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32章來勢洶洶

0232章來勢洶洶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榆林小村,申屠家老宅。

半個多小時的按摩加針灸治療,申屠仁的氣色又好了很多。他雖然還不能走動,但已經能正常地說話了,只是語速比較慢而已。

結束治療,夏雷也累出了一身汗。

申屠天音拿著一張毛巾給夏雷擦了擦臉上的汗。

夏雷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尷尬地道:「還是我來吧。」

申屠天音將毛巾交給了夏雷。

申屠仁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夏雷,謝謝。」

夏雷說道:「伯父,不用客氣。你恢復得很好,只要堅持鍛煉的話,我相信春節過後你就能走幾步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申屠仁很開心的樣子,「這段時間天音總在我面前提起你,你是個了不起的人啊。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醫院,最好的醫生都治不好我,你卻治好了我。你等於給我第二次生命,我很想感謝你,你說吧,你想要什?」

夏雷忙說道:「伯父,你這麼說就見外了,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你健康就行了。」

「這……」申屠仁看了申屠天音一眼。

申屠天音笑著說道:「爸,我早跟你說過,夏雷不是那種施恩圖報的人,他不會要你的錢的。」

「那我怎麼報答你?」申屠仁苦笑道。

「伯父,別提這事了。我帶你出去晒晒太陽吧。」夏雷將申屠仁抱了起來,放進了輪椅里,然後推著他出了門。

申屠天音拿著一條毯子跟著夏雷走,玉靨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恬靜,美艷絕倫。

冬日的陽光很難得,但今天恰恰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天空很藍,陽光也暖暖的。夏雷將申屠仁推倒了後花園裡,在一片茶花前停了下來。那一叢茶花開得花枝招展,紅紅艷艷。不遠處的山峰有著茂密的森林,一些樹木已經凋零,一些樹木卻還保持著盎然的綠意。陽光、森林還有怒放的花朵,這是一副讓人賞心悅目的畫面。

「真是想不到啊,我申屠仁這輩子還能看到這些景色,我感覺……呵呵,就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申屠仁感嘆地道。

雙目完好的人無法體會到一個瞎子重見光明的感覺,也只有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的人才能體會到申屠仁此刻的感受。

夏雷笑著說道:「伯父,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的好日子還長著呢。」

「呵呵。」申屠仁也笑了,「夏雷,聽說你有個女朋友,你怎麼不帶來?」

怎麼突然就扯到女朋友身上去了?

夏雷的神色悄然一黯,「我們……分手了。」

「啊?真是對不住。」申屠仁歉然地道。

「沒事。」夏雷說。

申屠天音卻一直很平靜,沒問夏雷為什麼,也沒有去安慰夏雷,只是在她的嘴角間悄悄地滑過了一絲笑意。

就在這時夏雷的手機鈴聲響了,夏雷看了一眼來電顯示跟著說道:「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然後他走到旁邊接聽了電話。

這邊,申屠仁淡淡地道:「天音,他失戀了,你怎麼不安慰一下他?」

申屠天音說道:「他不需要安慰,如果連失戀這種痛苦都承受不了的男人,就不算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申屠仁看著申屠天音,「我知道你喜歡他,他和他的女朋友分手了,你應該安慰他,多與他約會,這種事情難道還要我教你嗎?」

申屠天音卻搖了一下頭,「上次我已經很主動了,但卻敗給了一個梁思瑤。我不會再對任何男人主動了。我是申屠天音,我要的男人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男人,而且他得來追求我。」

申屠仁苦笑了一下,「他這麼優秀的男人,少不了女人喜歡,男人,我比你懂,有些時候沒法控制自己。你難保不會再有第二個梁思瑤出現,不是嗎?如果出現第二個梁思瑤,你不後悔嗎?」

申屠天音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容,「如果一個男人剛經歷了一場失戀,然後又很快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那樣的男人不是我要的男人。爸,我的事情你就別操心了,你就安心養好你的身體吧。」

申屠仁嘆了一口氣,「算了,我不管了,你們這些年輕人,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吧。」

這時夏雷結束通話走了過來,「不好意思,公司有點事情,我得回去處理一下。伯父,我下次再來看你。」

「什麼事啊?不能吃了午飯再回去處理嗎?」申屠仁說。

「不了,下次吧。再見,伯父。再見,天音。」道了別,夏雷轉身就走,很著急的樣子。

申屠天音說道:「是什麼事情?」

夏雷說道:「小事,我先走了。」

目送夏雷走遠,申屠仁才冒出一句話來,「你也不去送送他?」

申屠天音淡淡地道:「不送。」

申屠仁閉上了眼睛,與其去操心女兒的情感問題,還不如曬太陽來得實在。

申屠天音卻笑了。

夏雷驅車回到了雷馬製造公司,一進門便看到了一大群穿著制服的工商局和質檢部門的工作人員。夏雪和管靈珊正在跟其中一個領導模樣的人交涉,雙方爭得臉紅脖子粗的樣子。夏雷下了車,快步走了過去。

管靈珊看見夏雷跟著便迎了上來,「夏總,你回來就好了,他們、他們……硬說我們的產品有質量問題,有嚴重的安全隱患,無論我怎麼解釋他們都不聽。」

這就是夏雷急著趕回來的原因,在申屠家老宅子里接到的電話便是管靈珊打來的,她也說明了情況,不過在電話里她說得不是很清楚。

夏雷說道:「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