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01章市長的臉面

0201章市長的臉面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會議室里人更多。夏雷一進門便看到了申屠天音,還有他最不想看見的古可文。

申屠天音和古可文也看見了夏雷,兩人的反應也截然不同。古可文的目光之中帶著憎恨和不屑的意味,而申屠天音卻站了起來,向夏雷招手。

「過來坐,快過來。」申屠天音的語言親切,臉上也帶著明媚的笑容。

夏雷也報以微笑,並向她走了過去。不知道為什麼,看見申屠天音的時候他也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想與她聊聊,了解一下申屠仁的情況。

「那不是夏雷嗎?」有一個企業老闆小聲地道:「前幾天媒體還在大肆報道,說他是申屠天音的男朋友,是不是真的啊?」

「應該是真的吧?你看,申屠天音不正在跟他打招呼嗎?申屠天音笑得那麼親切,你我什麼時候見過她笑過?」另一個企業老闆這樣說道。

「真是日了狗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居然也能泡到萬象集團的冰山女王?」一個疑是某企業少董的青年感到很不舒服。

「沒準人家那個厲害吧?萬象集團的冰山女王要是喜歡,誰也沒辦法。」有人說。

「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運了,能得到申屠天音的青睞,算是嫁入豪門咯。」還有人這樣說。

一屋子的人議論紛紛,一些人說的話倒也沒什麼,只是八卦閑聊,一些年輕的富二代,未來的企業老總卻是羨慕嫉妒恨,說的話也不中聽。男人都有這樣的心態,如果夏雷比他們更有錢,更有社會地位,他們大概也認了,可他們一個個都認為比夏雷強很多,為什麼他們得不到申屠天音的青睞,心裡卻得到了呢?對擁有這種心態的人而言,這不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是什麼?

這麼多人議論,夏雷又不是聾子,他當然聽得見。他的心裡很不舒服,不過他也沒有辦法處理這種情況。他總不能把議論他的人都揍一頓吧?如果他真這樣乾的話,那這個會議室里差不多一半的人都得挨打。

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坦然面對,夏雷假裝沒聽見這些難聽的議論,他走到了申屠天音的身邊,申屠天音還親自為他拉開了一張椅子,請他入座。

「這幾天在忙什麼?」申屠天音有些不滿的樣子,「也不給我打個電話。」

夏雷其實也想給她打電話,可他總是擔心梁思瑤會吃醋,也就始終忍著沒打。他也猜到申屠天音會問他這個問題,可他卻沒有一個好的答案,他只是笑了笑,「在做新產品,也想給你打電話的,可是……」

「梁小姐管得嚴吧?」申屠天音說。

夏雷尷尬地笑了笑,轉移了話題,「對了,伯父還好吧?」

申屠天音微微翹了一下嘴角,「他的情況還好,這幾天已經能勉強吃下一點稀粥了。不過還很虛弱,不能下床,也不能說話。」

「他一天醒著的時間有多長?」

「醒著的時間倒是挺多的,有時候五個小時,有時候會更多,達到七八個小時。」說到這裡,申屠天音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這幾天我給他放他以前喜歡看的電影,他的精神還不錯。」

「那就好,不著急,慢慢來,他需要一段時間來恢復。」夏雷也放心了。

「你去看看他吧,他一定想見你。」申屠天音說。

夏雷說道:「恐怕要過一段時間來,我得陪師傅去峨眉山參加武林大會。」

申屠天音很失望地嘆了一口氣,也沒說什麼了。

夏雷也覺得他現在和申屠天音相處其實是挺尷尬的,心裡也有些淡淡的失落或者感傷什麼的,可他也沒有辦法一邊與梁思瑤談著戀愛,如膠似漆,一邊卻又和申屠天音玩曖昧的遊戲。他不是那種人,做不成那種腳踏兩條船的事情,而梁思瑤和申屠天音也不可能偉大到接受彼此的存在。

人世間最複雜也最無解的便是人的情感。

胡厚講了幾句開場白,然後直接切入主題,他講了一些博覽會的報名條件,以及如何獲得展位的渠道等等。最後,他居然點了古可文的名字,邀請古可文上台。

「我們海珠市的企業很多,可能打開國際市場並形成影響力的卻不多,而悅動體育就是一個例子。」胡厚說道:「悅動體育的自動衝浪板在歐美市場很暢銷,不僅給我們海珠市爭了光,也給我們華國製造爭了光。現在我請悅動悅動體育的董事長古可文小姐說幾句吧,我們的企業家也應該學習一下她的經驗。」

會議室里響起了一片掌聲。

整個會議室里也就夏雷和申屠天音沒有鼓掌。

古可文對著話筒侃侃而談,「我就簡單說幾句吧,現在全球經濟一體化,我們做企業的不能老是盯著國內的市場,我們應該多研發一些適合國外市場的產品。我們有我們的人力資源的優勢,只要產品對路,必然會成功的。悅動體育之所以能成功,便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只是研究出了適合歐美市場的產品……」

幾個與古可文交好的企業少董很配合古可文的演講,每個節點都鼓掌,給足古可文面子的同時也帶動會議室里的氣氛。

古可文其實也不乏追求者。

申屠天音卻沒有興趣聽下去了,她用手背碰了一下夏雷的大腿。

夏雷壓低了聲音,「什麼事?」

申屠天音也小聲地道:「我知道她的悅動體育是怎麼來的,做強盜也能做得如此坦然,她也算是一個人才。胡市長也真是的,怎麼會讓她在這樣的場合里發言?看她裝模作樣的樣子我就覺得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