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08章愛情的味道

0208章愛情的味道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開飯咯,開放了。」夏雷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手裡端著一碗剛出鍋的番茄排骨湯,招呼著梁正春和梁思瑤吃飯。

梁正春苦笑著搖了搖頭,他現在才發現他這個做師父的威信遠不及他的女兒,他指揮梁思瑤去做飯,梁思瑤就指揮夏雷去做飯,然後……飯菜就都好了。

三人圍一桌,喝酒吃菜,熱熱鬧鬧。

梁思瑤從一盆紅燒雞里撈出一塊雞腎,筷子一送便放進了夏雷的碗里,「你受了傷,多吃點,補補身子。」

看著碗里的白色的雞腎,夏雷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是腿上受了點傷,吃雞腎補什麼?

梁思瑤又夾了一塊土豆放進了梁正春的碗里,「爸,你多吃點蔬菜。」

梁正春白了梁思瑤一眼。

梁思瑤卻自顧自地高興,「真希望我也在場,看你打倒那個不可一世的美國人。那個時候,你一定帥極了。」

夏雷卻是苦笑了一下。他自己很清楚當時的兇險,論真實的實力,他連梁正春都打不過,又怎麼能打贏把梁正春都打敗了的布魯斯龍呢?他能打敗布魯斯龍完全是憑藉左眼的能力,還有他這段時間以來對穴位的研究。其實,早在梁正春與布魯斯龍在擂台上搏鬥的時候,他便有攻擊布魯斯龍的膻中穴的想法,因為那個穴位最容易攻擊到,而且能一招制敵。後來上台之後,他也先是示弱,只守不攻,一直在尋找出手的機會。後來,董武出聲提醒布魯斯龍他的右腿有傷,布魯斯龍專攻他的傷腿,他也是放任布魯斯龍連續攻擊他的傷腿,等到布魯斯龍完全放手一擊的時候,他才突然發難,一擊擊中布魯斯龍的膻中穴,解決戰鬥。這個過程里,只要他稍微犯一點錯誤,他都有可能被布魯斯龍打倒在台上,後果也難以預料!

只是這樣一個過程,他沒法告訴梁正春,也沒法告訴梁思瑤。

梁正春看著夏雷,「對了,雷子,回來的時候魯勝也在,我不方便開口,這會兒我們一家人,你告訴我,你是怎麼打敗那個美國人的?」

夏雷伸出了右拳,然後將中指的第二根指骨凸出來,「我是用這樣的拳頭擊中他的膻中穴,然後他就倒了。」

「點穴?」梁正春很是驚訝的樣子,「我都不會,你居然學會了。」

夏雷笑著說道:「師父,我在學中醫,你的書房裡有針灸類的書籍,我看過了,也學會了針灸,我知道擊中那個穴位會帶來什麼後果。所以,我可不是學會了什麼點穴的功夫,只是將針灸的道理用在了詠春拳里罷了。」

梁思瑤也說道:「爸,雷子學東西超快,德國的最先進的機床他都能用他的雙手造出來,對了,他還治好了申屠天音的父親,那人已經癱瘓三年了,他用針灸治好的。他這麼厲害,能將針灸的道理融入我們的詠春拳里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在夏雷的身上見證了太多奇蹟般的事情,梁思瑤反而不怎麼驚訝,只是覺得挺自豪挺驕傲的。

梁正春琢磨了一下,然後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你的學習能力我早知道,可我沒想過這麼強。這麼說來,你能將針灸的道理用在詠春拳上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他端起了就被,「你幹得漂亮,師父敬你一杯。」

夏雷還沒喝,梁思瑤便說道:「爸,你讓他少喝點,喝多了……不好。」

喝多了會影響到什麼事情嗎?這樣一句吞吞吐吐的話讓人充滿了想像。不過夏雷還是喝了,師父敬的酒,就算梁思瑤不喜歡他嘴裡的酒氣他也是要喝的。大不了,親嘴的時候嚼一塊木糖醇好了……

吃了飯梁正春早早就回到他的房間里去了,這與早睡的習慣無關,他是不想當燈泡。他對夏雷的人品還有其它方面都非常滿意,這一次夏雷又為他挺身而出不顧危險挑戰布魯斯龍,他對夏雷更是喜歡得緊,現在簡直沒有半點不滿意了。能將女兒託付給這樣的男人,一個做父親的還有什麼不高興不樂意的呢?

梁思瑤去廚房洗碗,夏雷則在她的房間里用她的筆記本電腦查閱槍械方面的知識。武林大會結束了,他的心思也回到了給龍冰改造狙擊槍的事情上。他有什麼事,給龍冰說一聲,龍冰就會幫他辦好。龍冰有事要他幫忙,他自然也會全力而為。

要改造一支超一流水準的狙擊步槍並對他而言不是什麼多困難的事情,但僅有龍冰所提供的一本說明書肯定是不夠的。

引擎搜出來的關於改造槍械的內容大多是與遊戲有關的內容,遊戲之中改造槍?支的知識肯定不能用在現實之中。隨後他放棄了,改搜索一些與狙擊步槍有關的知識。這一次他倒是找到了門路,搜索引擎所提供的內容很豐富,也很專業,從這些知識里他能了解到狙擊步槍的工作原理,還有各種狙擊步槍的性能指數,結構等等。掌握了這些知識,稍微梳理一下他就能更加了解狙擊步槍,動手改槍的時候也會容易得多。

看了一會兒與狙擊步槍有關的內容,手機忽然響了。

夏雷拿出手機一看,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他滑開了接聽鍵,「喂,這段時間你死哪裡去了?」

「封閉式訓練,哎喲,我都快累死了,人也晒黑了。我跟你說,我們那個教官超級變︶態,我都懷疑她是不是得了精神病……」江如意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就像是打開的自來水龍頭,嘩嘩地流個不停。

很久沒有聽到她嘮叨,夏雷的心裡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他很耐心地聽著,是不是插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