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81章 古家的人不相信眼淚

0281章 古家的人不相信眼淚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read_content_up

的,!

許下了心愿,申屠天音睜開了一雙浩眸,她看的第一個方向便是夏雷所在的方向。可是,一個個衣著光鮮的賓客的賓客里唯獨沒有夏雷的身影。突然間,她的心裡彷彿失去了很多東西,空落落的。

「天音,生日快樂。」安秀賢的聲音總是那麼溫柔。

「謝謝。」申屠天音的臉上已經沒了剛才的迷人笑容。

圖青龍也走到了申屠天音的面前,送上了他精心準備的禮物。那是一張他自己畫的申屠天音的畫像,他展開畫卷的時候,四周頓時響起了一片掌聲。畫中的申屠天音和畫前的申屠天音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就像是她在照著一面鏡子。更讓人稱讚的是,畫里的申屠天音有著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的味道。

「這是我花了半個月的時間畫的,希望你喜歡。」圖青龍笑著說道。

「謝謝,沒想到你還有這麼強的藝術天分。」申屠天音的視線落在了畫上,心裡卻在想著另外一個人,他去哪了?

夏雷正走在一條翠竹掩蓋的僻靜小道上。小道的路邊也有幾盞路燈,但燈光昏黃。不少飛蛾圍著燈火撲騰,讓本就昏暗的燈光多了一些晃動的陰影。

這樣的環境讓夏雷的心中多了一絲警惕,他喚醒了左眼的能力,謹慎地觀察著四周的環境,同時出聲問道:「你說的那位小姐在什麼地方?你要是不說的話,我就不去了。」

他其實早就透視了這個侍者的身上,這個侍者的身上根本就沒有武qi,不然的話他早就先發制人了。

「就在前面,先生,跟我來吧。」侍者繼續往前走。

小道兩側的翠竹林里沒有藏著什麼槍手之類的人物,夏雷也放鬆了一些,他跟著帶路的侍者繼續往前走。

小道的盡頭是一排瓦舍,青瓦灰鑽,古香古色。

侍者指了一下中間的一間屋子,「先生,就在裡面,你進qu吧。」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那間屋子上,木質牆壁無聲地消失在了他的左眼視野之中,然後他看到了屋裡的一個女人。看清楚她的臉龐,他頓時愣住了。

屋裡的女人居然是古可文。

夏雷站在門口幾步遠的地方,靜靜地等待著門開的時候。她的身上沒有武qi。

夏雷的視線快速地掃過這幾間瓦舍,這幾間瓦舍里就只有古可文一個人,再沒有其他人。

這個情況讓夏雷困惑了,「居然是古可文要見我,她想幹什麼?」

這時房門打開,古可文打開了房門,她看著夏雷,語氣平靜,「來了卻不敢進來嗎?我沒帶任何武qi,我也沒有帶任何幫手,你難道還怕我不成?」

夏雷走了過去。沒武qi沒幫手,他根本就沒把古可文放在眼裡。他的心中也越發地好奇古可文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用這種方式跟他見面。

古可文讓開了門,夏雷進門之後她關上了房門。

「喝點什麼?」古可文說道。

夏雷看見了茶几上擺了一瓶拉菲紅酒,還有幾聽可口可樂。茶几上還有兩隻高腳杯,一隻有裝過紅酒的痕迹,另外一隻看上去很乾凈,沒有被使用過。

「怎麼?怕我下毒?」古可文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譏諷的笑意。

夏雷搖了搖頭,「你還真是說對了,我確實怕你下毒。我沒有陪你喝酒了天的興趣,有什麼事就直說吧,不要再繞圈子了。」

古可文給她自己倒了半杯紅酒,一仰頭喝了下去,然後才說道:「你現在一定很開心吧?」

「我為什麼開心?」

「別裝了,我父親失蹤了,我哥被抓了,古家的資產被凍結,還沒拍賣,那些曾經仰仗我父親鼻息的人就露出了醜惡的嘴臉,開始掙搶我們古家的資產了。面對這些,你難道還不開心嗎?」

夏雷輕輕地搖了搖頭。

「哈哈哈……你不開心?哦,我知道了,你大概是因為我這個漏網之魚還活著吧?幹掉我吧,這樣的話你就開心了!」古可文笑得很詭異。

不知道為什麼,以前每次見到古可文的時候夏雷都會感到厭惡,可這一次面對她,他的心中沒有厭惡,反而覺得她很可憐。

「你不敢殺我?哦對了,我沒有被捕,因為我們古家其實也有一個乾淨的人,那就是我!」

夏雷淡淡地道:「別噁心我了,你是一個乾淨的人?你是怎麼得到柳瑩和她的專利的?別的事情我不知道,但就憑這件事你也不會是乾淨的。你也別僥倖,你現在沒事那是因為還沒有查到你的頭上,你們古家做了那麼多壞事,你敢說你沒參與?」

「我今天可不是來跟你鬥嘴的,我和你鬥了那麼久,我累了,不想和你鬥了。」不知道為什麼,古可文平靜了下來,而且顯得有些疲憊。

「你把我約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個嗎?那你的目的達到了,要麼你走,要麼我走。」夏雷說。

古可文苦笑了一下,「你知道嗎?我最討厭的就是你現在這個樣子,什麼都不在乎,硬得像一塊發臭的石頭。」

夏雷轉身就走。

「等等!」古可文叫住了夏雷,「我爸已經死了。」

夏雷頓時停下了腳步,他回頭看著古可文,「你怎麼知道的?」

古可文說道:「我爸的秘書告訴我在我爸始zhong的那一天他接了一個電話,然後他從財務轉走了五十億的現金。可是,就在那天晚上他失蹤了。我知道是誰給他打的電話,我也清楚那個人的手腕。我爸到現在都沒有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