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14章顧問的覺悟

0214章顧問的覺悟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大街上行人匆匆,夏雷站在路邊像一座雕像。他的腦海里不斷浮現出一張張女人的面孔,阿妮娜的,梁思瑤的,申屠天音的,還有江如意和龍冰的。她們組成了一座秘密花園,可是他不是一個幸福的園丁,而是一個患有花粉過敏症的倒霉蛋。

一輛黑色的別克商務車停在了路邊,車窗放下,龍冰從車窗後面露了一下臉,「上車。」

夏雷拉開車門上了車。

龍冰開著車子就往前走,不過車速很慢,「你說那個德國機械師追來了,這怎麼可能?」

夏雷苦笑道:「我也覺得不可能,可她就是來了。」

「我們當著她的面開槍殺了你,屍體也不見了,留下的證據也指向了當地的黑幫,她沒有可能知道你還活著啊。就算她知道你活著,地球這麼大,她居然就找到這裡來了?」龍冰的語氣里滿是驚訝和無解的意味。

是啊,地球這麼大,她哪裡不好去,偏偏來這裡呢?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她是隨德國的一個代表團來的,這也許是一個巧合吧。除了這個原因,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原因。算了,她來都來了,也見到了我。你說,怎麼辦?」

「等等。」龍冰皺起了眉頭,「你說她是跟隨德國的一個代表團來的?」

「是啊。」夏雷說道:「那些德國商人很喜歡我們公司的自動滑板,有幾個商人還下了訂單。」

龍冰說道:「這事有問題。」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他似乎也反應了過來。

龍冰接著說道:「阿妮娜是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的高級機械師,她不是商人,卻出現在了一個商人組成的代表團之中,而且還這麼巧碰見了你。你要想辦法搞清楚,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為什麼會派她這樣一個機械師來華國。還有,你要弄清楚她想要幹什麼。」

夏雷的頭頓時兩個大了,「我都不敢和她見面,你還讓我去弄清楚這些問題?我懷疑她已經猜到了我在德國的身份是假的,甚至還猜到了我們的目標是約瑟夫的智能機床。她說過,我如果不聯繫她,我會後悔的。這已經是一個暗示了啊,這還不夠明顯嗎?」

龍冰盯著夏雷,「你必須去。」

「我打電話找你來是想請你幫忙解決問題,你卻讓我去幫你解決問題……你有沒有搞錯啊?」夏雷很鬱悶的樣子。

龍冰嚴肅地道:「你別忘了,你是101局的顧問,你這個身份就是幫助我們解決問題的。」

夏雷,「……」

「我讓弄清楚她的目的,這事很重要。你需要調查清楚,她這次來華國有沒有德國政府的授意。如果她是德國政府授意來調查上次那件事的,我們這邊得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如果她沒有德國政府的授意,只是克虜伯馬克機械製造公司派來的單純的商業代表,那你就穩住她,哄著她,滿足她的一切要求。」

「滿足她的一切要求?」夏雷忽然想起了阿妮娜挖空心思想給「勞拉」戴綠帽子的事情,滿足她的一切要求,如果她要那個,他豈不是也要給她?

「是的,滿足她的一切要求。你可以給她錢,回頭局裡給你報賬。只要她肯收錢,那事情就好辦。」

「如果她要……」夏雷實在開不了口。

龍冰說道:「如果她要你這個人,你就……我說,這種事情不用我教你吧?」

夏雷的腦門已經是汗涔涔的了。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梁思瑤的面孔,她正兇巴巴的看著他。

龍冰似乎看穿了夏雷的心思,「你不用考慮梁思瑤的感受,這事關係著國家的利益,在國家利益面前,你的愛情不值一提。再說了,梁思瑤不過是你的女朋友,又不是你的法定妻子,你就算和阿妮娜那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放心吧,我會為你保密的。」

夏雷無語地看著她,聽她的口氣,怎麼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呢?

「還有,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間諜的事情嗎?」龍冰說道:「如果阿妮娜這次來華國與這個神秘的間諜有關,那事情就很嚴重了,我們得想辦法找出那個間諜。」

「然後呢?」

「這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龍冰說道:「給阿妮娜打電話吧,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穩住他。」

夏雷嘆了一口氣,他掏出了手機,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卻說道:「時間還早,我去一趟鳳凰城,我答應申屠天音去看望她的父親,看望了申屠仁之後我再去見阿妮娜。」

「你……」龍冰苦笑了一下,「你還真大忙人啊,累不累?」

夏雷白了她一眼,「送我去停車場,我去拿車。」

半個小時後,夏雷拿著一束康乃馨出現在了一幢別墅門前,伸手敲了敲門。

房門打開,傅明美出現在了門口,看見夏雷,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夏先生,請進。」

「天音呢?」進了門,夏雷問。

傅明美說道:「在老爺的房間里,我帶你去吧。」

夏雷跟著傅明美來到了申屠仁的房間里。房間里,申屠仁躺在床上,申屠天音坐在床邊的一隻椅子上,正小聲地說著什麼。

「天音姐,夏先生來了。」傅明美說。

申屠天音移目過來,面帶笑容,「好了,明美你去忙你的吧。」

傅明美笑了一下,離開的時候順手關上了房門。她對夏雷的態度比當初好多了,不為別的,只因為夏雷治好了申屠仁。

夏雷走了過去將康乃馨花束放在了床頭,然後看著申屠仁,溫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