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00章 遺迹

0300章 遺迹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readx黎明時分雨終於停了。森林裡瀰漫著一層厚厚的霧氣,能見度僅有幾米。一陣鳥雀的鳴叫將乾草鋪上的一對男女喚醒了過來。

兩人同時聽到鳥雀的叫聲,又同時睜開了雙眼,然後便同時看見了對方。四目相對,唐語嫣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夏雷的臉龐,她這才發現她居然是被夏雷摟在懷裡睡覺的,夏雷的一隻手還摟著她的腰,一隻手還給她充當了枕頭。

如果兩人是夫妻,這絕對是一個很恩愛的姿勢,可問題是兩人根本就不是夫妻,甚至連情侶都不算。

夏雷趕緊抽手,然後扭過了頭去,有些緊張地道:「我什麼都沒看見。」

聽到這樣一句話,唐語嫣二話沒說,一腳就踹在了夏雷的屁股上。

「啊——」夏雷一聲痛呼,她踢中了他的屁股上的傷口。

唐語嫣卻還羞惱難當,恨不得再補上一腳。她都這樣了,他居然還說沒看見,他是瞎子嗎?

這一腳夏雷是白受了,不過他也不生氣。雖然是因為感冒發燒的原因,可人家終究是女人,而他是男人。他佔了人家那麼多的便宜,被她踢一腳又有什麼呢?

這一腳似乎也是發燒事件的一個總結,十分鐘後兩人離開窩棚往森林深處跋涉。唐語嫣手中的定位電子儀器成了兩人的導航儀,兩人循著信號顯示的方向前進。

籠罩森林的霧氣對夏雷和唐語嫣而言是一件好事,兩人的速度沒受多大影響,但白匈奴部落的追兵卻無法在這樣的大霧天氣里追上來。就算帶著獵犬也不行,濕潤的空氣和森林裡的腐爛的味道會影響獵犬的嗅覺。

霧氣臨近中午時分才散去,而這時夏雷和唐語嫣已經靠近了那個信號點所在的區域。

一路過來唐語嫣都不搭理夏雷,她顯然還在生昨晚的氣。不過靠近信號點的時候她的話就多了起來。

「我們快到了,不知道那幾個專家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你有什麼看法?」唐語嫣看了夏雷一眼。

「不知道。」夏雷搖了搖頭。

唐語嫣皺起了沒有,「你這傢伙,你這麼聰明你會沒有半點看法嗎?你一定還在為今天早晨我踢你的那一腳慪氣吧?你也太小氣了吧!」

夏雷摸了一下屁股,也皺著眉頭,「你踢中的地方是我的傷口,到現在還疼。昨天晚上我要是不救你的話,你現在恐怕連路都走不動了,你就這樣報答我的一片好心?」

「不許提昨晚的事情!」唐語嫣掄起一隻粉拳就向夏雷砸了過去。

夏雷滑身躲開,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別打了,我告訴你。」

唐語嫣收起了拳頭,然後白了夏雷一眼,「這還差不多。」

她的性格率性活潑,很愛開玩笑,這也是夏雷忍不住逗她的原因,他很喜歡看她氣惱和害羞的樣子。

夏雷整理了一下思路才說道:「我覺得我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這裡是白匈奴部落的地盤,寧靜和專家組的人在這片區域活動,你覺得白匈奴部落的人會不知道嗎?」

「你的意思是說……專家組的人被抓了?」

「不能排除這種可能,如果我們知道專家組的人在這裡的目的就好了。」夏雷觀察了一下唐語嫣的神色,一邊試探地道:「都到這個時候了,告訴我吧,我們的專家組在這裡幹什麼?」

「別套我話了,我真不知道。我來這裡是執行任務,不是來搞科研的,我也沒興趣。」唐語嫣說。

「如果我們的專家都被抓了,我們該怎麼辦?」夏雷問。

唐語嫣說道:「想辦法偷回我們的衛星電話,請求支援。」

夏雷想起了那些如狼似虎的白匈奴部落的女人們,嘴角也不禁浮出了一絲苦澀的笑意。去白匈奴部落偷衛星電話?那可是將腦袋別在褲腰上的玩命的事情。

兩人的談論沒有半點收穫,但說話間視野卻豁然開朗。森林在這裡離奇地消失了,一片荒地往前延伸,盡頭處又是一片連綿起伏的大山。陽光下,山峰頂上的白雪晶瑩剔透,宛如畫卷。

夏雷的視線放平,極目荒地中心地帶,一片亂石進入了他的視線。初看,那只是一大片石頭,可仔細觀察之後他才發現那片石頭有城鎮的輪廓。一些沒有倒塌的地方也依稀可以辨認出建築的模樣。最後,他得到了一個結論,那是一個古老的城鎮,只是已經崩塌了,變成了遺迹。

這個發現讓夏雷激動了起來,他拿過唐語嫣手中的定位的電子儀器對照,結果很快就出來了,信號正是從那座古老的石頭城鎮裡面發射出來的。

「你發現了什麼?」唐語嫣沒有夏雷那樣的逆天的視力,但她的直覺卻是非常靈敏的。

夏雷指著前方,「那裡好像有一座石城,信號是從那裡發出來。」

唐語嫣迫不及待地從夏雷的手中搶過了那隻電子儀器,一對比,她也興奮了起來,「就是那裡,我們去看看!」

夏雷卻沒動,「我們的專家在這裡活動,白匈奴部落的人會這麼和平嗎?」

唐語嫣也冷靜了下來,她說道:「把狙擊步槍給我,我用瞄準鏡看看。該死的,我的望遠鏡也被那些臭女人給搶走了。」

夏雷沒將狙擊步槍交給唐語嫣,卻把瞄準鏡取了下來交給了她。這東西對他來說只是裝飾品,一點用都沒有。

唐語嫣倒也沒說什麼,她拿著狙擊步槍的瞄準鏡觀察那片遺迹。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這個地方處處透露著古怪的氣息,我卻什麼都不知道,貿然過去,萬一白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