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69章總是快一步

0269章總是快一步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是惡魔,而就算是一個惡魔,他的心也會有柔軟和善良的一面。

三年前,丹尼路過了一家孤兒院,看到了它的糟糕的環境,還有裡面的可憐兮兮的孩子,他的一顆心一下子就被拉回到了童年的時光。他走了進去,想給孩子們留點什麼。也就是那一次,一個善良的女孩走進了他的人生。

這個善良的女孩就是桑清心,她愛上了一個惡魔,並未惡魔生下了女兒。

在桑清心的世界裡,丹尼卻不是一個惡魔,他只是一家外資企業的採購,經常出差。而丹尼每次回家的時間則是她最幸福的時光,她的屋子裡就會有很多歡笑。她喜歡看丹尼將她的小寶貝桑悅悅高高舉起來的樣子,她覺得那是最美的畫面。

夜已經深了,桑悅悅卻怎麼也不肯入睡。

「媽媽,爸爸什麼時候回來?」被窩裡,桑悅悅眨巴著一雙烏黑的大眼睛,那眼神天真好奇。

「你爸爸才走了幾天你就想他了?」桑清心摸了摸桑悅悅的小腦袋,「快睡吧,睡醒了你爸爸就回來了。」

「我不睡,我要爸爸。」

「不聽話是吧?看我撓你痒痒!」桑清心伸手去桑悅悅的咯吱窩撓小傢伙的痒痒。

「咯咯咯……」桑悅悅在床上滾來滾去。

「快睡快睡。」桑清心不忍心繼續撓下去了。

桑悅悅的眼睛卻還是睜得大大的,「媽媽,我為什麼姓桑啊?」

桑清心微微呆了一下,「你爸說女孩就跟我姓,男孩就跟他姓,媽媽想給你添一個弟弟,他會跟著你爸姓丹。」

「這裡的孩子為什麼沒爸爸媽媽?」

「他們的爸爸媽媽不要他們了,所以他們才住孤兒院里。」

「我也住在孤兒院里,可我為什麼有爸爸媽媽?」

「傻瓜,不要再問問題了,再不睡覺我就打你屁股。」

「媽媽,我想爸爸……」

小小的房間里,絮絮叨叨的聲音,滿滿的母愛,滿滿的溫馨。

窗外,夏雷的心裡卻是酸酸的感覺。屋裡的女人在等著她的男人,屋裡的孩子也在等著她的父親,可她們等候的那個男人卻再也沒有機會回到她們的身邊了。

猶豫了一下,夏雷還是敲了敲門。

「誰?」屋裡,桑清心的聲音里充滿了警惕的意味。

夏雷說道:「請問是桑清心小姐嗎?」

「是我,你是誰?你是怎麼進來的?」桑清心很緊張。

夏雷說道:「不要害pà,也不要緊張,我不是壞人。我是丹尼的朋友,我有急事找你。」

「你是丹尼的朋友?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的朋友。」桑清心還是不開門,「你快走,不然我報警了。」

夏雷說道:「丹尼出車禍了,醫生需要家屬簽字才能做手術。是丹尼告訴我這裡的地址的,你要是不去醫院簽字的話,他會死的。」

門很快就開了,站在門口的女人身材瘦小,皮膚也有點黃,並不漂亮。她的身上有著一種華國女人所特有的善良樸實的氣息。

「跟我走吧。」夏雷說道:「丹尼的情況很危險,嗯,把孩子也帶上吧,丹尼想見見悅悅。」

「你等等,我抱上孩子。」桑清心也慌了,急忙去抱起桑悅悅,連鞋都顧不上穿,踩著一雙一雙拖鞋就跟夏雷走。

「媽媽,爸爸怎麼了?」桑悅悅畢竟才只是一個三歲的小孩,她根本就不知道車禍是什麼概念。

桑清心抹了一把眼淚,「我們現在就去見爸爸。」

「好啊,我要見爸爸啦!咯咯……」桑悅悅高興得手舞足蹈。

夏雷輕輕地嘆息了一聲,打開了車門,「請上車吧。」

桑清心抱著桑悅悅坐進了副駕駛上,夏雷也上了車,發動車子就往孤兒院大門口駛去。

孤兒院的大門大大地開著,但守門的大爺卻沒有出來關門。

桑清心突然看著夏雷,警惕地道:「你是怎麼進來的?」

這個問題她已經是第二次問了,剛才一聽到夏雷說丹尼出車禍了,她的心就亂了,也就忘了追問。可現在大大打開的大門又引起了她的警惕。

夏雷沒說話,一腳油門,黑色的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快速衝出了天使孤兒院的大門,順著無人的馬路疾馳。

「你放我下去!」桑清心又驚又怒,她沖夏雷吼道:「不然我報警了!」

夏雷沒有理會她,繼續往前開。

桑清心掏出了手機,真要報警了。

夏雷一把搶走了桑清心手中的手機,厲聲說道:「你冷靜點,我不是壞人,我這是救你們!」

「哇……」桑悅悅被夏雷嚇哭了。

桑清心也被嚇哭了,哽咽地道:「大哥,我沒錢,求你放了我和我的孩子吧,你不要傷害我們,真的,我真的沒錢,我的孤兒院都是靠好心人捐助才能運行下去……求求你了……」

這一剎那間,夏雷真想將真相告訴她們,可是看到她們的眼淚,他又開不了口。

告訴桑清心和桑悅悅真相,這對於他來說只是張嘴說出來的事情,可對於桑清心和桑悅悅來說卻是一輩子的事情。桑清心這樣善良的女人,她會接收她所愛的男人是一個惡魔般的殺手嗎?還有桑悅悅這樣的可愛的小孩子,她會接收她的父親是一個壞人嗎?她將來上學以後又怎麼面對別的同學的異樣的眼光和議論?

「閉上嘴!」夏雷裝出一副兇惡的樣子,「不然——」

他沒有將威脅的話說出來,但桑清心卻閉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