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95章天音的眼淚

0195章天音的眼淚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0閱讀盡在

一架直升飛機降落在了天賜醫院主體大樓樓頂的停機坪上,申屠天風和申屠義還有兩個身材魁偉的保鏢從直升飛機上跳了下來,腳步飛快地樓梯口趕去。父子倆的臉上掩飾不住激動和喜悅,可也有著不少的焦急。

「傅傳福快來了,他走水路,我們一定要趕在他的前面將屍體運走。」申屠義說道。

申屠天風點了一下頭,回頭對兩個緊步跟隨的保鏢說道:「待會兒我們見到申屠天音和那小子的屍體之後,你們什麼都別管,直接帶上直升飛機。」

兩個保鏢齊聲說道:「明白。」

申屠天風哈哈笑了一聲,「直升飛機在海上出現了故障,萬象集團的董事長申屠天音屍沉大海。我想,明天各大新聞媒體肯定會這樣寫吧?」

申屠義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那個小賤人總算是死了,這下好了,萬象集團是我們的了!」

申屠天風加快了步子,「爸,警方肯定會調查,你想好怎麼應對了嗎?」

申屠義冷哼了一聲,「調查?我什麼都不知道。就算懷疑我們,證據呢?屍體都沒有,警方怎麼查?別擔心,這事我會處理好的。再說了,老爺子也願意為申屠家做出犧牲,退一萬步看這事,真到了那個地步,老爺子一肩承擔下來,現在的法律不會對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判死刑,他老人家只不過是換一個地方養老而已。」

「哈哈哈……」申屠天風實在是太高興了,忍不住又笑了。

華國現有的法律里,確實不會對一個古稀老人判死刑,就算有罪也會輕判。有申屠偉業充當最後一塊免死金牌,犯罪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卻奪取了萬象集團,這樣的事情又怎麼能讓人不開心呢?

還沒走近停屍間,汪芳攙扶著申屠偉業也趕了過來。四人在走廊里相遇,眼神之中都帶著激動與喜悅的意味。

「那小賤人和那小子的屍體就在停屍間,我親眼看見了,被打成了篩子,慘不忍睹。」汪芳忍不住說道。

「那是她活該。」申屠義一點憐憫之心都沒有。

申屠偉業嘆了一口氣,「你們別說了,她終究還是申屠家的血脈,就這麼走了,給她留點體面吧。」

申屠天風跟著說道:「爸、媽,你們別議論了,這裡也不是說話的地方,小心隔牆有耳。走吧,我們去停屍間看看。」

四個申屠家的人,兩個牛高馬大的保鏢很快就來到了停屍間的門前。

門口站著好些人,金振煥也在其中。

一個酒店的保安說道:「你們是誰?來這裡幹什麼?」

申屠義氣勢洶洶,「我是申屠天音的二叔,這位是他爺爺!你給我讓開!」

一聽是申屠天音的二叔和爺爺,保安哪裡還敢擋路,跟著就退到了一邊。

金振煥擋在了門口。

「你也給我讓開!」申屠義怒道。

金振煥說道:「傅管家說了,要等他來才可以……」

卻不等金振煥說完,申屠義便說道:「什麼狗屁管家?我現在就炒了他!還有你,你也被炒了,滾吧!」

不等金振煥有話說,隨行而來的兩個牛高馬大的保鏢頓時抓住金振煥的胳膊,野蠻地將他架到了一邊。

這情景,以張院長為首的醫院方面的人連話都不敢說了。

申屠義推開了門,汪芳和申屠天風攙扶著申屠偉業走進了停屍間。兩個保鏢也而跟著進去了,直接關上了門。

金秉煥走到了一個角落裡,掏出手機打電話……

停屍間里,兩架停屍車並排著停放在停屍間的中間,冷氣呼呼地吹著,給人帶來透骨的寒意,還有陰森的感覺。

兩架停屍車都蓋著白色的床單,看不見裡面躺著的人。不過,女人和男人的身體特徵還是很明顯的,申屠天音的胸部在床單下隆起一道波浪曲線,很明顯。

汪芳走了上去,將申屠天音的身上的床單掀開,露出了她的臉和上身。然後,她又掀開了蓋在夏雷身上的床單,露出了夏雷的臉和上身。

夏雷和申屠天音的身上到處都是血,那些血已經干殼了,變成了黑紅色。兩人的胸上都有好幾個彈孔,就彈孔的位置而言,兩人的肺部和心臟部位都中彈了。這樣的傷,更讓人相信他們一早就死了。

「天音,讓你交出萬象集團你為什麼就不肯呢?你一個女人家,早晚嫁人,相夫教子才是你應該做的事情。」申屠偉業搖頭嘆氣,「你要是交出萬象集團,你又怎麼會落得這樣的下場?算了,你人都走了,爺爺也不想說了。你犯的那些錯,我都原諒你了。你安心上路吧,你二叔會好好照顧你爸的,你也不必牽掛。你也不要怪你二叔和天風,他們也是為了我們申屠家好。」

「老爺子你就是心善。」汪芳說。

申屠天風走到了申屠天音的身旁,嘴角噙著一絲冷笑,「天音,你別怪哥心狠,都是你逼的。本來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可你都走了,我這個當哥的也應該跟你說一句道別的話。你不是喜歡海嗎?哥就成全你,讓大海成為你最好的歸宿吧。」

說完,他招了一下手。隨行而來的兩個保鏢跟著就走了過來,給申屠天音和夏雷蓋上床單,推著兩架停屍車就往門口走。

申屠義跟著打開了房門。

守在門口的張院長急了,「你們要把屍體帶到什麼地方去?」

申屠偉業說道:「她是我申屠家的人,落葉要歸根,她當然是要回到家裡去。」

「這……」張院長很是為難的樣子,「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