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299章 雨夜取暖

0299章 雨夜取暖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屋漏偏遇連夜雨,人倒霉的時候真的是什麼最壞來什麼,避都避不了。夏雷和唐語嫣就是這種情況,剛剛擺脫追捕,天又下起了雨。

阿富汗是一個年降雨量僅有240毫升的國家,但在這個盆地里,這似乎是一個月的降雨量。豆大的雨點從雨雲之中墜落下來,穿透茂密的樹冠,地面很快就變得泥濘了起來。這樣的情況,就算是夏雷和唐語嫣小心翼翼地行走,將腳步控制在最輕的程度也會留下非常明顯的腳印。如果有人發現了這些腳印,明天天一亮那將又是一場追捕。

下雨也不敢採取先前的從樹冠上移動的方式,因為雨水打濕了樹冠,再加上一點青苔什麼的,樹榦上比抹了奶油還滑。如果繼續採取那種方式,不消十分鐘,夏雷和唐語嫣就得需要一副拐杖了。

夏雷一邊走一邊用樹枝清理地面的腳印,沒走多遠他就放棄了,他扔掉了手中的樹枝,抱怨地道:「算了,這樣下去累死我也走不了多遠,這該死的雨,什麼時候才能停啊……」

他的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汗衫,因為海波的原因,阿富汗的夜晚的氣溫本來就很低,再加上下雨,他說話的時候他的牙關已經有點打顫的感覺了。寒冷會讓人快速消耗身體之中的能量,如果沒有熱量補充,他絕對熬不到天亮就會生病。

唐語嫣看著夏雷,忽然說道:「你想要你的衣服嗎?」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視線也移到了唐語嫣的半開的領口上,那條拉鏈的位置很低,從拉鏈的縫隙之中曝露出了一條雪白的深溝,軟軟的,看上去很誘人。可他面對的問題不是一條溝的問題,而是她的身上就只有一件外套的問題,他要是要回他的外套的話,唐語嫣就得赤著上身和他在這座森林裡逃命了。

似乎是發現夏雷在看她的什麼地方了,唐語嫣跟著伸手將拉鏈拉到了最高的位置,順帶甩了夏雷一個白眼,「看什麼看?你想都別想。我也不會給你衣服,除非你給我一套抓絨的衝鋒衣。」

夏雷苦笑了一下,「你以為我們這是在戶外探險嗎?還抓絨衝鋒衣,你怎麼不要一家星級賓館?還是想想怎麼辦吧,這樣的雨不會很快就停,我們得找一個地方避雨,不然的話我們會生病的。」

「我們往山的方向去吧,我們也許能找到避風的山坡,運氣好的話還能找到山洞什麼的。」唐語嫣說。

夏雷往最近的山峰看了一眼,然後走到唐語嫣的前面帶路。地上留下了他和唐語嫣的腳印,可他已經懶得去管了。在這樣的原始森林裡,疾病其實比那些白匈奴部落的女人更危險。

「你會後悔跟我來執行這個任務嗎?」唐語嫣問了這麼一句。

夏雷說道:「不後悔,只要我來了,我就不會後悔。」

「如果你死了呢?」

「死了就死了,每個人都有那一天。」夏雷笑了笑,「在這裡為國捐軀,我覺得沒什麼不能接受的,更何況,還有你陪著我。」

「去你的,我可不想死在這裡。」唐語嫣拍了一下夏雷的背,「放心吧,我會照顧你的,我會將你活著帶出這裡。」

夏雷撇了一下嘴,「誰照顧誰還說不一定呢,你身上就穿著我的衣服,這是我給你的照顧。」

「我就知道你對你的衣服戀戀不忘,我脫給你!」唐語嫣嘩一下拉開了拉鏈。

夏雷猛地回頭,想要制止她。卻沒想到,唐語嫣根本就沒有拉開外套的拉鏈,只是拉下一半又突然拉上了。他回頭的時候,看到的只是一個遮掩得嚴嚴實實的唐語嫣。

「哈哈!」唐語嫣笑得花枝亂顫,她指著夏雷的鼻子,「色︶狼,你是色︶狼。」

夏雷,「……」

看著她臉上的嬌媚的笑容,夏雷的心裡忍不住將她與龍冰作比較。同是101局的特工頭目,也都是非常漂亮的女人,可唐語嫣和龍冰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女人。龍冰冷漠如冰,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她從不開玩笑,說什麼就是什麼。唐語嫣卻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女人,她喜歡開玩笑,而且尺度很放得開。與她在一起總是不缺笑聲,感覺也很愉快。

如果將這兩個101局的女人比喻成一種魚類的話,夏雷覺得龍冰應該是鯊魚,而唐語嫣則是海豚。當然,就算是海豚,那也是會殺人的海豚,非常危險,因為她姓唐。

一連串的厄運之後,兩人的運氣似乎迎來了轉折點。還沒走到山上去找什麼避風的山坡和山洞,森林裡便出現了一個窩棚。窩棚是用木棒和乾草搭建的,很小,但也能容下兩人鑽進去避雨。

窩棚里還有一張用木棒搭建的簡陋到了極點的床,上面也鋪著厚厚一層乾草。能在這種要命的環境下發現這樣一個窩棚,還有鋪著乾草的床,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在沙漠里發現了一個豪華游泳池。

不等夏雷招呼,唐語嫣便迫不及待地沖了進去,霸佔了那張床。

夏雷也貓腰鑽了進去,他打量了一下,發現了一些小東西,有繩子和箭矢,還有一些獸骨,還有一小袋子大米和幾塊干肉。顯而易見,這是一個白匈奴族的獵人搭建的補給點。

這個發現讓夏雷放鬆了一些,「看見這些東西了嗎?這是獵人的補給點,這說明了什麼?」

唐語嫣擦著臉上的雨水,隨口問了一句,「說明了什麼?」

夏雷說道:「這說明白匈奴的部落距離這裡很遠,如果距離很近的話,她們根本就沒有必要在這裡搭建這樣一個補給點。她們離我們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