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67章攻心戰術

0267章攻心戰術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走進陸軍醫院的大廳夏雷便碰到了在大廳里等候他的龍冰。

「我看見你開了一輛新車,剛買的?」龍冰隨口說道。

「我在京都沒車不方便,就買了一輛。」夏雷說道:「你也看見了,新車沒有牌照,京都上牌很困難,還要請你幫個忙。」

龍冰的嘴角微微地翹了一下,「你就知道給我找事,好吧,看在你教我詠春拳的份上,我幫你搞定這事。」

夏雷笑了一下,「謝謝,丹尼在哪?」

「跟我來吧。」龍冰說。

夏雷跟著龍冰來到了住院部頂層的一個特殊的病房之中。整條樓道都有龍冰的人看守,即便是醫院的醫生和護士要接觸丹尼都需要得到許可並接受檢查。

「醫生摘除了丹尼的一顆腎臟,你對著他大腿開的那一槍毀掉了他的大腿肌肉,以後他只能用一條腿走路了。」病房門口,龍冰對夏雷說道。

當時不覺得,這個時候聽龍冰說這些,夏雷的心裡竟升起了一絲殘忍的感覺。一個頂級的殺手失去了一顆腎臟,一條腿,雖然還能苟延殘喘地活著,但這種活著對於丹尼那種人來說無疑比死了還難受,而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不過,想到至今還躺在醫院裡的魯勝,還有差點被丹尼綁架的夏雪,夏雷心中的愧疚感才消失。

這個世上有些人是不值得同情的,丹尼是這種人,古定山和他的一雙兒女也是這種人。

龍冰似乎看出了夏雷的心思,她拍了一下夏雷的肩膀,「別想太多了,我第一次開槍殺人心裡也不好受,但慢慢就習慣了。」

夏雷苦笑道:「那是你的工作,我和你不同。」

龍冰說道:「沒什麼不同,你也是101局的顧問。知道釋老總怎麼評價你嗎?」

「他怎麼評價我?」夏雷的心裡很好奇。

「他說你是天生的殺手,你這樣的人應該成為我們101局的首席狙擊手。」龍冰說道:「他還讓我問你有沒有興趣……」

夏雷趕緊打斷了龍冰的話,「我們還是進去看看丹尼吧。」

當初願意成為101局的顧問,其實也只是想找一張護身符,現在他十幾億,連老婆都還沒娶,夏家的香火也都還沒有延續,當什麼首席狙擊手?

病房的門打開,丹尼木然地看著走進病房的夏雷和龍冰。他的身上纏滿了紗布,也插了好些根管子,奄奄一息的他已經沒有半點殺手的氣勢了,倒像是一個出了車禍的倒霉蟲。

看見夏雷,丹尼的眼眸里頓時多了一抹兇悍的神光,他的手也抬了一下,不過他的手被拷在病床兩邊的鐵架上,根本就抬不起來。

夏雷倒是一副很友好的樣子,他走到床邊,「丹尼,你好點了嗎?」

「滾。」丹尼的喉嚨里冒出了這樣一個聲音,他對夏雷的厭惡和憎恨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

龍冰伸手就在丹尼的那條傷腿上敲了一下,冷冷地道:「你最好放聰明一點,不然有你的苦頭吃!」

「你大可以試試。」丹尼並不害怕,口氣也強硬得很。

龍冰又抬起了手,但這一次夏雷卻抓住了她的手,「讓我跟他談談吧。」

龍冰冷哼了一聲,放下了手。

「丹尼,我們談談吧。」夏雷坐在了床邊的一隻椅子上,直直地看著丹尼。

丹尼不屑地道:「別浪費時間和口水了,我什麼都不會說。你們可以讓法庭判我死罪,你們也可以直接幹掉我,我無所謂。」

夏雷笑了笑,「我知道你是一個孤兒,是古定山收養了你,然後將你培養成了冷血的殺手。我相信古定山並不止一個像你這樣的養子,他將你們視作獵犬,根本沒有將你當成是他的兒子,你為什麼還這麼忠心?」

丹尼閉上了眼睛,他無法阻止夏雷對他說話,但他可以選擇不看見夏雷那張讓他憎恨的臉龐。

夏雷繼續說道:「丹尼,你這麼忠心,古定山知道嗎?」

「我不認識什麼古定山。」丹尼連眼睛都懶得睜一下。

「呵呵,我不是法官,你就是承認你與古定山的關係也沒什麼。我想告訴你的是,如果古定山知道你還活著,並且落在了我們的手中,你猜他會這麼做?」

丹尼閉上了嘴巴。

「他會殺了你。」夏雷說道:「和我們合作吧,做我們的證人。」

「哈哈……」丹尼睜開了眼睛,但眼裡卻滿是嘲諷的意味,「你以為你能說服我嗎?我說過,不用浪費時間和口水,滾吧!」

夏雷卻一點都不生氣,「看來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你對古定山的忠心讓我敬佩。不過,我已經以你的名義向媒體提供了很多古定山的違法犯罪的材料。那些材料明天就會在報紙和網路上傳播,不知道古定山看見了會怎麼想?」

哐當!丹尼猛地撐了起來,可手銬又將他拽了回去。夏雷的話已經激起了他的怒火。

「我知道古定山一定給你灌輸了很多東西,我沒法說服你,不過沒關係,我們今天來其實是採集你的聲音的。」夏雷笑著說道。

龍冰從褲兜里掏出了一隻錄音筆,淡淡地道:「我們會合成你的聲音,做一個你招供的音頻文件。古定山會得到這個音頻文件,不知道他聽了會有什麼感想?」

「你們兩個混蛋!」丹尼怒吼道,但隨之而來的劇痛又讓了軟了下去。

夏雷說道:「你好生考慮考慮吧,我知道你覺得你是爛命一條,好死賴活都無所謂,不過我想你這輩子一定還有什麼值得你珍惜的東西,或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