張慧蘭往門口走去。

這個時候誰會來寧靜的家裡呢?

夏雷移目過去,一個念頭,他的左眼視線便穿透了防盜門,一眼便看見了站在門口的人,任文強。

任文強穿著一套白色的西裝,身材頎長,面貌英俊,氣場也足足的。他的手裡捧著一束紅色的玫瑰花,面上帶著笑容,正等著房門打開。

夏雷心中一動,暗暗地道:「等任文強進來我就走,他倒是一個現成的借口。」

張慧蘭打開了房門,一看是任文強,她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不冷不熱地道:「怎麼是你?」

任文強笑了一下,「伯母好,靜子在家嗎?我想約她去看一場電影。」

張慧蘭說道:「我家靜子不舒服,還是不去了,你去看吧。」

「不舒服?我去看看她。」任文強一副擔憂的樣子。

任文強想進門,但張慧蘭卻擋著門口不讓路,「這麼晚了,你回去吧。」

任文強是一個聰明的人,他不相信張慧蘭會無緣無故給他冷眼。他小移了半步,視線也移到了客廳裡面,然後他便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夏雷和寧靜。這一看他突然就明白了過來,一股羞辱的感覺也襲上心頭,他的情緒也一下子就失控了,抬手指著夏雷吼道:「夏雷,你給我滾出來!」

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不是因為任文強沖他發火,而是因為任文強的聲音太大了,他擔心隔壁的寧遠山和池靜秋也聽見了。池靜秋和寧遠山正在密談這麼對付他,而他卻出現在隔壁寧靜的家裡,寧遠山和池靜秋都是狐狸一般的人物,兩人會相信這是一個巧合嗎?

「你這人這麼回事?」夏雷還沒開腔,張慧蘭就先發飆了。

任文強冷笑道:「怎麼?現在看夏雷比我有出息了,你們又後悔了,想撮合寧靜與夏雷了嗎?寧靜不是商品,她是一個人,她應該有自己的生活!」

「你……」張慧蘭氣結當場,她沒想到任文強敢這樣說她。

夏雷起身向門口走去。

寧靜拉住了夏雷的衣袖,眼眸里已經浮現出了淚花,「夏雷,你能不能不和他在這裡吵?我……受不了。」

夏雷本來是想上去一腳踹倒任文強的,可一見寧靜痛苦的樣子,他又有些不忍心了。遇到張慧蘭和寧遠海這樣的父母已經是她的不幸了,如果他和任文強在這裡大吵一架,甚至發生打jià鬥毆的事情,那對她又是一種傷害。她本來就是一個文靜柔弱的女人,她會承shou不了的。

「嗯,我不會跟他吵架的,我得走了,我的朋友差不多就這個時候會過來找我。」夏雷說道。

寧靜鬆開了夏雷的衣袖,眼裡的淚花更明顯了。

「夏雷!你給我滾出來!」任文強繼續在門口叫囂,一點都沒顧忌寧靜的感受,他似乎想引起這裡的住戶的注yi,讓寧靜丟臉。

夏雷大步走了出去,「你小聲點,吵什麼吵?」

任文強冷笑了一聲,「你以為你是誰?我應該聽你的嗎?」說到這裡他忽然兇惡地道:「你害得我離開了萬象集團,這筆賬我們今天該算一算了!」

夏雷看著任文強,他忽然想起了這傢伙是柔道八段,難怪敢這樣跟他說話。不過一個柔道八段他並沒有放在眼裡,他斜眼看了一下,這個時候寧遠山和池靜秋已經從隔壁門裡走了出來。任文強的聲音果然是驚動寧遠山和池靜秋。

「夏雷?」池靜秋的眼眸里頓時閃過一抹驚慌的神色,「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沒等夏雷說話,寧遠山便走了過來,一邊說道:「你們吵什麼吵?你們都是有文化的年輕人,也不怕被人笑話?」

這看似一句勸架的話,可是夏雷卻聽出了挖苦的味道,因為這裡就只有他一個人是高中生,而任文強和寧靜都是博士生,就連池靜秋也是名牌大學畢業。一個高中生,算什麼有文化的人?

「寧董。」任文強打了一個招呼。寧遠山出現,他收斂一些。

「嗯。」寧遠山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然後他看著夏雷,「夏雷,你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