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59章骨灰盒裡的大黃蜂

0259章骨灰盒裡的大黃蜂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午夜時分突然下了一場雨,冰涼的雨點敲打著窗戶和屋頂,發出細微的聲音。風在吹,卻吹不散群英會所裡面的一片怨氣和恨意。

嘩啦!古定山忽然將手中的一隻價值不菲的紫砂壺摔在了地上。褐色的茶壺碎裂成了好幾十塊,裡面的貢品級的烏龍茶也灑落了一地。

「可惡!澳門賭王出手都沒能讓那小子傾家蕩產,他反而贏了我們十億!」這件事就像是一口吐在古定山臉上的濃痰,讓他噁心到了極點。

古可武小心翼翼地道:「我一直想不通夏雷是怎麼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將那麼多錢轉移走的。如果許浪的行dong再快一些,我們能截下那筆錢就好了。」

古可文說道:「爸,哥,這事還不明顯嗎?那裡是申屠天音的地盤,肯定是她幫忙轉移的。那個賤人真是可恨,哥你對她一片痴心,可她卻著了魔似的愛著那個小子。一想起她和夏雷在舞池裡跳舞時的幸福甜蜜的樣子,我就替你不值!」

古可武冷笑了一聲,「我愛的不是她,我愛的是萬象集團。我得不到的東西,任何人都別想得到!」

「她們家比我們家還有錢,而且她的心裡沒你,要得到這樣的女人,我覺得太難了。」古可文一點也不看好古可武能娶到申屠天音。

「你們別爭了!」古定山怒氣沖沖地道:「申屠天音的事往後放一放,先解決了這個小子再說別的事情。」

古可武和古可文都閉上了嘴巴。

古定山冷笑道:「我就想不通,一個從工地上走出來的窮小子,突然就發達了,還這麼難對付,難道他是孫猴子轉世不成?」

古可武說道:「爸,我倒是覺得夏雷其實並不是很難對付,倒是那個女的很難纏,我們要小心她才是。」

「你說的是那個自稱是國家安全局的女人?」古定山對龍冰也是印象深刻。

「就是她。」想起龍冰給他的那一槍柄,古可武的心中就忍不住冒起一股恨意。

古定山想了一下,「回到京都之後我就託人查一查,只要查出她的底細,要對付她那樣的女人不難。」

「對了……」古可文忽然想起了什麼,「不知道丹尼那邊怎麼樣了,他在今晚應該有所行dong的,可到現在都沒有他的動精。」

古可武說道:「夏雷被那個女人帶走之後我打了丹尼的電話,但他關機。」

「丹尼只有在行dong的時候才關機。」古定山冷笑道:「沒準他會給我們帶來一個驚喜。」

就在這時窗戶邊的光線忽然一黯。

古定山、古可武和古可武察覺到,移目過去的時候門卻開了。

一個穿著雨衣的青年走了進來,他的手裡一隻黑色的條形的箱子。

他就是丹尼,一個已經死了十六年的人。

他就像是剛剛從墳墓里爬出來的活死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冰冷的氣息。他的眼神更冷,不像人類的眼神。

「怎麼樣?」古定山早已經習慣了丹尼的冰冷。

丹尼將裝著狙擊步槍的箱子放在了地上,「失敗了。」

「啊?丹尼,你出手也會失敗?」古可文很是驚訝的樣子。

古可武也著急地道:「快說,怎麼回事?」

丹尼將雨衣揭了下來,隨手扔在了地上,「在那個女人帶著他離開酒店安全通道之前,我已經鎖定了那條安全通道。我等著開槍幹掉他的機會,這種情況下,就算是與我同等級的殺手也不可能逃脫我的狙殺。因為只要他進入我的視線我的射程範圍之內,而我只需要三秒鐘的時間,這還包括子彈在空中飛行的時間,我就能幹掉他。可是,門一打開的剎那間他竟然察覺到了我的存在,而那時我其實已經摳了扳機,但他卻還是躲開了。他不僅是自己躲開了,他還撞開了那個女人。不然的話,就算不能幹掉他,我也能幹掉那個女人。」

這就是經過,這就是結果,但古定山、古可武和古可文卻不敢相信。

丹尼打開了他的箱子,露出了裡面的狙擊步槍的部件,他接著說道:「我的槍是美國特種部隊裝備的m200狙擊步槍,有效射程2300米,我的狙擊點距離那道門兩千米。這種狙擊步槍的子彈飛行速度是千米每秒,所以我只需要三秒鐘就能幹掉他。事實上我也這麼做了,一切都和我計劃中的一樣,完美無缺,可是……我失敗了。」

「他怎麼察覺到你的?」丹尼的解釋很專業,可古可武卻還是不敢相信隔著那麼遠的距離,夏雷竟然察覺到了丹尼的存在,而且還趕在子彈飛臨之前躲開!

丹尼沉mo了一下才說道:「我也不知道,但當時我有一種感覺,很詭異……我感覺,在門開的那一剎那間,他好像看見了我。」

古定山莫名其妙地笑了,「丹尼,你開什麼玩笑?夜裡,隔著兩千米,你還是藏著的,他怎麼可能看見你?」

丹尼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一個很可怕的人。」

古可文不悅地道:「丹尼,你這算什麼?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

丹尼看著古可文,眼睛裡沒有半點感情,「可文,你知道我不是一個怕死的人。我只是想把我了解的東西告訴你們,讓你們做出正確的判斷。一個連我都殺不了的人,一旦他紅了眼,那後果不是你們所能想像的。」

古定山冷聲說道:「你是想讓我考慮值不值得殺他,是嗎?」

丹尼沒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