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34章活著的傳奇

0234章活著的傳奇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夏雷的笑裡面夾帶著憤怒的意味,可眼前的事情他卻沒有別的選擇。

「夏雷,你現在買不到電池配件,工商也來封的廠。我也不怕告訴你,下一步是海關,你的產品連港口都出不了,還怎麼賣歐美市場?」古可文說道:「別以為你在京都認識幾個人就可以目中無人,跟我們斗?你還不夠資格。」

古可武冷笑了一聲,「你以前還有神州工業集團的木劍鋒為你撐腰,我不好動你。現在,神州工業集團已經和你沒來往了,你還能請木劍鋒來給你幫忙嗎?」

夏雷搖了搖頭,「不能。」

「哈哈!」古可武笑道:「哦對了,你可以去找申屠天音,她大概會幫你。不過,這一次我不會對她客氣。所以,你找她之前最好考慮清楚。」

夏雷壓根兒就沒有想過找申屠天音幫忙,萬象集團確實有與古家北方集團一拼的實力,可那是人家申屠的公司,他憑什麼要讓人家幫這樣的忙?他想到了釋伯仁,還有龍冰。如果要找人幫忙,他也只能找這兩個人了。

古可文說道:「夏雷,這樣吧,我給你五千萬,公司和專利賣我,你拿錢走人,我們之間所有的恩怨一筆勾銷,你覺得怎麼樣?」

夏雷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原來你們古家就是這樣做大的,我告訴你,我的公司就算在這裡爛掉,你們也別想得到!」

古可文冷哼了一聲,「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你的公司今天封了就沒有可能再開工。你接了那麼多訂單卻無法交貨,賠償金就能賠死你!」

「封我公司?呵呵,你大可以試試。」夏雷的口氣也很強硬。

古可武說道:「夏雷,你以為只有這點人嗎?你看看左邊。」

夏雷抬頭看向了馬路左邊,大約兩百米處停著一長串麵包車,還有兩輛中巴車。麵包車和中巴車裡都坐著戴著「城管」安全帽的人員。那些車裡的人比此刻在廠里的「城管」還要多。

古可武淡淡地道:「我知道你很能打,你要是能將這麼多人都打贏,我也算認了。」

古可文插嘴道:「哥,人家廠里也有幾百號人,人家根本不怕,你就讓他們打吧,最好打死幾個才熱鬧呢。」

夏雷轉身往廠里走去。

「喂?最後問你一次。」古可文從車窗里探出了頭來,「五千萬,賣不賣?」

夏雷回頭看了她一眼,忽然說道:「賣你媽那個逼!」

古可文頓時僵在了當場,臉色鐵青。

古可武的眼眸之中也滿是凶光,什麼時候有人敢這樣罵他媽!

夏雷進了廠門,徑直走到喬平的面前,從他手裡拿過那份停業整頓的文件刷刷簽上了他的名字,然後將那份文件放到了喬平的手中,「好了,我們停業整頓,一個月後你們再來檢查吧。」

「不是一個月,是半年!」有人撐腰,喬平的底氣更足了。

夏雷笑了笑,「好好好,半年就半年,別說半年,六十年都沒問題。」

「別嘴硬,到時候你就知道哭了。」扔下這句話,喬平揮了一下手,「我們走。」

一大群工商和質檢的人走了,來支援的「城管」隊伍也走了。

工人們從車間里走了出來,圍著夏雷七嘴八舌地說話。

「夏總,就這樣把廠封了?這不是擺明了坑我們嗎?還有沒有王法了?」劉學兵憤憤不平地道。

一個青年也說道:「夏總,為什麼不然我們跟他們打,我們不怕事!」

「要封半年啊,我們怎麼辦啊?」周小紅愁眉苦臉的樣子,委屈得快哭了。

「夏總,你就拿個注意吧。」尹浩說道:「你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我就不信了,他們還能隻手遮天了不成!」

夏雷說道:「打架都會,可你們面對的是一幫流︶氓混混,他們一個個都是爛命一條,你們把他們打傷了,打死了,你們得去坐牢,划算嗎?他們把你們打傷了,打死了,你們的父母、妻子孩子怎麼辦?大家都是出來工作掙錢養家的正常人,沒必要斗這口惡氣。」

「可是……夏總,廠子都封了,我們還怎麼賺錢養家啊?」劉學兵一臉愁容,「我還要供我兒子上大學,哎!」

夏雷說道:「這個你們就不用操心了,先放三天假,工資照發。三天後你們回來,我們開工生產。」

「三天?不是要封半年嗎?」有工人說。

「夏總說三天,那就有把握三天撤銷查封!」有工人說。

「就是,夏總是什麼人,夏總有多大能耐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工人說。

工人們議論紛紛,但緊張的氣氛卻是緩解了不少。只是放假三天,而且工資照拿,站在工人的角度其實是沒什麼不可以接受的。

「都散了吧。」夏雷笑著說道:「這段時間你們也忙壞了,放這三天假,你們回去多陪陪老婆孩子,沒老婆孩子的就多陪陪女朋友、男朋友,連女朋友和女朋友都沒有的,那就趕緊找去。」

工人們一片笑聲,最後一點緊張氣氛也消失了。

回到辦公室,夏雷一拳轟在了牆壁上。牆灰掉了一大塊,他的拳頭也破了。

「哥,你別這樣。」夏雪趕緊拿紙巾去給夏雷擦手上的血。

管靈珊也湊了過來安慰夏雷。

「我沒事,你們不用管我。」夏雷說。發泄了一下,他的情緒很快就穩定了下來。

管靈珊說道:「夏總,我打了好幾個海珠地區的媒體熱線,但沒有一個記者願意來。」

夏雪也說道:「我打電話報了警,可這都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