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46章中西合璧

0246章中西合璧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read_content_up

的,!

午後沒多久夏雷便離開了申屠老家,申屠仁本來還想留夏雷吃晚飯的,但夏雷卻婉拒了,因為他答應了要陪阿妮娜吃晚餐。只是因為阿妮娜的身份特殊,他沒有說出來而已。

黑色的寶馬m6越去越遠,申屠仁收回了視線,他看著身邊的申屠天音,淡淡地道:「他是什麼反應?」

申屠天音這才收回視線,「爸,你想說什麼?什麼反應?」

申屠仁笑了笑,「我的女兒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女人,他不心動嗎?我說的反應當然是他有沒有向你表白什麼的?」

申屠天音搖了搖頭,「沒有。」

「那暗示呢?」

「也沒有。」

申屠仁皺起了眉頭,「這小子,他在想什麼呢?」

「我也想知道啊。」申屠天音嘆了一口氣,「他讓人捉摸不透。」

「女兒,要不你主dong一點?」

「不,應該他主dong。」申屠天音淡淡地道:「我說過,我喜歡的男人應該他來追求我,而不是我追求他。爸,你就別為這事操心了。我和他都是以為事業為重的人,我們應該給彼此一點時間和空間。」

「算了,我還是操心我自己的身體吧。夏雷的手藝真是不錯,他給我按摩針灸之後,我感覺整個身體都輕鬆了。對了,他什麼時候再來?」

「不知道,但他說他會常來看你。」申屠天音推著申屠仁往大門裡走。

申屠仁呵呵笑道:「看望我是假,看你是真吧?你們兩個人,明明彼此都有感覺,可就是不開口。」

申屠天音有點羞惱的樣子,「爸,你再說我就不推你了,讓你自己劃回去。」

申屠仁搖頭苦笑,「好好,不說,不說了還不行嗎?」

父女倆進了大門,朱漆大門關上了。

夜幕降下,老舊的屋子裡卻是一片溫馨喜慶的景象。夏雷忙活了兩三個小時,炮製出了一大桌子好菜。不僅有中餐和夏雪愛吃的糖醋排骨,他還照顧了阿妮娜的口味,做了好幾道德國風味的西餐,比如聖誕沙拉、牛肉卷和豬手堡。

三人喝掉了兩瓶紅酒,酒量最差的自然是夏雪,喝了兩杯紅酒之後就撐不下去了,自個兒回屋去睡覺去了。夏雷和阿妮娜卻又開了一瓶,一邊喝酒,一邊聊著生產狙擊步槍的生產線的話題。

這一聊,夏雷才發現單純地用「高級機械師」去衡量阿妮娜其實是一個錯誤,她的骨子裡其實是一個軍火專家。大到世界最先進的豹2坦克,小到德國sig公司生產的p299手槍她都隨口說來,如數家珍。

與她聊得越久,夏雷也越是明白當初龍冰為什麼非要阿妮娜加入101局的後勤單位了,就這麼一個軍火之家,放在任何一個發展中國家裡,那都是千金難求的頂尖人才。

「那個,阿妮娜,龍冰或者誰有沒有讓你加入我們這邊的軍工廠?」夏雷試探地道。

「有啊,龍冰,嗯,很有一個釋老頭,他們遊說過我讓我加入什麼神州工業集團,但我沒答應。我很明確地告訴他們,除了你的雷馬製造公司,我哪裡也不去。」阿妮娜說道。

夏雷弄清楚了情況,笑著說道:「那好,我就想辦法讓你過來,我們一起干一番大事業。」

阿妮娜往夏雷的就被裡倒酒,一邊說道:「你還記得嗎?在我老家的那片樹林里,你教我打槍的事?」

夏雷與她碰了一下杯,「記得,我們一起幹掉了那些婊子養的壞蛋。」

「咯咯……」阿妮娜一串嬌笑,「原來你也會說粗話,我一直覺得你是一個很斯文很靦腆的男人。」

「你別忘了,我是間諜,我會裝嘛,我可不是什麼斯文靦腆的男人,我很兇的。」酒到七分醉,夏雷的話也多了。男人嘛,都有吹牛的毛病,只是在他的身上並不明顯,但喝高之後也會體現出來。

「你很厲害,我知道,可是我也知道你不是裝的。」阿妮娜笑盈盈地道:「在華國這麼長一段時間,我將我們在一起的每一件事都想過,我知道我遇到的就是真正的你,不是什麼假裝的。其實,我也知道,你只是一個臨時間諜,並不是真正的間諜,我有說對嗎?」

牛皮被戳破,夏雷有點兒尷尬,「都過去的事情了,不要再提了。」

「不,那段時光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就像是突然出現在我生命中的天使。」阿妮娜脈脈地看著夏雷,她也喝得差不多了,秀美的臉蛋一片酡紅。

暖色的燈光,曖昧的眼神,臉頰的紅暈,德國女機械師的美麗與性感就這麼靜靜地呈現在眼前,她就像是一本精彩,能讓人抱著翻讀一整夜。

然而,夏雷卻避開了她的眼神,「我們喝最後一杯吧,然後該休息了。」

「為了我們的重逢。」阿妮娜舉起了酒杯。

「為了我們的重逢。」夏雷與她碰了一下酒杯,然後將杯里的紅酒一口飲盡。

阿妮娜起身進了夏雷的房間,夏雷則收拾了碗筷,然後返回了他父親的房間。

洗漱之後夏雷躺在床上,靜靜地琢磨著應該怎麼向龍冰開口讓她同意阿妮娜返回他身邊的事情,還有怎麼開口要無息貸款建設狙擊步槍生產線的事情。

談判需要技巧,尤其這還關xi著幾億的無息貸款,還有一個不能暴露身份的阿妮娜。他必須得想好怎麼開口,龍冰和釋伯仁的各種反應也要考lu到其中。

考lu好了這件事,那個神秘的青年又不知不覺地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