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93章死也要摟在一起

0193章死也要摟在一起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0193章死也要摟在一起閱讀盡在

膻中穴主治心悸、呼吸緊張、胸腹部疼痛和哮喘等,關乎心肺,非常重要。夏雷用銀針狠扎日本女人的膻中穴卻不是為了給她治病,而是要她病。他一針紮下,一絲內勁就像是一頭野獸一樣闖進她的膻中穴之中,震蕩,引起那裡的混亂和疾病反應。

眨眼間,日本女人的身上就出現了一系列的反應。她的心臟忽快忽慢,跳動的節奏毫無規律可言。她的呼吸也變得短促,她的鼻孔和呼吸通道沒有半點阻塞,但卻因為肌肉和神經的紊亂反應,她感覺她無法呼吸。她張大著嘴巴,口鼻並用,可就算吸入再多的空氣都沒有用,而她就像是一條被撈上岸的鯉魚,蹦躂著,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然而,這還不是讓她最難受的,最難受的是胸腔和腹部的疼痛。她的胸腔和腹部猶如刀攪,又猶如有蟲子在啃咬,正在破碎,正在腐爛,每一秒鐘都是垂死掙扎的感覺,難受到了極點。

夏雷輕輕拈動銀針,一點點加強刺激穴位的強度。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日本女人已經是渾身冒汗了,眼眸中再也沒有剛才的戾氣與囂張,有的全是痛苦與恐懼。她確實受過嚴酷的疼痛訓練,忍受痛苦的能力也遠非常人所能比擬,可夏雷的這種手段卻不是她所能忍受的。那種每一秒鐘都在經歷死亡折磨的感受無法形容,她的心理防線也在快速崩潰。

「這才只是開始。」夏雷繼續拈動銀針,增加日本女人的疼苦的同時說道:「你也看見了,我有一大把銀針,這才給你扎了一根,你能想像我將它們全部扎在你身上會是一種什麼感受嗎?你會生不如死。」

日本女人已經生不如死了,她的嘴唇顫抖著,「你……停下。」

夏雷鬆開了手,「你叫什麼名字?」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也是審問的開始。

「澤田芽衣。」日本女人說出了一個名字,眼前的青年讓她感到害怕,剛才的經歷她連想都不願意再去想一下,更別說是重新經歷一次了。

夏雷說道:「澤田芽衣是吧?你聽清楚了,這是你唯一的一次機會。你也應該慶幸我和天音都沒有受傷,所以你的罪行最多判幾年。幾年之後,你可以開始你的新生活。可是如果你不配合,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他又指了一下申屠天音,「而她,可以讓你在華國的監獄裡蹲一輩子。」

申屠天音在旁邊幫腔,加強心理攻勢,「與我們合作,你可以收到申屠天風沒有付給你的錢,另外我也可以給你一筆錢,讓你在出獄之後不用愁下半輩子沒錢養老。申屠天風那種人,不值得你為他賣命。」

一邊是自由和下半輩子的富足生活,一邊卻是失去所有,無論是誰在面對這種選擇的時候,其實都不難做出選擇。

「你們……」澤田芽衣的心理防線已經徹底崩潰了,「你們要我怎麼做?」

夏雷說道:「告訴我們,申屠天風是怎麼請你來殺我們的,還有,你們交易的細節。」

澤田芽衣還沒有開口講述,申屠天音卻機靈地掏出了手機,打開了拍攝的模式。房間里雖然有裝監控攝像頭,但有些內容卻是不宜交出去的。拍下最重要的內容,也就足夠了。

澤田芽衣卻沒有立刻回答夏雷的問題,而是說道:「申屠天風還沒有支付我尾款,殺你們,他需要付出五百萬的代價,他只支付了兩百萬。我給你一個賬號,把錢給我,我就與你們合作。」

夏雷看了申屠天音一眼。

申屠天音卻沒有半點猶豫,「他欠你三百萬,我給你五百萬,賬號給我,我立刻給你轉賬。」

「你說過給我五倍。」澤田芽衣說道:「不過我不貪心,你給我一千萬,然後你要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五倍不現實,澤田芽衣並不傻,要太多反而什麼都得不到。

「給我賬號。」對申屠天音來說,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一千萬,零花錢而已。

澤田芽衣說了一個瑞士銀行的賬號。

夏雷說道:「天音,先只給她打五百萬,事成之後再給她打剩下的五百萬。」

澤田芽衣並沒有出聲反對。

申屠天音只花了幾分鐘的時間便完成了五百萬的打款,隨後她將打款的回執簡訊遞到了澤田芽衣的面前,讓她看了一眼。

澤田芽衣看到回執簡訊之後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兩年前申屠天風來到日本,他出手大方,結識了不少黑幫人物。他的目的是尋找可以為他做事的人。後來他通過中間人認識了我,我收了他一筆定金。他要幹掉的人就是你。他告訴我等他的聯繫,機會到了就幹掉你。我在東方重工放了炸彈,可是失敗了。之後他讓留在華國,繼續等機會,直到……」

澤田芽衣慢慢地述說著,申屠天音則用手機將她的講述拍攝了下來。

澤田芽衣講述完畢,接著又說道:「這就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我以為這一次一定會成功,卻沒想到……」她看了夏雷一眼,如果不是夏雷,她肯定就成功了。

夏雷說道:「申屠天風讓你在這裡下手,得手之後你會這麼做?」

澤田芽衣說道:「他給了我一部手機,就在我的褲兜里。他讓我完事之後給他打電話,他會來這座小島上處理善後的事情。」

夏雷說道:「給他打電話吧。」

澤田芽衣說道:「你把我捆成這樣,我怎麼給他打電話?」

夏雷解開了澤田芽衣身上的繩子,在澤田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