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36章鄉下姑娘好福氣

0236章鄉下姑娘好福氣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機場外,周小紅抬頭看了一眼剛剛從機場起飛的客機,臉色很是奇怪。

夏雷想起她在飛機上的緊張表現,笑著說道:「小紅,你現在都離開機場了,你還緊張嗎?」

周小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雷子哥,我第一次坐飛機,你別笑我啊。」

夏雷說道:「這有什麼好笑的,以後蜀地的分公司建好了,你坐飛機的時候會很多,你要適應一下。」

周小紅有些緊張的樣子,「雷子哥,你要把我調到分公司來嗎?」

夏雷笑著說道:「不好嗎?你老家在這裡,你的家人也在這裡,你也熟悉這裡的環境,我讓你負責新公司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嗎?」

「啊?」周小紅頓時愣在了當場,「我負責新公司?」

夏雷點了一下頭,「嗯,我就是這麼想的,你是最合適的人選。」

周小紅只是一個初中生,文化程度不高,現在會的機械加工的手藝也是在跟了夏雷之後學的,算不上好,更算不上精通。從這些方面來看,她就是當一個車間主任都是很勉強的,更別說是領導一個分公司了。可是夏雷卻有他自己的考慮,因為他需要的不是一個非常能幹的人,他需要的是一個不會坑他害他的信得過的人,而周小紅便是這樣一個人,一個就算有人拿著刀架在她脖子上也不會背叛他的人。

周小紅哪裡想得到這一層,一顆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雷子哥,我不行的,真的不行,我沒那份能力,你讓我管個車間我就夠吃力的了,你讓我管一家公司,我幹不了。」

夏雷笑著說道:「管理公司沒你想的那麼複雜,你只要管好幾個人就行了。你看我,我不是經常不在公司嗎,公司一樣照常運轉。」

「可是……公司里有那麼多能幹的人,為什麼選我啊?」周小紅想不通這點。

夏雷說道:「因為我相信你,就這原因。」

周小紅愣了一下,忽然想明白了什麼,她重重地點了一下頭,「嗯,雷子哥,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會努力做好的,不過……要是我做不好,你可別怪我啊。」

夏雷笑了笑,「走吧,我們去找一家酒店住下。」

周小紅卻說道:「雷子哥,你到了蜀地就是到了我家了,哪還能讓你住酒店啊,去我家吧,一個小時的車程就到了,那個……如果你不嫌棄的話。」

「說什麼呢,你家就你家,我們叫車吧。」夏雷很爽快地就做出了決定。他不是拿著含著金鑰匙出身的人,父親夏長河失蹤之後的那五年他過的也是狗一樣的生活,在他的骨子裡從來沒有輕視普通老百姓的因子。

西部開發,最明顯的一個特徵便是交通。從蜀都出去,隨處可見寬闊的馬路,就像是蛛網一樣覆蓋這個古老的盆地。去周小紅的家也是全程高速,一個多小時便到了。她的家在一個叫馬祖的小山村裡,一片農田中間,幾間新修的瓦房,還有一大片竹林。去的時候天上下著小雨,竹林上籠罩著一層薄薄的水霧,那畫面與華麗不沾邊,但卻別有一番清雅的韻味。

周小紅的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淳樸善良得很,一聽在介紹是他們家小紅的老闆來了,兩個老人都興奮激動得很,也忙活開了,殺雞殺鴨,去田裡摘菜,要好好款待夏雷。

周小紅則給夏雷準備房間,被褥什麼的全部換上新的。

周小紅一家人忙裡忙外,夏雷有些不好意思,「小紅,讓伯父伯母不用忙了,你們這樣我怪不好意思的。」

周小紅卻笑著說道:「雷子哥,你看見這瓦房是新修的吧?還有家裡的電器和傢具也都是新的吧?」

夏雷不明白她想說什麼,不過還是點了一下頭,「嗯,是的。」

「那你知不知道這些都是因為你呢?」

夏雷愣了一下,「因為我?」

周小紅笑得很甜美的樣子,「對呀,因為你。如果不是因為你收留我,我家裡根本就修不起新房子,也買不了這些傢具和電器,甚至我弟弟也沒錢讀書。你不但收留了我,還給我發獎金,開那麼高的工資,我掙的錢差不多都寄回來了,家裡的日子也好過了。你等於是我們一家人的大貴人,他們能不好好款待你嗎?」

夏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什麼貴人不貴人的?以後別這樣說了。」

周小紅說道:「雷子哥,你就別管他們了,入鄉隨俗,你就讓我們一家人好好款待你一下吧。」

夏雷也不好說什麼了,確實,他對周小紅有收留和栽培之恩,周家現在能過上好日子也全是他的恩情,他現在到了周家,還不讓人家好好款待一下他就真的有點說不過去了。

周小紅脫了鞋子爬到床上去給夏雷鋪新床單,屁股高高地翹著,一個飽滿而成熟的形狀便毫無遮掩地呈現在了夏雷的面前。

夏雷有些尷尬地移開了視線。他想起了周小紅剛來雷馬工作室的時候,那時候馬小安還在,她身上髒兮兮的,一雙解放鞋居然連腳趾頭都藏不了。她現在的收入也算是可以了,但她卻還是捨不得買高檔的服裝,身上穿的多是一些百十來塊錢的便宜貨。她此刻穿的一條牛仔褲就是這種臉頰的類型,根本就談不上什麼舒適和質感,只是單純地將她的翹臀勾勒得圓圓的,滿滿的,翹翹的。可正是這種廉價的服裝穿在她的身上卻別有一種質樸而天然的性感。普通老百姓家的姑娘,不都這樣嗎?

「姐!我回來了!」一個稍顯稚嫩的聲音從窗外傳來。

周小紅剛好鋪好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