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43章大年初一洋嫂子

0243章大年初一洋嫂子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接下來的日子平平靜靜,沒人再來找胡厚的麻煩,也沒人再來找雷馬製造公司的麻煩。

雷馬製造公司的禁止令撤銷之後,夏雷並沒有撤銷外包工廠的訂單,反而追下了不少新的訂單。自動滑板在國內和歐美市場都賣得很好,甚至有南美地區的經銷商也來函表露合作意向,僅靠雷馬製造公司的生產力根本就滿足不了這麼大的市場,外包已經成了必然的選擇了。

蜀地的分公司進展順利,建築公司已經入場,廠房和辦公樓還有宿舍等基礎設施一起開工,建設的速度很快。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新招的工人也進入了培訓基地,由海珠這邊派過去的師傅帶著,一旦工廠完成建設便能投入生產。

在海珠的母公司里,在研發部主管韓波的帶領下又有了新的收穫,雷馬製造公司也多了一個智能辦公桌的產品。這種產品採用的是鋁合金部件,輕便且具有相當的強度。更重要的是通過改變支架的連接方式,它擁有坐用和站用兩種使用狀態。這對於常年坐辦公室的白領階層簡直是一個福音,坐累了,幾下簡單的操作便能讓辦公桌長高,可以站著使用,站累了,幾下簡單的操作又能辦公桌變回原樣。這種智能辦公桌能防備很多職業病,比如腰椎頸椎病,比如心血管疾病等等,甚至對肥胖也有著很好的預防作用。這個產品一經推出便收到了不少訂單,它不僅給雷馬製造公司帶來了新的利潤點,也讓雷馬製造公司的單薄的產品結構豐滿了不少。

對於夏雷來說,這段時間的平靜和接二連三的好事並沒有讓他放鬆下來。每一天的時間都被他安排得滿滿的。上午的時間用來處理公司的事務,下午的時間則是他的學習時間,中醫和西醫的知識,電氣工程方面的知識,新的外語等等。晚上的時間他也沒閑著,在睡覺之前他會練習詠春拳,練習秦香教他的神偷技藝。總之,他就像是一根被不斷壓緊的彈簧,這是一個蓄力的過程,一旦釋放,那必然是摧腐拉朽,一躍飛天!

轉眼,春節到了。

正月初一這一天,夏雷一早就起了床。他煮了一包速凍湯圓,然後叫夏雪起來吃湯圓。每年的這一天他都會早早起床煮一包湯圓,然後叫懶床的夏雪起來吃湯圓,這個風俗習慣他已經保持了六年。

「哥,新年好,大吉大利,恭喜發財。」夏雪的臉上滿是笑容。每年的正月初一她都會對夏雷說同一句話。

夏雷從包里掏出了一隻紅包,臉上也帶著笑容,「紅包,拿著。」

夏雪迫不及待地拆開,卻發現裡面裝著一張信用卡,她有些驚訝地道:「哥,你給我信用卡幹什麼?多少信用額的?」

夏雷笑著說道:「一百萬。」

「啊?」夏雪頓時驚呆了。

夏雷摸了一下夏雪的頭,「密碼是你的生日,每月公司的財務都會給這張卡還賬。不過,你得省著點花。你要是每月用光,我就揍你。」

夏雪慌忙搖頭,「哥,這張卡我不能要,太多了,我一個大一的學生,我哪裡用得了那麼多啊?」

夏雷看著窗外的天空,他的神思似乎回到了過去,「以前哥沒出息,給你壓歲錢也就幾十塊,去年多點,也才一百塊。以前的每個春節我都會許一個願,假如有一天我有錢了,我一定要給你發一個一百萬的大紅包。這是我的願望,我現在有能力實現它了。」

「可是,哥……」夏雪拿著那張信用卡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夏雷笑著說道:「傻丫頭,給你你就拿著。我賺錢的目的不就是讓我們過得好一點嗎?再說了,女孩要富養,我可不想那些動機不良的富二代打你的主意。我們家的小雪可不是富二代,你是富一代。」

「呵呵。」夏雪被夏雷的話逗樂了,她笑著說道:「哥,我的眼光可高著呢,我選擇男朋友我不會看他有沒有錢,我要看他人好不好。」

「有男朋友了嗎?」夏雷試探地道。

夏雪白了夏雷一眼,「套我話吧?沒有沒有,我才大一,我不想談戀愛。」

夏雷忙轉移了話題,「吃湯圓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夏雪端起了碗,忽然又放了下來,「哥,要不我們把如意姐也叫來一起吃吧。」

夏雷想了一下,點了一下頭,「反正煮得有點多,那就叫她一起來吃吧。她一個人住,肯定不會這麼早起床煮湯圓。」

「哥,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和思瑤姐都分手這麼久了,也該找一個新女朋友了吧?」

夏雷白了夏雪一眼,「你想說什麼?」

夏雪抿嘴笑了一下,「我覺得吧,如意姐就不錯。她和你從小一起長大,人也漂亮,你找個警察老婆也有安全感嘛。嗯,她就是性格有點強勢而已,說話直接一點而已,其餘就沒什麼缺點了。她也很喜歡你,要不這麼不談戀愛?你們在一起挺合適的。」

夏雷苦笑道:「你這丫頭操什麼空心?我不是不知道她……只是,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彼此之間太熟悉了,沒有那種感覺。我對她沒有那種感覺,就算勉強在一起,那我不是害了人家嗎?」

「你們還真是麻煩,好了好了,我不說你們了,我去叫她過來吃湯圓。」夏雪搖頭嘆氣地往外走。

夏雷一個靜靜地想著,「我要不要跟如意好好談談?她這樣等著我也不是一回事啊,可是,我怎麼開口呢?哎,真是頭疼。」

現在的他能單獨解決很複雜的電氣工程方面的難題,可對於感情問題卻還是無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