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89章神秘女人再現

0189章神秘女人再現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新小說界感謝各位書友鼎立支持

群英會所。

「哈哈哈……」古可武放下手機,笑得很開心的樣子,「他以為他很聰明?他並不知dào,他在我的眼裡簡直蠢得跟豬一樣。就他這智商也想跟申屠天音斗?真不知dào他的感覺為什me那麼好。」

古可文皺著眉頭,「哥,你說的他是誰呢?」

古可武笑道:」除了申屠天風還有誰?他剛cái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說申屠天音和夏雷去了天賜療養院。還是他爺爺病危,想請我去看看。」

古可文說道:「這很正常啊?申屠偉業病危,申屠天音帶著夏雷去看望,這有什me不對的?」

古可武說道:「你還記得上一次嗎?如果不是申屠天風告訴我申屠天音正和夏雷交往,我會被那小子踢一腳嗎?」

古可文愣了一下,「他是想借刀殺人,這小子真夠壞的。」

同在大廳里的秦七說道:「武少爺,你打算怎麼做?」

董武說道:「這還用問嗎?那座醫院我陪老爺去過,島上就一座醫院,除外便是原始森林和大海。那座小島絕dui是一個殺人毀屍的好地方。這是送上門的好機會,我們當然要把握。走吧,我們去那小子算賬!」

因為那隻祖傳寶劍,董武恨夏雷入骨。

秦七看著古可武,似乎是在等著他的決定。

古可武淡淡地道:你們暫時不要到那座島上去,我會派人盯著夏雷與申屠天音,有動手的機會我自然會讓你們出手。

董武說道:武少爺,有一句老話叫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了解那座小島的情況,在那裡殺一個人可以有很多種處理的方式,比如海難,比如鱷魚什me的,讓人查都無法查,我們幹掉那小子之後也不會有什me麻煩。這樣的機會一旦失去了,恐怕就不會再出現了。

古可武笑了笑,董叔,我知dào夏雷毀了你的祖傳寶劍,你恨不得立kè就跟夏雷算賬。可是這件事非同小可,就算要做,那也得確保萬無一失才行。

董武說道:武少爺,你心裡一定有計劃了,你說吧,你想怎麼做?

古可武卻沒說出什me計劃,他拍了一下手,一個保鏢捧著一隻長方形的錦盒走了上來。保鏢將錦盒捧到了董武的面前,站得很端正。

董武卻沒有伸手去接錦盒,他有些疑惑地道:這是什me?

古可武笑了一下,董叔,你那隻祖傳寶劍是古時候的鍛造工藝,只有歷史意義,實用的意義有也不大。這是我特意讓日本的鑄劍大師六神拓哉先生為你打造的寶劍。它和你祖上傳下來的那隻寶劍一模一樣,但工藝卻是當今世界上最優秀的鑄造工藝。你看看吧,我覺得它才是你應該擁有的寶劍。

董武打開了錦盒,錦盒裡面確實躺著一隻與他的祖傳寶劍一模一樣的寶劍。他將寶劍拿了起來,抽出,黑青色的劍身上頓時閃過一抹森冷的寒光。

好劍!董武忽然揮手向身邊的一隻落地燈的燈架斬了過去。

嚓!落地燈的金屬支架頓時被斬斷,切口光滑如鏡。再看寶劍,劍鋒上竟然沒有半點缺口!

哈哈!好劍!董武欣喜地讚歎道。

古可武說道:「這劍是用五種鋼材糅合在一起打造出來的寶劍,是一把名副其實的合金寶劍,削鐵如泥,刃口不易損壞。為了讓六神拓哉先生出手,我花了一百萬。」

「一百萬?」董武吸了一口涼氣,然後又笑了,「武少爺,就沖著你送我這把寶劍,我一定會把那個小子的雙腿砍下來,送給你當禮物。」

秦七看了一眼董武手中的寶劍,又看了古可武一眼,嘴裡沒說什me,可他的眼神卻含著一絲期待。

古可文跟著說道:「哥,你給董叔送了禮物,你肯定也給七哥準備了禮物吧?」

古可武笑了笑,「這還用你說。」他又拍了一下手,又有一個保鏢捧著一隻錦盒走到了秦七的面前。

秦七笑著說道:「武少爺,你何必客氣呢?是什me?」

古可武說道:「你打開看看就知dào了。」

秦七這才打開錦盒。錦盒裡面放著一把車鑰匙,那上面有哈雷機車的標誌。以及,一支博萊塔92f手槍。

看清楚錦盒裡面的東西,秦香的臉上便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武少爺,你這是……」

古可武笑道:「我知dào你喜歡機車,這是哈雷機車裡面最好的夜行火車,改裝版的,加上這支手槍,也是價值百萬。」

「既然是武少爺的美意,那我就不客氣了。」秦七收起了錦盒裡面的哈雷機車的車鑰匙和手槍,然後說道:「武少爺,夏雷肯定是董老頭子的菜,我就把申屠天音掠來,就算是給你回禮了。」

古可武成竹在胸的樣子,「申屠天風那小子想在我身上用借刀殺人之計,我就還他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吧。」

「哈哈哈……」

大廳里頓時一片笑聲。

同一時間,一漁村碼頭。

一艘小型遊艇靜靜地停泊在碼頭上,遊艇上沒有燈光,也看不見有人。四周也一片寂靜,好像整個世界都睡著了一樣。

一輛銀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停在了碼頭的路邊上,申屠天音閃了兩下車前燈,遊艇里頓時亮起了燈光。金大虎和金振煥兄弟倆出現在遊艇的甲板上。

「下車吧,他們已經來了。」申屠天音說道。

夏雷卻抓住了申屠天音的手,「等等,先看看在說。」

申屠天音在駕駛室里張望了一下,可四周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