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72章雨夜

0272章雨夜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夜幕籠罩著山林,每一棵樹木都像是一個來自黑暗世界的生靈,它們冷漠地看著在山林里活動的人類。一邊是逃亡的人,一邊是追捕的人。在它們的眼裡,這只是一場無聊的遊戲。

古可武從前半夜追到了後半夜。開始還有痕迹可循,可後來便失去了賴以追蹤的痕迹。他拆散了追蹤的隊伍,把人分成了三隊,一隊直接往山頂的方向追蹤,移落往左側的方向追蹤,剩下一隊則由他親自帶領往右側的方向追蹤。這個方向是山下白鹿鎮的方向。

一路追蹤,古可武也經歷了從興奮到失望,最後甚至絕望的過程。一路追來,他累得像一條狗,拼勁了全身的力氣可憐夏雷的屁都沒有聞到一個,更別說是抓到夏雷,幹掉夏雷了。

更糟糕的是,天下雨了。

淅瀝瀝的春雨從天空上灑落下來,樹冠就像是漏斗,不斷地往下滴水。地面很快就被打濕了,變得泥濘不堪。再加上山林里沒有道路,一腳下去溜溜滑滑,一不小心還會摔個四腳朝天。之前幾分鐘就可以搜索完的區域,現在卻需要幾倍的時間才能搜索完。

「哎——啊!」一個保鏢摔倒在了地上,菊花剛好撞在一塊棱形的尖石上,他的表情一下子變得詭異了起來,就像是剛剛吃了一隻用蒼蠅做餡的滾燙的湯圓一樣。

「媽的,這樣的鬼天氣還搜什麼搜?能搜到才見了鬼了!」一個保鏢小聲地抱怨道。

「你小聲點,別讓武少聽見了,他正在火頭上,別惹他發火。」一個保鏢小聲地道。

手下的議論和抱怨古可武又怎麼會聽不見,事實上不僅是他的這些手下不報希望了,就連他自己的信心也早就動搖了。

古可武抬頭看著落雨的天空,表情猙獰,「媽的,就連你都幫那小子!」

「武少,我們……」一個保鏢小心翼翼地問道。

「繼續搜!」古可武怒斥道:「我們古家平日養著你們,現在正是需要你們付出的時候!誰要是再嘀嘀咕咕不出力,老子讓他滾蛋!」

一群保鏢閉上了嘴巴,硬著頭皮繼續往前搜索……

這一幕沒能逃過夏雷的眼睛,五百米開外,夏雷從一棵大樹的樹冠上滑了下來。

「他們追到哪裡了?」阿妮娜緊張地道。

「還遠,不用緊張。」夏雷坐了下來,讓身體放鬆。五百米的距離,這是一個很安全的距離,他可以好好休息幾分鐘了。

阿妮娜依偎到了夏雷的身上。她的皮膚冰涼,尤其是沒有半點布料遮掩的大長腿,它們暴露在空氣和雨水之中,就像是剛從冰水裡面撈出來的一樣。

這裡畢竟是北方,雖然是春天,但氣溫卻是很冷的。

「我把褲子給你吧。」夏雷抹了一下阿妮娜的大腿,那份冰冷讓他很擔憂。

「那怎麼行?你已經把衣服給我了,你是最重要的人,你不能生病,我就算是病了也沒事。」阿妮娜說。

夏雷的心中一片暖暖的感動,他將阿妮娜拉到了他的懷中,「坐我腿上吧,暖和一些。」

阿妮娜爬到了夏雷的身上,坐到了夏雷的大腿上,緊緊地靠在夏雷的懷裡。夏雷的身體很暖和,這讓她感覺舒服了許多。

開始兩分鐘倒是相安無事,可兩分鐘之後就出了一點狀況。

「什麼東西?」阿妮娜回頭看著夏雷,「你拿什麼東西頂著我?樹枝嗎?」

夏雷尷尬地道:「別胡思亂想了,沒什麼東西……」

阿妮娜卻扭了兩下腰。

夏雷趕緊按住了她,「別鬧了,抓緊時間休息吧。」

阿妮娜反手過來,一把抓去了她所謂的樹枝,抿嘴笑了,「我知道是什麼,我只是想讓你放鬆一下,你太緊張了。」

夏雷忍不住笑了。被她這麼一逗,他確實放鬆了不少。不同文化的女人確實有著不同的味道,這樣的事情也只有她這個西方女人能如此自然地做出來,換作是東方女人,那是很困難的。

阿妮娜脈脈地看著夏雷,然後湊了過去,吻住了他的唇。在這座該死的下著雨的森林裡,她也需要一點激情來溫暖她的身體和心靈。

就在這時桑清心忽然醒了,她慢慢地撐了起來,她看到了在她身邊接吻的夏雷和阿妮娜,然後又看到了她身邊的桑悅悅。

桑清心忽然回想起了夏雷一腳踹開板房的房門,然後將她擊暈的情景。她的心中驟然緊張了起來。猶豫了一下,她抱起了在身邊的桑悅悅,悄悄地往爬起來,準備溜走。

一滴雨水突然從樹冠上滴落下來,剛好砸在了桑悅悅的額頭上。冰冷的雨水一下子將經驗也驚醒,她睜開了眼睛,「媽媽,好黑。」

桑清心跟著伸手捂住了桑悅悅的小嘴,可是已經遲了。桑悅悅的聲音已經被不該聽見的人聽到了,沉靜在熱吻之中的洋妞從夏雷的身上爬了起來,不等夏雷招呼便擋住了母女倆的去路。

桑清心這才留意到擋在身前的洋妞是一個非常滑稽的存在,她穿著男士的外套,但下身卻僅有一條破爛不堪的蕾絲花邊,幾乎不能遮羞。她的腳上還踩著一雙拖鞋,滿是泥濘。總之,她看上去很性感,可也夠狼狽,是一種難以描述的混亂感覺。

這樣的洋妞,再加上森林和之前的那一段讓人害怕的回憶,桑清心一下子就僵住了,怕得要死,「你們、你們想幹什麼?」

夏雷卻顯得很平靜,「不用害怕,她是我朋友,她叫夏美,是軍工廠的總工程師。你也看見了,她現在是個什麼樣子。這都是為了救你們母女倆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