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84章城裡女人真會玩

0184章城裡女人真會玩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別墅二樓的一個房間里,夏雷解開了綁在胳膊上、腿上和纏在腰上的布條。傷口雖然已經止血了,但他的動作卻牽扯到了沒有癒合的傷口,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他想到了董武,想到了秦七。這兩個人物都是很厲害的人物,無論是哪一個單打獨鬥都不會輸給他,而且這兩個人的實戰經驗遠比他豐富。他也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因為左眼擁有捕捉快速運行狀態下的物體的能力,他根本就打不贏這兩個人之中的任何一個。

「我還是太嫩了一點,以為學會了詠春就天下無敵了,可這個世界上像師父那樣的高手肯定有很多,甚至有一些我師父還厲害。以後,我得在這方面多下一些功夫了。」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他很清楚,如果再遇上董武和秦七,沒準就是生死搏殺,那個時候他要是還沒有半點進步的話,他的處境會比今晚更兇險

脫掉身上的被血打濕的衣服,夏雷也看到了他身上的幾處傷口。那幾道傷口皮肉翻卷,觸目驚心。任何一道傷口都代表著一種兇險,當時的情況下,倘若稍微慢零點幾秒鐘,那麼這些傷口就不是皮肉傷了。

夏雷打開放在床邊的急救藥箱,準備處理傷口。這時房門突然被推開了,申屠天音捧著一些衣物走了進來。

夏雷有些尷尬地拉過棉被擋住腰下的部位,他的身上僅有一條三角褲,那也是被血打濕了的。他暗自慶幸剛才沒有將那最後一點遮羞的布脫下,不然這個時候那才真的是尷尬。

申屠天音的臉頰微微紅了一下,有些尷尬地道:「你身上的那些衣服沒法再穿了,我讓明美卻給你買了新的,你試試合不合適。不合適的話我讓她重新給你買。」

「我待會兒試。」夏雷的臉也有些紅。他現在這個樣子,怎麼試衣服

申屠天音放下了衣服,卻沒離開。她盯著夏雷,眼裡帶著點異樣的神光。夏雷的身材健壯勻稱,穿上衣服的時候不顯肉,脫了衣服卻滿身肌肉,完全媲美那些職業游泳運動員的完美的人魚線身材。這樣的身材對女人有著一種天然的吸引力。

夏雷避開了申屠天音的視線,他看了一眼她放在床上的衣服,不僅有一套西服,連襯衣和襪子,甚至是內褲都有準備,還真是細心。

一個看衣服,一個看人,兩人都沒有說話,屋裡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沉默了起來。

可是,看衣服的不能老是看著衣服吧夏雷尷尬地笑了笑,「那個,我待會兒試。」

這是在暗示申屠天音出去,他會在處理了傷口之後再試試她送來的衣服。

申屠天音卻彷彿沒有聽懂夏雷的暗示,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湊了上去,說道:「我來幫你吧,你一個人不好處理。」

「啊」夏雷慌忙說道:「不用,我自己能行。」

申屠天音卻很固執地道:「坐下,我幫你。」

「真不用」夏雷很尷尬。

申屠天音卻一把扯掉了夏雷擋在腰間的被子,「你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不也這樣躺在你面前過嗎你還打我。」

夏雷,「」

申屠天音伸手推了夏雷一下,用類似醫生的口吻說道:「坐下。」

夏雷苦笑了一下,硬著頭皮坐在了床邊。

申屠天音擰開碘酒瓶子,用鑷子夾著棉球,蘸上碘酒之後便為夏雷清洗手臂上的傷口裡的血污。她小心翼翼的樣子,也非常溫柔。可碘酒所帶來的刺痛感卻還是很強烈,夏雷痛得直吸涼氣。

「很疼嗎」申屠天音關切地道。

夏雷輕咬著牙齒,使勁地忍著,「沒事,我受得了。」

「都怪我,如果我不去群英會所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申屠天音的心裡很是愧疚。

夏雷笑著說道:「你做的決定是正確的,既能刺激你二叔一家人提前行動,也能讓古可武死心,這沒什麼不對,只是我們低估了古家的實力。」

「你不怪我嗎」申屠天音的聲音輕輕的。

夏雷說道:「我怎麼會怪你你別想太多了,我雖然受了點傷,但我們的目的卻達到了。古可武不會再來糾纏你了,而你二叔一家子恐怕也得到消息,會採取你想要的那種行動了。這不很好嗎」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我」夏雷想說,可話到嘴邊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是啊,他為什麼對她這麼好呢

申屠天音也不追問,處理了手臂上的傷口,她又蹲了下去,為夏雷處理大腿上的傷口。那個傷口的位置很敏感,靠近限制區域。雖然又一條三角褲遮掩著,可那處的隆起卻還是非常醒目,看上去就很驕傲且精力充沛的樣子。那地方,男人看見了沒什麼,但女人看見了卻會有不一樣的感受。

那地方近在咫尺,有男人的味道,也清晰無比,這讓申屠天音這個冷艷女王既尷尬又緊張,她的手也有些不穩了,本應該輕輕塗抹碘酒,可她一下子戳在了傷口上。

「哎喲」夏雷就算再能忍也忍不住痛呼出聲,他的身體也有一個移開的避讓反應。可這一動作碰到了申屠天音的手,那隻柔荑便握著鑷子戳在了他的那個地方。雖然有棉球緩解了一部分力量,可還是

夏雷的嘴巴張開,沒有半點聲音發出來。三角褲上也添了一絲新的血跡。

「對不起,對不起」申屠天音尷尬得要死,臉上也找不到一點不羞紅的地方了。她甚至有一個要去擦拭的舉動,可還沒伸過去便縮了回去。

別的地方可以擦,可那個地方是能擦的地方嗎

或許梁思瑤可以,但她並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