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98章 部落的女人們

0298章 部落的女人們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獵犬不安地吠著,但在一個時間裡它們突然都安靜了下來,紛紛匍匐在地上。

一群白匈奴部落的女戰士從密林之中現身,她們舉著火把,熊熊的火光碟機散了森林裡的黑暗。不過,火光無法穿透茂密的枝葉和樹冠,它們只能照亮周圍十幾米的範圍,這遠遠不夠。

「可惡,它們失去那兩個人的蹤跡了。」一個白匈奴女戰士說道。

年老的蘇日婆蹲在地上看了一眼,摸了一下草地,然後又抬頭看了一眼頭頂的樹冠。她是白匈奴部落里的經驗最豐富的獵人。她似乎發現了什麼,她的表情顯得很驚訝。

這時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走到了年老的女人面前。她的五官很精美,精巧地分布在一張錐形的臉蛋上,整張臉彷彿是畫出來的一樣,給人一種漂亮得不真實的感覺。她的身材高挑且不失豐滿,前凸後翹,該大的地方大,該細的地方細,性感非常。天使的臉蛋,魔鬼的身材,這句話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她的身上幾乎沒有亞洲的血統,有著一頭金色的長髮,皮膚白皙如玉,眼睛也宛如藍色的寶石,更像是一個五六世紀時期的純種的白匈奴人。

這個女人名叫大月提雅,她就是這個與世隔絕的白匈奴部落的酋長。她指揮了之前的戰鬥,也是她著白匈奴部落的精銳追捕夏雷和唐語嫣。

「大月提雅,那兩個人不會憑空消失,我懷疑他們是從樹上逃跑了。我們的獵犬不會爬樹,那兩個人很狡猾。」蘇日婆說道。

年輕的部落戰士茜拉米說道:「一個男的,一個女的,都是華人。我親眼看見的,阿母就死在了那個女人的手裡。她用一把飛刀扎進了阿母的腦袋,阿母當場就死了。」

大月提雅舉高了手中的火把,抬頭看著樹冠。她很快就看到了一條被折斷的樹枝,痕迹很新鮮,看上去剛剛折斷不久。這個發現讓她皺起了眉頭,「蘇日婆,你的判斷似乎是對的,可是,那兩個華人怎麼能爬到這麼高的樹上?樹榦上並沒有留下什麼痕迹。而且,如果說那兩個華人是從樹上逃走的,他們是猴子嗎?」

剛剛折斷的樹枝是一個證據,能證明夏雷和唐語嫣是從樹上逃走的,可是現在卻沒人願意相信這樣的事情,因為人畢竟不是猴子,就連她們這些在這片森林之中生存的人都做不到,那兩個華人又怎麼能做到呢?

就在這時,旁邊的一棵樹上突然傳來了一點響動。

茜拉米突然端起了手中的ak47,對著樹冠上晃動的地方便開了一槍。她的動作流暢至極,那支老舊的ak47彷彿是她的身體的一部分。

槍聲打破了森林裡的沉寂,一隻松鼠在也槍響之後從樹冠上掉落了下來。

「是松鼠。」有個女人笑道:「茜拉米,你是我們部落的神槍手,可是你不該浪費子彈殺松鼠,它不是我們的敵人。」

茜拉米瞪了那個嘲笑她的女人一眼,可當著大月提雅的面她也不敢隨便發作。她見識過那兩個華人的厲害,所以她的神經到現在都是緊繃著的。

「夠了。」大月提雅發話了,「我們回去吧,天亮再搜。」

蘇日婆說道:「天亮再搜?幾個小時的時間,那兩個華人有可能會逃出去。」

「對。」茜拉米也插嘴說道:「大月提雅,雖然我們失去了那兩個人的蹤跡,可是我們可以分開搜,我們熟悉這座森林,我們會找到他們的。」

一群部落女人附和茜拉米的說法。

「那兩個華人很厲害,非常危險,之前我們包圍了他們的營地他們都能殺出去、這樣的實力,如果我們分開搜索的話,你們誰能擋住他們的偷襲?」大月提雅嚴肅地道:「別再說了,都回去,天亮的時候再搜索。」

「可是……如果那兩個華人逃跑了怎麼辦?」茜拉米並不甘心。

大月提雅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奇怪的笑意,「他們是不會跑的。」

「哦,我知道這兩個華人是來幹什麼的了,大月提雅,我想請求你……」茜拉米頓了一下,「要是抓住那兩個華人的話,我要那個男人。」

「哈哈!茜拉米想男人了。」有人這麼說了一句,一大群部落女人們頓時發出了一片笑聲。

茜拉米的臉頓時紅了,她爭辯道:「我已經十八歲了,我可以有我自己的男人了。你們一個個不都有好幾個男人了嗎?我要一個,有錯嗎?」

「茜拉米,如果你抓住那個華人小子,我用我的五個男人跟你換,好不好?」有個女人笑著說道。

「不換!你的那些男人髒兮兮的,除了種田和煮飯,他們還會什麼?我次啊不稀罕呢!」茜拉米斷然拒絕,彷彿夏雷已經是她手中的獵物了,而她也有一種奇貨可居的感覺。

大月提雅拍了一下茜拉米的肩頭,帶著她往回走。

茜拉米比大月提雅矮一些,是一個嬌小玲瓏的女孩。她有著一張娃娃臉,但身材卻是非常有料。她的胸部是驚人的h罩杯,即便是正常走路,她的胸部也會蕩漾出一片撩人的漣漪。她的臀部也是豐滿有肉,將裹在身上的粗布撐得滿滿的,彷彿隨時都會因為太過成熟而裂開,溢出豐富的油脂。這樣的身材搭配的卻是一張充滿童真的娃娃臉,這畫面大概只能在島國的那種漫畫之中才會出現,現實之中是難得一見的。

茜拉米是白匈奴部落的神槍手,卻也是一個開心果,部落里的女人們總喜歡和她開玩笑,逗她。這讓茜拉米很苦惱,所以她想要一個男人。按照部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