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79章女王怕疼

0179章女王怕疼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思10路10客.siluke..fo●的!

身後的窸窸窣窣的聲音讓夏雷莫名緊張,申屠天音畢竟是他最初幻想過的女神,說是沒有半點感覺那肯定是假的。他將視線移到了落地窗外,看著窗外的一座座高樓大廈,還有晴朗的天空,這才將注yi力轉移到別的方向去。

可是這種轉移無yi是掩耳盜鈴的舉動,身後很快就傳來了申屠天音的聲音,「我好了,你可以轉過身來了。」

就這一句話,夏雷又緊張了起來。他轉過了身去,視線里的美景一下子讓他呆住了。

申屠天音的一雙玉足晶瑩剔透,大小適中,每一根指頭都秀氣可愛,更贊的是她的腳底沒有半點繭皮,這讓她的一雙玉足更顯白皙鮮嫩。她的雙腿圓潤修長,皮膚好到了極致,沒有半點瑕疵。她的一雙美腿雖然不及梁思瑤的美腿那麼長,有力,但卻別有一番嬰兒肥般的柔然美。腿根處是一條黑色的蕾絲花邊,緊緊地束縛著她的臀和重要的地方,微隆,凹痕明顯,成熟誘人。

看見那條蕾絲花邊的時候,夏雷將手中的銀針狠狠地扎進了他的大腿之中。刺痛的感覺傳來,這才制止了左眼的犯罪。

他想看她最神秘的地方其實非常容易,而且她也不會知道,可並不想這樣做。她是他心中的曾經的女神,雖然沒有在一起的緣分,但還是讓她保持最後的神秘感吧。

「嗯,你可以開始了。」申屠天音的臉頰還是那麼紅,她其實比夏雷還緊張。

夏雷嗯地應了一聲,然後坐到了床邊,「我要打你幾下,會有點疼,你忍著點。」

「啊?」申屠天音訝然地道:「你還要打我啊?」

夏雷解釋道:「是這樣的,你爸的情況是血管堵塞,只要我能疏通他的血管,他的癥狀就會減輕,就會蘇醒過來。所以我需要製造相同的情況,然後嘗試疏通你的堵塞的血管。我沒在人的身上試過,我需要了解在人體上這麼做的一切信息。」

「可是你怎麼得到我的身體給你反饋的信息呢?你只有銀針,什麼儀器都沒有。」

夏雷笑了一下,「這你就別管了,我要打你了,好不好?」

「你……輕點,我怕疼。」申屠天音輕咬著櫻唇,楚楚可憐的樣子。

這聲音,這表情,給人的感覺哪裡是什麼扎銀針的事情,簡直就是男人和女人偷吃蘋果的事情。夏雷二話沒說,又在自家的大腿上扎了一針。

「我來了,忍著點。」

「你來吧,我……忍著。」

夏雷抬手,啪一下在申屠天音的小腿外側拍打了一下。

「哎喲,疼。」申屠天音忍不住叫出了聲來,秀眉緊蹙,銀牙輕咬,臉上卻是一片羞澀的紅暈,這表情,能讓高僧也動凡心。

夏雷硬著心腸,啪啪幾巴掌抽在了同一個位置上。那處嬌嫩的肌膚頓時紅了,也有了淤青的癥狀。

「我還要打你的大腿。」夏雷現在不忍,但還是提了出來。

「還要打大腿啊?」申屠天音很緊張的樣子。

夏雷說道:「血管是通的,我需要擊打相同的血管,製造二次堵塞。你爸的血管堵塞的情況很嚴重,你想xiàng一下一條水管堵塞了好幾個地方,裡面的血液能流通嗎?我得想辦法全部疏通才行。」

「你打吧。」申屠天音說道:「為了我父親,我願yi。」

夏雷手起巴掌落,啪一聲抽在了申屠天音的右腿的大腿外側。有點嬰兒肥的大腿頓時一片蕩漾,連帶她的翹臀也晃顫了起來,宛如漣漪。

「疼。」申屠天音似乎真的很怕疼,浩眸中居然泛起了一點水花。

夏雷也不管了,硬著頭皮和心腸又重重地抽了幾下。她的大腿也出現了紅腫和淤青的癥狀,與小腿外側的情況是一樣的。

「你真狠心。」申屠天音咬著嘴唇說道:「我爸以前都被這樣打過我。」

夏雷苦笑道:「我這也不是為了你爸嗎?好了,我已經打完了,不會再打你了。」說話的時候,他的左眼鎖定小腿上的紅腫的地方,微微一跳,皮膚下面的情況便進入了他的左眼的視線之中。隨後,他嫻熟地捻起一根銀針,扎進了她的皮膚之中。

施針的夏雷全神貫注,現在沒有半點雜念。

扎銀針並不是很疼,更多的是一種酸脹的感覺,申屠天音也不叫疼了。她靜靜地看著夏雷,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那兩隻酒窩就像是裝著香醇的美酒,看一眼就能讓人沉醉。

有了在兔子身上所得到的內勁加針灸的經驗,夏雷進行得很順利。他發現人體的血管遠比兔子身上的血管強韌得多,能承shou更多的內勁,疏通堵塞的血管遠沒有在兔子身上困難。前後也就一個小時的時間,他便疏通申屠天音腿上的所有堵塞的血管。在他施針之前,申屠天音的腿上的兩處傷處紅腫淤青,經他施針疏通之後,紅腫消失了,淤青也消失了,留下的只是淡淡的一點紅痕。那是皮下毛細血管破裂所造成的,而破裂的毛細血管是沒法用他的針灸術來修復的。

夏雷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他收了銀針,高興地道:「好了,你看看效果,不錯吧?」

申屠天音爬了起來,看了一眼她的腿,然後驚訝地道:「還真是的,沒吃藥,你用銀針就讓我消腫了,真神奇,你是怎麼做到的?」

夏雷笑了笑,「用銀針啊,你看見的。」

申屠天音白了夏雷一眼,她顯然不滿意這樣的回答,可事實又確實是夏雷說的那樣,他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