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73章樂極生悲

0273章樂極生悲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夏雷在旅館之中開了一個房間,然後帶著阿妮娜和桑清心母女倆進了房間。

阿妮娜和桑清心母女倆在房間里休息,夏雷則站在窗戶邊觀察旅館外面的情況。幾分鐘後,古可武的兩個保鏢進入了他的視線。這兩個保鏢詢問路上的行人,通過唇語解讀,他發現那兩個保鏢在描述他的長相,還有桑清心和桑悅悅的特徵,並問路人有沒有看見。

問過了幾個行人,兩個保鏢往旅館這邊走了過來。

夏雷的心中暗叫了一聲糟糕。如果這兩個保鏢進入旅館,向旅館的老闆詢問,一描述他的樣子,還有桑清心和桑悅悅的特徵,古可武很快就會帶著大隊人馬趕到。

「你們留在這裡,不要給任何人開門。」夏雷說道。

「你要去哪裡?」阿妮娜緊張地道。

「我去引開那兩個人,你照顧好她們母女。」夏雷沒有多解釋,爬上窗檯跳了下去。

房間在二樓,樓下是一條小巷。落地之後夏雷幾步奔跑便衝到了小巷的入口,這個時候那古可武的兩個保鏢才從街道對面走到旅館門口。夏雷沒有看他們,平靜地走出了小巷,然後往一家賣早餐的小館子走去。

古可武的兩個保鏢很快就發現了夏雷,兩人都非常意外,追蹤了一夜的人突然出現在面前,且還是大搖大擺的樣子,他們顯然搞不清楚這是什麼情況了。

「武少!」一個保鏢對著一部對講機說道:「白鹿鎮,我們找到夏雷了!他、他出現了!」

因為激動,保鏢的聲音和手都在顫抖。

古可武的聲音很快就從對講機里傳了出來,「不要驚動他,我們馬上來!」

「知道了。」保鏢放下了對講機,然後與同伴一起跟在夏雷的身後。

夏雷進了早餐店,叫了一碗豆漿,兩根油條,還叫了一籠小籠包。累了一晚上,他也是餓壞了。老闆將他的早餐送上來之後,他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古可武的兩個保鏢在早餐店對面的一家小賣部買煙,繼續監視著夏雷。

夏雷假裝沒看見,繼續吃他的早餐。

沒等夏雷吃完早餐,古可武便帶著大隊人馬沖了過來,將早餐店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夏雷抬頭看著站在面前的古可武,露齒一笑,「原來是古先生,什麼風把你這個貴人吹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了?吃早飯沒有?一起吃吧,我請客。老闆,來一碗豆漿,再加兩根油條!」

早餐店的老闆早就被古可武的兩個保鏢架出去了,上個鬼的早餐。還有食客,食客也都被跑了。這種情況下,面對幾十個持槍的國民警衛隊的戰士,誰還有膽量在這裡吃早餐?

「呃,人呢?」夏雷左右看了看,一副反應遲鈍的樣子。

「別裝了!夏雷,人呢?」古可武冷冷地看著夏雷。

「你找人?」夏雷也直視著古可武,「找誰?」

古可武一巴掌將桌上的碗碟掃落在了地上,怒不可抑地道:「別跟我裝傻!我說的是桑清心和她的孩子!」

「桑清心?她的孩子?」夏雷笑了笑,「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從工地過來吃頓早餐,沒招你惹你吧,你把我早餐弄地上,你得賠我。」

古可武一耳光抽向了夏雷。

夏雷抬手抓住了古可武的手腕,使勁一拖,嘩啦一下便將古可武按在了餐桌上。

幾十個國民警衛隊的戰士舉槍對準了夏雷,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夏雷慢慢鬆開了手,然後將手舉了起來,笑著說道:「你們這是幹什麼?我又不是罪犯,你們拿槍指著我幹什麼?」

古可武趁勢爬了起來,忽然一耳光抽在了夏雷的臉上。

啪!一聲脆響,夏雷的臉上也多了幾條指痕。

古可武一把抓住夏雷的襯衣領口,冷笑道:「夏雷,我想你現在還沒搞清楚情況,你以為你把那對母女藏起來就沒事了嗎?我告訴你,你想都別想!說,人在哪!」

夏雷卻是一副平靜的樣子,「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是第一次聽到桑清心這個名字,桑清心是誰?」

古可武鬆開了夏雷的衣領,冷冷地看著夏雷,「這是你吃的最後一頓早餐,很抱歉,我沒讓你吃飽。」

這是一個暗示。

古可武的兩個保鏢跟著上前架住夏雷的胳膊,其中一個還掏出了一副手銬準備給夏雷戴上。

古可武的暗示顯然是要夏雷的命,但他不會在大街上,在眾目睽睽之下無緣無故地開槍射殺夏雷。他會將夏雷帶到偏僻的地方,然後幹掉夏雷。

就在這時,兩輛別克商務車疾馳而來,一個急剎車停在了早餐店門前的街道上。車門打開,龍冰第一個下車,二話沒說,一揚手,對著天空便開了一槍。

龍冰身後,十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特工也從車上走了下來,手裡都拿著步槍。

「把槍放下!」龍冰大吼了一聲。

幾十個持槍的國民警衛隊的戰士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他們畢竟只是兩年兵役的義務兵,無論心理還是戰鬥素養都比不上身經百戰的職業特工。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們的心裡也害怕。

國民警衛隊的一個領隊的人物看了古可武一眼,似乎是在觀察古可武的反應。

古可武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砰!龍冰又對天開了一槍,「你們沒聽見嗎?把槍放下!」

第二聲槍聲擊垮了很多國民警衛隊戰士的心理防線,一部分戰士將槍口放了下來。不過,沒有長官的命令,他們不敢將槍放在地上。

「你們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