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25章血染墓地

0225章血染墓地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第二天下午夏雷早早地從工作室里走了出來。前後兩天多的時間他已經改造好了龍冰讓他幫忙改造的狙擊步槍。他將國產狙擊步槍和as50狙擊步槍的零部件都裝在了柯傑拿來的那隻工程塑料箱里。他沒有使用狙擊步槍的經驗,但在機械加工領域卻有著超凡的能力和自信,所以即便是沒有使用狙擊步槍的經驗,他也確定經過他改造的國產狙擊步槍的性能要比進口的as50狙擊步槍優越得多,龍冰一定會滿意的。

距離下班的時間還有一點,路過辦公樓的時候夏雷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回他的辦公室。他將工程塑料箱放進了寶馬m6的後備箱里,然後準備駕車離開。

「雷。」從辦公樓里走出來的梁思瑤叫住了夏雷,「你要去哪裡?」

「我……我把槍給龍冰送去。」夏雷沒有說實話,「她催了好幾次了。」

「你還回來吃飯嗎?」梁思瑤問。

夏雷笑了一下,「不用等我了,你和小雪一起吃吧。」

梁思瑤關切地道:「開車小心一點,早點回來。」

「嗯,我走了。」夏雷心中一片暖暖的感覺,他鑽進了駕駛室。

梁思瑤走到了車窗邊,也不管有公司的員工看著,她從車窗里湊進了螓首,一口吻住了夏雷的唇。

這一剎那間夏雷真的想告訴她真相,可話到嘴邊還是被他吞了下去。父親夏長河莫名其妙失蹤,他的職業和身份都成疑,甚至有見不得光的可能性。在沒有弄清楚真相之前,就算他再相信梁思瑤,他也不能告訴她。

「嘿,你們兩個,什麼時候給我發喜帖啊?我等著喝你們的喜酒呢。」秦香從他的辦公室的窗戶里探出了頭來,笑嘻嘻的樣子。

梁思瑤這才鬆開夏雷,她瞪了秦香一眼,「我不請你。」

夏雷笑道:「秦香,別聽她的,到時候肯定少不了你的喜酒。我都想好了,伴郎就是你了。」

「啊呀!真的嗎?那太好了……」秦香在窗戶口拍了一下掌,卻又說道:「我可不可以當伴娘?」

梁思瑤的表情很古怪。

夏雷開著車子一溜煙就閃人了。

傍晚時分,夏雷驅車來到了大陽山公墓附近。

這個時候公墓已經關門了,夏雷也沒想過走正門。這樣的見面,越少人知道越好,走正門的話會留被守門的人看見面貌,或許還要登記什麼的。所以他將車子停在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然後翻牆進入了公墓。

進入公墓,夏雷順著墓區的青石板鋪就的道路往山坡上走去。墓區依山勢修建,一座座墓碑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矗立在暮色中。每一座墓碑都代表一個生命,都濃縮著著一個人一生的喜怒哀樂和所有的故事。這麼多墓碑擠在一起,公墓里處處都透露著陰森詭異的氣息,讓人感到壓抑。

「什麼地方不好選,偏偏選在這個地方見面?」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不過腳步卻半點不慢,一直往墓地的最高處走去。這個過程里他的視線也機警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尋找著那個俄羅斯女人的身影。

十幾分鐘後夏雷走到了墓地的盡頭,再往前便是沒有開發出來的山林。再往上走能到山頂,可偌大一座山頭,密密麻麻都是樹木和草叢,就算他擁有透視的能力,要在這樣一個環節里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夏雷看了一下手上的腕錶,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七點五十分,距離約定的見面的時間還有十分鐘。他的心裡想道:「她約我來見面,沒準我進來的時候她就在暗中留意上我了,時間一到她肯定會現身。我要是貿然進入山林,沒準會錯過與她的見面。」

心中打定了主意,夏雷便留在了墓地與山林交界的地帶等候。

十分鐘的時間的時間轉眼過去了。

夏雷身後的山林里忽然傳來了沙沙的腳步聲,夏雷跟著循聲望去,很快就發現了那個俄羅斯女郎。她在林間慢慢地向這邊靠近,小心翼翼的樣子。可她並不知道夏雷的視線已經穿透了幾根樹木,將她看得清清楚楚的。

俄羅斯女郎即將走出樹林的時候夏雷對她進行了透視,他發現了她的身上帶著一支手槍,還有一把軍刀。這個發現讓他驟然緊張了起來,他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

「不用緊張。」俄羅斯女郎走出了樹林,用流利的漢語說道:「我不是你的敵人。」

夏雷並沒有放鬆警惕,「你究竟是什麼人?」

俄羅斯女郎說道:「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該讓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

夏雷並不滿意這樣的回答,「你約我來見面,我來了,但你卻沒有半點誠意。」

「我們之間不需要誠意,需要的是信任。」

「他呢?」夏雷望了一眼俄羅斯女郎身後的山林,可沒有發現那個幾乎和父親夏長河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

俄羅斯女郎說道:「你不用看了,他有更重要的事情,他這段時間不在華國。他很擔心你的安危,這也是他讓我來見你的原因。」

這句話就像是一隻鐵錘狠狠地敲在了夏雷的心口上,讓他的心頭堵得慌。俄羅斯女郎雖然沒有說那個男人就是他的父親夏長河,但「他很關心你的安危」這句話卻是一個很明顯的暗示,那個神秘的男人就是——父親夏長河!

這一剎那間夏雷的心裡充滿了各種情緒,激動、高興、憤怒、困惑、傷心,這些情緒就像是繩子一樣捆著他,讓他難以呼吸!

「別怪他,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俄羅斯女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