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197章確認關係

0197章確認關係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0閱讀盡在

客廳里靜悄悄的,夏雷反手關上了門。穿過客廳,他往廚房裡張望了一眼,也沒看見人。卻就在他往書房走的時候,梁思瑤卻從她的房間之中走了出來,身上裹著一條浴巾。一頭黑色的秀髮濕漉漉的,她正用毛巾擦著頭髮上的水。

半邊雪胸,三分之二雙大長腿,剛剛沐浴完的梁思瑤渾身都散發著成熟性感的氣息。夏雷盯著她,盯著那高高隆起之處的凸點,呆住了。

「你……」梁思瑤呆了一下,「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夏雷笑著說道:「剛剛回來的。」

梁思瑤看見夏雷背著雙手,抿嘴笑了一下,「你後面藏著什麼?」

夏雷將背在後面的雙手拿到了當面,他的手中變戲法似的多了一束玫瑰花。

「呀!」梁思瑤一聲歡呼,也不顧腳上還穿著拖鞋,大長腿幾步邁動便跑到了夏雷的身上,接過玫瑰花花束,鑽進夏雷的懷中,湊唇吻住他的嘴唇。這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不愧是詠春傳人,身手敏捷得很。

一束鮮花就能讓她這麼高興,夏雷的心裡也開心得很。他其實還沒想到送玫瑰花來討女朋友的歡心,倒是在直升機機場看見古可武給申屠天音送花,他才想起他還從來沒有送花給梁思瑤。

泡妞這種事情其實不複雜,一學就會了。

吻夠了,感覺夏雷要不老實了,梁思瑤才鬆開夏雷,她嗅了一下玫瑰花花束,又從花束中抽出了一張粉色的卡片,將上面的內容念了出來,「送給我親愛的思瑤,願你天天快樂幸福,愛你的雷。」她笑盈盈地看著夏雷,「真看不出來你還會寫這麼浪漫的話,你不覺得肉麻嗎?」

夏雷的臉上一片臊熱,「那個……我讓花店的老闆隨便寫的。」

梁思瑤翹起了嘴,「難道我不是你的親愛的嗎?」

「當然是,那個……是我念,花店的老闆寫的。」夏雷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梁思瑤的身上就只有一層薄薄的浴巾,那玲瓏浮凸的線條,那朦朦朧朧的春光都讓他感到緊張。

「你這麼乖,再親個。」梁思瑤又湊了過來,摟著夏雷的腰,吻上了他的唇。

夏雷就像是一捆可憐的乾柴,被點燃了又被澆滅了,然後她又來點燃了。不過這一次他沒讓梁思瑤再逃走,他緊緊地摟著她的腰,舌頭也撬開了她的牙關,與她的丁香小舌糾纏在了一起。

梁思瑤象徵性地掙扎了兩下,也就放棄了,放任夏雷品嘗她的唇間的味道,還有……

她一再去撩撥夏雷,點燃她,肯定也就有引火上身的覺悟。

就在不可收拾的時候,房門突然打開了。梁正春提著一大包菜走進來,突然看見自己的女兒和自己的徒弟摟在一起,而他女兒的身上還只裹著一條浴巾。他趕緊就轉過了身去,尷尬地咳嗽了兩聲,「咳咳。」

夏雷和梁思瑤幾乎在同一時間分開,梁思瑤紅著臉,羞惱地道:「爸,你怎麼不敲門啊?」

梁正春愣了一下,「我有鑰匙,我進我自家的門,我敲什麼門啊?」

夏雷趕緊上去幫忙提菜,「師父,我幫你。」

梁正春瞪了夏雷一眼,「你們啊,我早就看出來了,但你們就是瞞著我,不告訴我。」

夏雷不敢頂嘴,只是憨憨地笑了笑。申屠天音的麻煩已經解決了,也不用再假冒她的男朋友了,他也打算今晚告訴梁正春他和梁思瑤的關係,卻沒想到梁正春撞見他和梁思瑤親熱,這倒也免了開口的麻煩了。

「也罷,我算是知道了。你去給你師娘上柱香,跟她說一聲,這事就這麼定了吧。」梁正春也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

「嗯,我這就去給師娘上香。」夏雷樂淘淘地往客廳里的梁思瑤的母親的遺像走去,那裡一隻小方桌,小方桌上還有一隻青銅香爐。

夏雷上香,梁正春又瞪了梁思瑤一眼,「你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去換一身衣服?這麼大個人了,也不知道害羞。」

梁思瑤卻沒走,卻抬手指了一下背對著父女倆的夏雷,小聲地道:「我想聽聽他跟我媽說什麼。」

夏雷捧著點燃的一炷香,小聲地道:「師娘,我喜歡思瑤,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就放心吧。」說完,他將香插進了香爐里,然後跪在蒲團上作揖磕頭。

這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可卻是夏雷的風格,也是他的承諾。梁思瑤一臉幸福狀,如果不是梁正春也在場,她恐怕又去點火去了。

梁正春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在他的心裡,夏雷是一個誠實可愛,善良忠誠的人,梁思瑤跟著夏雷的話,他很放心。而就夏雷的條件,那絕對也是萬里挑一的,要相貌有相貌,要能力有能力。有這樣的未來女婿,他又有什麼不開心的呢?

不過,梁正春就只笑了一下,跟著又板起了面孔,「去換衣服,你這個樣子像什麼樣?」

梁思瑤沖梁正春吐了一下舌頭,然後才喜滋滋地回房間換衣服去了。

夏雷起身提著一大包菜往廚房走,一邊說道:「師父,我去做飯。」

梁正春笑了笑,「你就知道慣著她,讓思瑤去做吧。」

夏雷笑道:「沒事,誰做都一樣。」

夏雷進了廚房,梁正春慢吞吞地走到梁思瑤母親的遺像前,他也點了一炷香,自言自語地道:「你就放心吧,雷子是一個好人,思瑤這孩子有福氣,一定是你在庇佑她。」

飯後,梁正春將夏雷叫到了書房裡,師徒兩人練了一會兒推手,然後坐著聊天。梁思瑤泡了兩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