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95章 刺客與血

0295章 刺客與血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一夜的跋涉,黎明時分,一座森林擋在了前面。四周高聳入雲的山峰擋住了氣流,這裡的氣溫溫暖而潮濕。這樣氣溫有利植物的生長,所以眼前的森林極其茂密,一眼望不到盡頭。植物的種類也極其繁多,亞熱帶的植物在這裡幾乎都有出現。

在布拉德的帶領下,隊伍進入森林,繼續往前挺進。四個白色部落的武裝人員用戰刀劈砍藤蔓與荊棘,唐語嫣和夏雷走在布拉德的後面,隊伍的中間,行進的速度很緩慢。唐語嫣的手中拿著一隻電子儀器,上面顯示著衛星畫面,還有一個紅色的信號點。那個紅色的信號點靜靜地閃爍著,指引著隊伍前進。

那個紅色的信號點是華國精英專家組所發出的求救信號。

「如果運氣夠好的話,我們甚至不需要驚動白匈奴的部落武裝,我們就能救出我們的人。」唐語嫣說。

夏雷卻不這麼認為,「上次的行動不是失敗了嗎?不要太樂觀了。我覺得我們需要有一個面對白匈奴部落的計劃,不是備用的那種。」

唐語嫣咯咯笑了一聲,「你不是說那是唐僧去過的女兒國嗎?你犧牲一下色相,給白匈奴部落的女王當丈夫得了。你們要是生一個女兒,沒準會是下一任女王呢。」

「去你的。」夏雷說。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天色大亮。布拉德回頭說道:「我們在這裡歇息一下吧,我們在森林中,美軍的無人.機無法偵察到我們。」

連夜趕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躲避美軍的無人.機的偵察和攻擊,還有聖伊塔武裝組織的人。進入這個大山深處的與世隔絕的盆地森林之中,美軍和聖伊塔武裝組織以及不需要顧忌了,剩下的就只有白匈奴部落。不過到目前為止,白匈奴部落的人並沒有出現。

「好吧,我們休息一下。」唐語嫣下了命令。

101局的特工也停了下來,休息和進食,給身體補充能量。

唐語嫣一屁股坐在了一棵樹下,她也著實累壞了。

「老公,給我拿一塊牛肉乾過來,還有一瓶水。」唐語嫣的口吻還真像是在指揮她的耙耳朵丈夫。

夏雷打開背包,取出了一袋牛肉乾和一瓶礦泉水。卻就在他準備將這兩樣東西往唐語嫣的一雙大長腿上砸過去的時候,他的視線忽然移到了她的頭頂上方。

一條與樹榦一樣顏色的蛇正悄無聲息地向唐語嫣的頭頂滑行下去。它的偽裝色堪比變色龍,這讓它看上去就像是樹榦的一部分。事實上,如果不是夏雷的左眼對顏色的變化有著超強的識辨能力,他甚至也無法發現這條蛇。

這條蛇的尾巴很細長,這是毒蛇的象徵。

「你愣著幹什麼?」唐語嫣笑著說道:「你的眼神像個色︶狼。」

夏雷卻突然拔出腰間的匕首,揚手一揮,匕首化作一抹亮光,擦著唐語嫣的頭頂飛過。哆一聲扎進了樹榦之中。

唐語嫣被嚇了一跳,「你……幹什麼啊?」

夏雷淡淡說道:「你回頭看看吧。」

唐語嫣這才回過神來,她回頭看了一眼,然後便看到了被釘在樹榦上的毒蛇。那條毒蛇的嘴巴已經張開,距離她的頭頂僅有幾寸的距離。蛇血從樹榦上往下流,滴進了她的脖頸,還是熱的。

夏雷走了過去,拔下了扎在蛇身和樹榦上的匕首。毒蛇的屍體被他一起拔了下來,居然還有些蠕動的跡象。他將它甩在了地上,然後一腳踏碎了它的三角形的腦袋。

布拉德湊了過來,臉色大變,「這種蛇叫『刺客』,是我們這裡非常古老的一個蛇種,如果蛇毒進入血液,一分鐘就能致命,沒有任何解藥。」

劇毒的毒液,聰明的偽裝色,刺客這個名字還真是適合這種蛇,它就像是森林之中的刺客。

布拉德看了唐語嫣一眼,忽然又緊張地道:「揚夫人,你必須清洗掉沾在你身上的蛇血,它的血也有著很強的毒性,會讓你的皮膚過敏,潰爛。」

唐語嫣一聽也慌張了,一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往無人的地方跑去。她跑了幾步忽然又回過了頭來,看著夏雷,「你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快來幫忙!」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我?」

唐語嫣瞪了夏雷一眼。

這個眼神似乎是在說,你不來幫我,難道要別的男人來幫我嗎?

夏雷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兩人來到了營地旁邊的密林里。唐語嫣慌慌張張地脫掉了外套,將雪白嬌嫩的香背曝露在了夏雷的眼前。她的背上有幾道紅色的血痕,那是「刺客」留下的毒血。

夏雷的視線落在那條紫色的文胸上,硬著頭皮說道:「你的罩子上也有……為了安全起見,你還是解了吧,不要再戴了。」

唐語嫣的玉靨頓時一片臊紅,她回頭盯著夏雷,「你是故意的吧?你是想報昨天我給你屁股縫針的仇吧?」

夏雷聳了一下肩,「隨便你,你要是皮膚潰爛了,甚至死在這裡,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唐語嫣咬緊了銀牙,猶豫不決。

夏雷說道:「這是戰場,沒那麼多講究,這話不是你說的嗎?快點!你沒有時間來墨跡!」

「你……」唐語嫣硬著頭皮背過了手來,卻又說道:「不許看,閉上你的眼睛!」

夏雷沒有閉上眼睛,他擰開了礦泉水的瓶蓋,準備給她沖洗背上的蛇血。

紫色文胸的扣子解開,被束縛的大白兔獲得了自由,各個一下蹦躂,嘩啦一下沖開紫色不了的束縛曝露在了空氣之中。漣漪一顫顫,動如嬌兔,無比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