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53章輕功坑上飄

0253章輕功坑上飄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根本就沒有用到半個小時,夏雷的全部身家就都裝在一隻大旅行箱里了。21180000歐元,它們剛剛將那隻大號旅行箱裝滿。

古定山和何家英顯然沒有夏雷這麼「寒磣」,古定山的人給他送來了三隻這樣的大旅行箱,何家英則是四隻這樣的大旅行箱,裡面也都裝滿了嶄新的500面額的歐元。兩人的賭資不難猜到,古定山是兩千萬歐元,何家英是八千萬歐元。

「他們帶這麼錢來,顯然不是只衝著你這點錢來的,你要是輸了,千萬別跟他們賭你的公司,也不要向那個姓何的借高利貸。」申屠天音又開始在夏雷的耳邊叮囑了。既然無法阻止夏雷參加這次賭局,她也只能努力避免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

夏雷輕輕地點了一下頭,還是沒說什麼。

申屠天音看出來的情況,他會看不出來嗎?他只是不在乎而已。

賭資來了,賭局就要開始了。其實也就只有古定山、何家英和夏雷三個人賭而已,李民基和另外幾個商界大人物只是看著,不參與。整個屋子裡好像就只有夏雷沒看出這是一個局,其他的人都看出來了。

「申屠天音怎麼會選擇這樣的男人做男朋友?」有人低聲說道。

「這樣的男人,不是沖著申屠天音的錢去的才怪。」有人小聲地說道。

「看著吧,他會輸光一切,然後申屠天音會看清楚他的為人,離開他。」

「這個夏雷真是一個笨蛋,有申屠天音這樣的女朋友還不知足,他居然想跟何家英這樣的賭王賭錢,哎,真想不通他的腦袋裡面在想什麼。」

「你還看不出來嗎?古可武一直在追求申屠天音,古定山這次親自出馬,當然是想毀掉夏雷,促成古可武和申屠天音在一起。那個夏雷顯然是為了臉面才入局的,只能說他太年輕了,也太蠢了。」

「哎,古家的事還是少議論吧……」

這些人的議論聲雖然很小聲,但落在旁觀的古可武和古可文兄妹倆的耳朵里,兄妹倆卻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古家兄妹倆並不在乎別人怎麼議論,古家的人做事向來只求結果,不在乎手duàn和過程,更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在古可武和古可文的眼裡,夏雷似乎已經是一個輸得傾家蕩產一無所有的人了。

賭桌上,何家英吐出了一口雪茄煙的煙霧,慢吞吞地道:「夏先生,我們可以開始了吧?」

「可以。」夏雷淡淡地道:「我們玩什麼?」

何家英笑著說道:「我在這方面算是一個前輩,我可不想讓道上的人說我欺負晚輩,所以怎麼玩還是你來決定吧。」

「那好。」夏雷也不客氣,他說道:「我們就賭骰子吧,也不要那麼麻煩,我們一人坐三次庄。你們覺得怎麼樣?」

何家英與古定山對視了一眼,兩人雖然沒有說話,但卻有一個徵詢對方意見的眼神交流。

「好,那就我先來坐莊。」何家英精通各種賭具,骰子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一個酒店的女服務員拿來了骰盅,那是一隻紅木骰盅,大號,厚厚的,份量也不輕。

何家英拿過骰盅,揭開看了一眼裡面的骰子,然後蓋上骰盅準備搖骰子。

夏雷說道:「不急,我先把規矩說一下。」

何家英的眉頭頓時皺了一下,「夏先生,我何家英賭了一輩子我還不知道規矩嗎?」

夏雷說道:「任何規矩都是人定的。我們今天輪流坐莊,每人都要搖骰子,每人都要下注,我說的這個規矩也很公平,那就是無論是誰坐莊搖了骰子,不能自己揭盅,我們讓天音小姐來揭盅。」

這個規矩很公平,目的是讓坐莊的人沒法在揭盅的時候動手腳。如果連這樣的規矩都要拒絕,那拒絕的人難免就有想出千的嫌疑。

古定山看著申屠天音,「天音,你願意嗎?」

申屠天音本來想拒絕,可她看了夏雷一眼之後,她還是忍住心中的失望點了點頭,「好吧,我來給你們揭盅。」

「我也沒問題。」何家英並沒有將夏雷放在眼裡,他也不相信從來不玩牌的申屠天音有出千的能力,他抓起實木骰盅便搖晃了起來。

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骰盅里的骰子便進入了他的左眼視線之中,還有何家英的一舉一動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何家英的動作很快,但在他的眼裡卻慢得可笑。

大約十秒鐘後,何家英將骰盅放在了賭桌上,然後他將骰盅推到申屠天音的面前,「下注吧。」

古定山說道:「一百萬歐元,小。」他揀了一大捆歐元推進了投注區。一捆錢幣二十紮,剛好一百萬歐元。

何家英抽了一口雪茄,看著夏雷,「夏先生,古先生大概是不想贏我的錢,你不用客氣,你敢壓多少我賠多少。」

「真的嗎?那我就不客氣了。」夏雷將面前所有的錢都推了出去,「全壓,大!」

全場嘩然。

「這小子是瘋了嗎?全部身家就這麼一下子壓上去了?」有人驚訝地道。

「他不知道他面對的是誰嗎?那可是澳門的賭王啊?」有人嘆息。

「看來用不了多久這小子就會去跳樓了。」有人嘆息。

二千萬歐元對於申屠天音來根本就不算什麼,可是這卻是夏雷的全部存款,她比夏雷還緊張。還沒揭盅,她的手已經微微地顫抖了起來。

「夏先生,我給你一次機會改變賭注,你也可與買另外一種結果。」何家英說道。他看上去很輕鬆,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