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68章最後的殺手鐧

0268章最後的殺手鐧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夜幕降下,城市的燈火如夢。黑色的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賓士在離開城市的馬路上,夏雷的神思在夜風中緩緩地飄飛著,想到了很多很多。

「思瑤和ae研究中心都知道我是ae膠囊的服用者,cia的高層和美國?軍方的一些大佬也肯定知道這件事。思瑤的身份暴露之後,美國方面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發動針對我的行動。如果美國方面不想華國知道這件事,不願意貿然採取行動,那麼美國方面再有行動的時候肯定會周密到極致,我能應對嗎……」

「我的能力越來越強,它好像一個孩子一樣在成長,我沒法保證永遠能隱藏下去,如果被101局發現,抑或則華國方面從美國獲得情報,我又該怎麼應對?」

對於未來,夏雷充滿了擔憂。

事實上,比起古定山這樣的對手,ae研究中心和cia才是他最畏懼的對手。不為別的,只因為不可戰勝。

「如果父親在我身邊就好了,他可以告訴我真相,他也能幫助我解決問題,可是……」想到父親夏長河,夏雷的心就莫名一痛,葉芙根尼婭死後父親夏長河又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沒有半點消息。

西子嶺是一個臨山的小鎮,百歲園就在它的旁邊,依山傍水,佔地幾十畝,大氣富麗。遠遠看去,它就像是古時候的王侯將相的府邸。

夏雷將車停在了路邊的一條岔道上,然後繞過小鎮往百歲園走去。

百歲園裡燈火通明,園裡園外都有保鏢在巡邏。夏雷躲在暗處觀察了一下,很快就確定了保鏢的人數,居然是恐怖的三十人!

「這麼多保鏢,肯定是知道丹尼的行動失敗,怕我報復,才讓這麼多保鏢保護這裡吧?」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這麼多保鏢在這裡,古定山肯定也在這裡。

百歲園的保鏢雖然多,裡面外面,守衛嚴密,可這樣的陣仗對於夏雷來說形同虛設。憑藉左眼的能力,不消十分鐘的時間,夏雷便從一條田間小路繞到了百歲園後面的山林里,然後選了監控盲區翻牆進入了百歲園。

蹲在牆邊的一叢花草里,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緩緩地掃過一間間房屋。五分鐘後,他找到了古定山的位置……

百歲園書房裡,古定山神色凝重地看著幾個夜裡來訪的訪客。這幾個訪客都不是一般的人,都是要人有人,要權有權的大人物。

古可武也在,他站在古定山的身上,觀察著這幾個訪客的臉色。

「老古,事情鬧大了,怎麼處理?」有人說。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現在是什麼時代了?」有人說道:「現在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時代,所有人都在忙著賺錢,我想不明白,你為什麼非要去整那個小子,現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吧?」

「人在那邊,那邊的情況我已經跟你說了,那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部門,要從那個部門撈人出來,除非是生死關頭,否則我寧願不與釋伯仁那頭犟驢打交道。」有人說。

書房外面,一棵闊葉榕樹上,夏雷靜靜地藏在茂密的樹冠里,直直地看著書房的牆壁。在透視的狀態下,書房裡的所有的人他都可以看見。他雖然聽不見他們說話的聲音,但唇語解讀術卻能讓他知道這些人在談些什麼。

古定山沉默了一下,然後才出聲說道:「是我小看了那小子,我沒想到他與那個部門有關係。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們不能坐視不管,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

「我們要是不幫你的話,我們今晚就不會來這裡了。」有人說道。

「只是這一次很麻煩,你的人在那邊,如果他嘴不穩,你會有大麻煩。」另一個人說道。

古定山說道:「這點你們放心,他是我養大的,對我很忠心,他不會張嘴亂說話的。」

「那就好,我需要兩天時間。這兩天里,你最好確保你的人不會亂說話。」一個人說道。

古定山說道:「你們放心吧,我的人我信得過。另外,這次我不會讓你們白幫忙,緬甸那邊的銅礦,我多給你們百分之十的股份。」

「哈哈哈……」書房裡一片笑聲。

「老古,你這人沒什麼優點,但就是爽快,行,就這麼說定了。」有人笑著說。

「老古,包在我們身上。」有人說。

幾人又聊了幾句然後起身告辭,古定山將幾個訪客送到了書房門口,人走之後又回到了書房之中。

剛才古定山還是一副氣定神閑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可再次返回書房的時候,他卻一腳將茶几上的一隻紫砂茶壺踢碎在了地上。

「媽的,為什麼?」古定山一副被氣壞了的樣子,「一個從工地出來的小子,他怎麼就這麼難纏?他真的是孫猴子嗎?丹尼,還有兩個從國外請來的頂級殺手都干不掉他,反而兩死一傷!」

古可武的嘴唇動了一下,想說什麼,可沒說出來。其實,他也想不明白。丹尼在他的印象中已經是一個非常可怕的頂級殺手了,再加上兩個花了一千萬美元從國外請來的頂級殺手,三個殺手去殺一個工地出身的小子,卻鬧得一個如此的結果,這樣的事情誰能想得通?

「你怎麼看?」古定山看著古可武。

古可文說道:「爸,現在最要緊的是確保但你不會說什麼對我們不利的話。他是你一手養大的,也是你一手培養的,他知道得太多了。夏雷那小子要是幹掉他就好了,可是他偏偏活著。對於我們來說,他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