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04章惡人先告狀

0204章惡人先告狀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三↑五↑中↑文↑網,的!

夏雷格擋著董武的劍,同時又要防備著秦七的飛刀偷襲,再加上腿上的傷口影響了他的速度,他頓時陷入了劣勢之中。眨眼便別董武逼迫到了懸崖邊的護欄邊。

秦七的視線已經鎖定了夏雷的受傷的大腿,握著飛刀的手也緩緩地揚了起來。

夏雷的身後便是萬丈懸崖,退無可退,他的處境已經很糟糕了。

卻就在這時,一根木棒突然橫空而來,狠狠地撞在了秦七的握著飛刀的手臂上。秦七手臂吃痛,那把即將飛向夏雷的飛刀也掉在了地上。

秦七猛地回頭,一眼便看見了一臉怒容的梁正春。

「你們要幹什麼?」梁正春怒道:「要打跟我打!」

與梁正春一起現身的魯勝也怒氣沖沖地道:「還有我!」

董武、秦七和董武的女兒是三個人,夏雷、梁正春和魯勝這邊也是三個人,人數上一點都不吃虧。

這時更多的人走了過來,一些是景區的工作人員,一些是來參加武林大會的無林人士,還有主辦武林大會的工作人員。

人多了,場面一下子就熱鬧了,見不得光的事情也沒法繼xu了。董武后躍一步,收了寶劍。

一個中年男子走了上來,不悅地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他是這次武林大會的負責人,大會主席,來自文化部的官員,名叫何平。他的聲音裡帶著領導的威嚴,一下子就鎮住了場面。不過他鎮住的只是那些名不見經傳的武林小人物,還有景區的工作人員,董武和秦七根本不屑他的存zài。

董武的女兒董清月哭著說道:「是他,他想非禮我!」她指著夏雷,「我爸氣不過,想教訓一下他。」

「這是真的嗎?」何平問。

「是真的。」最初與董武和秦七一起出現的兩個景區工作人員之中的一個出聲說道:「我們也看見了,他拉著這位小姐的手,這個小姐一直在哭。」

何平看著夏雷,怒道:「你過來!」

夏雷走了過去,他的傷口還在流血,不過已經不是很嚴重了,只是看上去很狼狽。

何平兇巴巴地道:「猥瑣婦女是犯法的,你不知dào嗎?」

夏雷一點都不採何平的氣勢,他淡淡地道:「你看她這種貨色的女人,我眼又沒瞎,我會去非禮她?」

董清月是很年輕,可並不漂亮。她的臉是大圓臉,而且長著兩條濃眉。就這張臉也足以讓很多男人望而卻步,更別提她的腰很粗,一點曲線感都沒有。這樣的女人,放在《水滸傳》里與孫二娘都有得一拼,夏雷這樣的能讓絕大多數女人都能眼前一亮的男人,他會非禮這樣的女人嗎?

「不會吧,這帥哥又不是瞎子,他會去非禮這樣的女人?」一個來看熱鬧的年輕女人說了一句話。

四周頓時一片笑聲。

董明珠頓時被激怒了,她指著那個為夏雷說話的女人,「你說什麼?你有種再說一次!」

「說就說了,難道你還想打架不成?」為夏雷仗義說話的女人身材高挑,臉蛋清秀漂亮,還有一條齊臀的烏黑的大辮子,人漂亮,氣質也好。

「妹妹,她要是敢過來,我替你削她。」一個青年說道:「我們唐門的人什麼時候怕過事?」

董清月還要發作,但秦七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蜀中唐門,這在武俠小說之中都是一個大門派,擅長暗器,厲害得很。現實之中的武林門派雖然沒有小說中那麼誇張,但這是峨眉山,是蜀地,自然也是唐門的地盤。董武和秦七雖然有古家撐腰,但古家的根基不在這裡。秦七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他很清楚董清月與蜀地的門派動上手那會是什麼後果。

「怎麼?忪了嗎?」青年挑釁地道:「要不我們提前比試一下。」

「哼!」董清月冷哼了一聲,但沒有上去。

董武也還劍入鞘,大聲說道:「何主席,這小子非禮我女兒,這事難道就這麼算了嗎?」

董武也是很聰明的人,他和秦七的目標是夏雷,他也不想招惹蜀地唐門的人,因為那是沒有必要的。所以,他要將眾人的注意力引到並不存zài的事情上——夏雷非禮了他的女兒。

「胡說!」梁正春怒道:「我的人我很清楚,你不要誣陷好人!」

「我們有人證,不是誣陷。」董武一口咬定地道。

何平看著夏雷,質問道:「人家有證人,你有什麼話要說?」

夏雷還沒說話,之前幫他說話的女人便說道:「何主席,你看著女人身上沒有半點傷痕,衣服也都好端端的,這哪裡是什麼非禮,是誣陷。」

她身邊的青年瞪著為董武說話的景區工作人員,「你確定這位先生非禮了這個醜女人了嗎?你要是是收了錢才說這樣的話,我跟你沒完。」

「我……」那景區的工作人員頓時慫了,支吾地道:「我、我不確定,我沒看清楚。」

夏雷感激地看了那個青年和那個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一眼。他和人家素不相識,人家卻這樣幫他,雖然這裡面有著雙方吵嘴鬥氣的成分在裡面,但他還是覺得欠了人家一個很大的人情。

董武和秦七都怒視著那個收了錢卻改口的景區工作人員,可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兩人也不敢明說什麼。

「你們這些習武的人脾氣就是大,胡鬧,算了,我懶得管了。你們要想繼xu鬧的話,就報警讓警察來解決吧。」何平撂下一句話,走了,他懶得管了。

「我們走!」董武也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