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70章你拉鏈開了

0170章你拉鏈開了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ˊ路ˋ客,的!

演了一天的戲,夏雷覺得比他干一天的活還累。不過他也忘記他答應梁思瑤的事情,下午離開將軍島的時候去超市買了很多菜,然後在梁家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他做好飯菜之後,梁思瑤才回家。

「師父呢?」夏雷問。

「他今天不回來,在拳館過夜,說是要準備武林大會的事情。」梁思瑤說,然後兩眼放光地看著餐桌上的一桌子好吃的。

「早知道我就少炒兩個菜了,這麼多菜,我們兩個都吃不完。」夏雷說。

「今天吃不完留著我明天吃唄。」梁思瑤咯咯笑著,「對了,你說你跟申屠天音在一起,你們做什麼呢?」

「先吃飯,然後再告訴你。」夏雷說。

梁思瑤也沒追問,吃了飯之後又主dong收拾碗筷。夏雷則去了書房看梁正春收藏的醫書。

半響之後梁思瑤也來到了書房之中,笑盈盈地看著夏雷,「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我和她,不是……」夏雷想解釋,可話到嘴邊卻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要解釋的事情很簡單,也就是申屠天音讓他幫忙,假裝與她交往而已,可是就這麼一件事情,面對梁思瑤他卻感到有些心虛。他不是木頭人,以前他感覺不到梁思瑤對他的心思,那是因為沒有經驗,可經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他的反應再遲鈍也感覺到了,他也知道梁思瑤喜歡他。可正是知道這一點,他才覺得難以開口。

「什麼事啊?」梁思瑤翹起了嘴巴,「神神秘秘的樣子,難道是她想入股我們公司?」

夏雷搖了搖頭,「不是,是……」

梁思瑤走到夏雷的身後,忽然用胳膊勒著夏雷的脖子,一邊裝出兇悍的樣子,「你說不說?不說我勒死你!」

說得凶,樣子也嚇人,但她的手上使的力氣卻是小小的。反倒是她的一雙柔軟卻死死地抵著夏雷的後腦勺,好像一隻異形的夾子,要將夏雷的腦袋夾碎一樣。

她這一鬧,夏雷頓時緊張了起來,他慌忙說道:「你放開我我就告訴你。」

梁思瑤卻只是將手鬆開了一些,並沒有放開他,「快說。」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說之前你得答應我,不許打我,也不許罵我。」

「我暈,究精是什麼事啊?神神秘秘的!」梁思瑤已經失去了耐性了。

「申屠天音讓我跟她交往。」夏雷長話短說。

「啊?」梁思瑤頓時愣在了當場,她的心彷彿被針扎了一下,隱隱作痛,她的眼眸里也悄悄浮起了一片水霧。

夏雷跟著又解釋道:「不過是假的。」接著,他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一說給了梁思瑤聽。

聽夏雷說完,梁思瑤的心裡才放鬆下來,但她二話沒話突然使勁勒住了夏雷的脖子,這一次是真的使了勁。

夏雷的呼吸頓時緊張了起來,「你要勒死我啊?」

梁思瑤氣呼呼地道:「人家要你幫這樣的忙,你就答應了?她真不要臉,居然想出這樣的主意!」

夏雷苦笑道:「她真的是遇到了困難,她的爺爺奶奶,還有申屠家的人都不希望她接管萬象集團,想將她趕出萬象集團。申屠義和申屠天風,一個是她的親二叔,一個是她堂哥,可這兩人卻想害死她,上次東方重工里的女殺手多半與這兩人有關。她其實是表面風光,真實的情況是很可憐的。」

「所以你就同情她,做她的男朋友?」梁思瑤的語氣酸酸的,不過她鬆開了夏雷的脖子。

「她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幫助過我,她又困難,我怎麼好意思袖手旁觀?」

「什麼忙不好幫,你去幫這樣的忙?我不理你了!」梁思瑤扭頭就走。

夏雷心中不安,起身拉住了她的手,陪著笑臉,「師姐,你別生qi嘛,又不是真的。」

梁思瑤轉過了身來,聲音小小的,「就算是真的,與我有什麼關xi?」

夏雷找不到詞了。是啊,真的假的,那都是他的自由,與梁思瑤又有什麼關xi呢?

「你這是在向我解釋嗎?」梁思瑤似乎反應過來了,理解到了更深層次的意思,她的眼神一下子就直了,她看著夏雷的眼睛,彷彿要看穿他的心靈。

「我……」夏雷其實也很奇怪,他怎麼會如此緊張梁思瑤的感受,要跟她解釋,還向她道歉呢?

這種情況,只有情侶之間才會出現的。

「你個傻瓜,你應該說出來的,你說呀。」梁思瑤的臉頰已經紅了,她顯得很緊張,很激動,很興奮,很期待,很著急。

「我……」夏雷的舌頭好像一條被打了結的繩子。

梁思瑤忽然鑽進了夏雷的懷裡,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一雙櫻唇波一下貼在了夏雷的嘴唇上。她已經徹底失去耐心了,想讓夏雷這種菜鳥說出那三個字比赤腳登上珠穆朗瑪峰還困難。與其這樣耗下去,不如採取主dong!他就像是一塊最天然的食材,只有自己吃到肚子里才算是真正的美味。

一天之內,夏雷已經和兩個女人接吻了。不過與申屠天音接吻,那是假的,除了感到很刺激,有很強的生理反應之外,他感覺不到心靈層面的東西。可現在與梁思瑤接吻,他卻感覺到她的心靈,是那麼的柔軟,充滿愛意。他很快就被她軟化了,沉浸其中,就像是一條停泊在平靜港灣里的小船。

梁思瑤的主dong也似乎喚醒了另一個夏雷,他並不滿足淺淺的吻,他的舌頭主dong地撬開了梁思瑤的唇,侵入進qu,與她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