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63章高中生也敢冒充專家?

0163章高中生也敢冒充專家?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申屠天音誇讚夏雷,古可武跟著也有了表示,他取了一張名片,雙手捧著遞向夏雷,「夏先生,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電話,有空約我喝茶。嗯,生意上的事情也可與找我,我願yi與你這樣的優秀企業家合作。」

「謝謝。」夏雷也起身,用雙手接過了古可武的名片。不過他卻知道,這不過是古可武在申屠天音的面前的一個秀而已。

古可武永yuǎn沒有可能成為他的朋友,不為別的,只因為他搞死了古家的一條忠心耿耿的獵犬——黃一虎。

不過古可武風度翩翩地遞來名片,夏雷這邊要是板著一張臉不接,那就是他沒風度了。

接過古可武的名片,夏雷看到了名片上的古可武的頭銜——北方集團副董事長。

「夏先生,看來我把你請過來沒錯,你看,這麼快你就交到了一個朋友。」申屠天音的聲音清清淡淡,「不過,這不是我的目的。我請你過來,是想與你談談寧遠山的事情。」

就這一句話,夏雷的腦海中頓時閃過了好些個念頭。

「你知道的,我們萬象集團與東方重工簽訂了風力發電的項目,由東方重工向我們提供設備,可現在寧遠山被抓了,東方重工現在群龍無首,我們這邊都到了影響。我們等著最後一批設備,可出現這樣的事情,東方重工已經沒法按時交貨給我們了。我正為這事犯愁,你是這方面的行家,你能給我一個建議嗎?」申屠天音看著夏雷,眼神之中帶著些許期待。

寧遠山被抓了,夏雷當時也在場,他甚至還把任文強揍了一個鼻青臉腫。這樣的事情,以申屠天音的能耐,她會不知道?申屠天音雖然沒說寧遠山被抓與他有關,但他卻知道她多少知道一些真相,只是沒有說破而已。

夏雷想了一下才說道:「申屠小姐,我不了解具體的情況,不敢隨便給你建議。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給我說得詳細一點。這樣的話,我也許可以給你一個建議。」

申屠天音沉默一下,然後輕輕點了一下頭,嘴上卻說道:「這裡不是談事的地方,明天我們約個時間吧。」

夏雷笑了笑,表示同意。

古可文的鼻孔里發出了一個輕蔑的哼聲,「天音姐,萬象集團人才濟濟,真的需要夏先生的建議嗎?」

申屠天音說道:「你說這樣的話,那是因為你對夏先生不了解。他是國內最優秀的專家,我們萬象集團雖然有很多人才,但在這方面的人才卻沒有能與夏先生比肩的。我找夏先生要建議,這有什麼不對嗎?」

古可文一再針對申屠天音,申屠天音已經不高興了,說話的語氣里也有了幾分不悅的味道了。

古可文還想說什麼,可古可武瞪了她一眼,她跟著就閉上了嘴巴。

古可武笑著說道:「這麼說來能認識夏先生真的是我的榮幸了,待會兒我們可要好好喝幾杯。」

夏雷笑了一下,「古先生,你客氣了,感到榮幸的是我。」

申屠天音淡淡地道:「你們就別客氣了。」

這時一個微胖的男人帶著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走到了這桌。這男人五十齣頭的樣子,穿著寬鬆的西服,臉上帶著親切的笑容。站在他身邊的金髮碧眼的外國人身材高大,給人一種很健康的感覺。

「二叔,你來了,坐吧。」申屠天音說道。

「義叔,快請坐。」古可武和古可文也打了一個招呼。

「可武、可文,大家都老熟人了,不必客氣。」男子笑著說道,很隨意的樣子。

夏雷這邊卻因為是第一次見面,不好打招呼。不過聽申屠天音的稱呼,他也猜到了這個男子的名字,申屠義。

果然,申屠天音接著便為夏雷介shào道:「夏先生,這位是我二叔,申屠義。」

有人介shào,夏雷才站起來伸出手,笑著說道:「申屠先生你好,我叫夏雷,很高興認識你。」

「夏雷?」申屠義只說了這麼兩個字,與夏雷象徵性地握了一下手便完事了。

夏雷有些尷尬地坐了下去。他看到了古可文嘴角的輕蔑的笑意,她似乎樂yi見到他被輕視的樣子。古可武倒是很平靜,嘴角始zhong保持著淡淡的笑意,顯得很優雅,很有風度。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比起古可武,古可文還是太嫩了一點。」

申屠義說道:「天音,我給你介shào一下,這是我從德國請來的電氣工程師,康拉德先生,他能幫助我們解決目前所遇到的問題。」

「泥好,天際小姐,混高興認識泥。」被稱作康拉德的德國人主dong向申屠天音伸手,很有風度的樣子。

申屠天音微微愣了一下才從座椅上站起來與康拉德握了一下手,「你好,康拉德先生。」

「康拉德先生,請坐。」申屠義為康拉德拉開了一隻椅子。

「射射。」康拉德的中文很爛。

申屠義和康拉德入座,夏雷的視線移到了康拉德的身上,心裡忍不住猜測道:「申屠義從德國請來一個電氣工程師解決什麼問題?剛才申屠天音約我明天見面,也說是想讓我給一個建議,難道也是同一件事情?」

夏雷的視線又悄悄移到了申屠天音的臉上,他看到她的秀眉微蹙,似乎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康拉德忽然用德語說了一句話,「ihrenichtescheintnichtglucklich.」

他說的是「你的侄女好像不高興」。

申屠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