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58章乖乖女的覺醒

0158章乖乖女的覺醒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夏雷,你快走吧,以後別來我們家了。」張慧蘭翻臉比翻書還容易,「還有,以後別來我們家了,你和我們靜子是不可能的。」

夏雷看著她,沉默了一下才說道:「寧靜是一個人,不是你的玩具,也不是你的商品,她有權喜歡她喜歡的人,她也有權過她自己想過的生活。你雖然是生養她的母親,但你不應該把她當成你的搖錢樹。」

「你說什麼?」夏雷的最後一句話刺激到了張慧蘭,她氣得臉色鐵青,指著夏雷的鼻子罵道:「你給我滾!」

夏雷淡淡地道:「如果不是寧靜,你就是用八抬大轎抬我來我也不想進你家的門。寧靜有你這樣的母親,我為她感到悲哀。」

「你這傢伙真是欠揍!」任文強突然將手中的玫瑰花花束砸向了夏雷,他早就想揍夏雷了,報一報因為夏雷被申屠天音趕出萬象集團的仇,剛才當著寧靜父母和寧遠山的面他自持身份不便動手,但現在恐怕寧靜的父母和寧遠山都希望他揍夏雷一頓,他豈會錯過這樣的機hui!

夏雷偏了一下頭,玫瑰花花束擦著他的臉頰飛了過去,撞在牆壁上,花瓣散落了一地。

任文強搶步上前,抓著凌霄的胳膊,側身,一個過肩摔!

夏雷的右腳瞬間上提,一腳踩在了任文強的腿彎之上。

任文強本想將夏雷從他的肩頭上狠狠地摔過去,可還沒完成動作,他的右腿便受力下沉,一下子變成了單膝跪地的姿勢。

柔道與詠春?

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上的格鬥術。

就在任文強單膝跪地的那一剎那間,夏雷一記短橋肘擊,狠狠地撞在了任文強的後背上。一聲悶響,任文強的身體在巨大的衝擊力下頓時向前沖,狠狠地摔在地上。

一秒鐘之前,任文強想將夏雷狠狠地摔在地上,可是一秒鐘之後他自己趴在了地上。

「可惡!」任文強一個滾身從地上爬了起來。

夏雷的速度更快,往前一終,右腳彈出,一腳踹在了任文強的面門上。

任文強再次倒在了地上,剛才是屁股朝天,現在是屁股著地。他的帥氣的臉龐上也多了一隻腳印,夏雷穿的是41碼的鞋子,他用他的臉丈量了出來。他的鼻孔流血,嘴皮也破了,那樣子好像有一隻羊駝從他的臉上奔跑過去。

寧遠山、池靜秋還有寧靜的父母都傻眼了。

就在任文強將手中的玫瑰花花束砸向夏雷發出挑戰的時候,他們還都認為夏雷會被揍個鼻青臉腫,畢竟任文強是柔道八段,而夏雷學詠春才沒多久。可轉眼間,任文強就完敗了,而且敗得如此之慘!

沒人願yi接受這樣的結果。

夏雷沒有再追打任文強,他晃動了一下脖子,淡淡地道:「任文強,你是柔道八段是吧?好了,我已經活動好筋骨了,爬起來吧,我們好好打一場。」

把人都打躺地上了,他才說活動好筋骨,讓人起來跟他好好打一場,還有比這更過分的嗎?

任文強捂著狂流鼻血的鼻子,他看著夏雷,他的眼眸中充滿了陰毒和仇恨,他恨不得將夏雷剁成肉醬,可面對夏雷的輕蔑的眼神,他卻不敢從地上爬起來。

夏雷笑了笑,「你說你想教訓我,看來你是逗我玩的。」他走到了任文強的身邊,伸手拍了拍任文強的臉頰,臉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我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揍你,沒有那個能耐就別來挑釁我,不然的話,下一次我會把你揍得更慘。」

面對這樣的蔑視,這樣的侮辱,任文強卻連夏雷的眼睛都不敢直視。

「夏雷!你就是一個流氓!」寧遠山罵了一句,跟著又對池靜秋說道:「靜秋,報警!」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寧遠山!」

誰敢這麼大膽,用這種口氣直呼寧遠山的名字?

幾個人的視線移到了聲音傳來的方向,正好看見周圍帶著幾個西裝筆挺,神色冷峻的青年往這邊走來。這幾個神色冷峻的青年屬於什麼部門,除了周偉,沒人知道。

「周主管?」寧遠山神色狐疑地看著周偉,「你來這裡幹什麼?」

周偉卻沒有跟寧遠山說話,而是快步走到夏雷的身邊,他湊到夏雷的耳邊,小聲地道:「東西在他身上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

「很好。」周偉忽然指著寧遠山說道:「把他抓起來!」

兩個神色冷峻的青年跟著走向了寧遠山,二話沒說,一左一右地將寧遠山架了起來。

「你們幹什麼?」寧遠山慌了。

這時寧遠山的妻子于慧跑了出來,神色緊張地擋在寧遠山的身前,不讓周偉的人帶走寧遠山,「你們、你們肯定是搞錯了,我們家遠山是好人,不是壞人!」

「好壞的定義可不是你說了算,要法律說了算。」周偉遞了一個眼色,他帶來的一個隨從跟著就抓住于慧,將她拖到了一邊。

于慧又哭又鬧,周偉冷聲說道:「你再鬧連你一起帶走,治你一個妨礙公務罪!」

于慧頓時被嚇懵了。

寧遠山說道:「于慧,沒你的事!他們還奈何不了我!」

周偉只是冷笑了一下,他似乎不屑與寧遠山鬥嘴。

池靜秋卻似乎得到了勇氣,她伸手去推那兩個架著寧遠山的周偉的隨從,一邊蠻橫地道:「你們以為你們是誰?你們憑什麼抓寧董?你們不出示證件,更沒有拘捕令,你們這樣做是犯法的!」

周偉冷皺了一下眉頭,「你是池靜秋?」

「是我!」池靜秋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