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09章 梁思瑤的心

0309章 梁思瑤的心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砰又是一聲槍響。

開槍的是漢克斯上校,他向梁思瑤的小腹射了一槍。梁思瑤的小腹也開始飆血,她的雙腿一軟,往地上倒去。

這一次,漢克斯沒能與梁思瑤的身體保持同步,他的左肩露了出來。

砰夏雷扣動了扳機,一顆子彈穿過幾百米的距離,瞬間洞穿了漢克斯的左肩。那一瞬間,從他的左肩上飈射出來的血染紅了梁思瑤的肩膀和臉頰。他的身體也被巨大的衝擊力掀起,往後跌去。

這才是真正的中彈。

梁思瑤也趴在了地上,不敢冒頭。她的臉色一片蒼白,這個時候她也不確定夏雷會不會對她開槍了。然而,比起夏雷的恐怖的槍法,更讓她難受的卻是夏雷對她的態度,他似乎已經不在乎她了,不然的話他是不會在這種情況下開槍的,因為哪怕是一厘米的偏差,被擊中的將是她,而不是漢克斯

「殺了他給我殺了他」漢克斯沒死,但夏雷這一槍卻粉碎了他的膽量,而他在下了這個命令之後也昏死了過去。

山坡上槍聲大作,子彈雨點一般向夏雷所在的右側方向扎過去。夏雷一開槍,也就暴露了他的位置。這些人都不是普通的兵,都是久經沙場的人物,尤其是那些來自cia的特工更是精銳之中的精銳。

梁思瑤拔出了腰上的手槍,怒吼道:「停止射擊停止射擊如果誰殺了他,我第一個幹掉他」

槍聲短暫地停歇了一下。

夏雷往別處爬去,但他剛一動,一顆子彈就從上方飛了過來,擊中了他藏身的岩石邊沿。那個狙擊手已經鎖定了他,而且,那個狙擊手帶著夜視裝備,可以在夜晚的環境里通過他身體散發的熱量追蹤他。在熱息成像的夜視設備面前,就算是躲在岩石後面也無所遁形。

夏雷緊緊地貼著地面,用左眼穿過岩石的邊沿觀察那個狙擊手。那個狙擊手正用一台熱息成像夜視裝備觀察著他這邊,嘴裡還在說話。夏雷的左眼鎖定了他的嘴唇,解讀了那個就是的語言。

就在一秒鐘之後,夏雷猛地往山坡下滾去。

他剛一離開那塊岩石,一顆榴彈就在那塊岩石上爆炸了。

剛才,那個狙擊手在向一個cia的特工傳遞他的坐標位置。也幸虧他解讀了那個狙擊手的語言,不然再遲一秒鐘,他就算不被那顆榴彈炸死,也會被炸傷炸殘

轟隆操作榴彈發射器的cia特工發射了第二顆榴彈,它在夏雷身前幾米遠的地方爆炸。

岩石的碎片,泥土和沙粒從爆炸中心向四面八方飛射,夏雷的移動速度雖然已經快到了極致,但還是被不少岩石的碎片擊傷。被爆炸衝擊波掀起來的泥土和沙粒也弄得他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來抓他的畢竟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不是菜鳥。

砰飛逃之中,夏雷忽然一個急停,回手便是一槍。

操作榴彈發射器的cia特工剛剛準備扣動扳機,一顆子彈就從他的脖子上扎了進去,他的脖子瞬間就少了四分之一。他的身體往後仰倒,手指卻還執行了死前的大腦指令,扣動了扳機。

榴彈發射器顫動了一下,一顆榴彈筆直射上了天空。

「法克」他身邊不遠處的狙擊手再也沉不住氣了,爬起來就開跑。

砰夏雷的狙擊步槍顫動了一下,一顆子彈瞬間穿越幾百米的距離,精準地扎進了剛剛爬起來的狙擊手的後腦勺之中。

轟隆那顆榴彈墜落了下來,在山坡上方炸開了。雖然沒有炸死人,卻也讓山坡上的陣地陷入了一片混亂。

趁著這一片混亂,夏雷快速往山坡下衝去。

對方雖然還剩下十來個人,可失去了那個最厲害的狙擊手和那個發射榴彈的cia特工,再加上已經昏死的指揮官,他們能給夏雷帶來的威脅已經不是很大了。如果他們趕追來,夏雷有絕對的把握全部幹掉

至於梁思瑤,夏雷的腦海中不斷閃過她被那個指揮官挾持的情景,那個指揮官對梁思瑤開了兩槍,雖然都是沒有彈頭的空彈,可她的身體卻先後兩次表現出中彈的反應,而且一次比一次強烈

夏雷的心中一聲嘆息,「你這是在幫我嗎故意下蹲,讓我有機會狙殺那個特種兵指揮官你何必這樣做我們已經結束了,你這樣做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山坡上的混亂結束了。黑夜籠罩著這片山坡,冷風吹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血腥味和硝煙的味道。梁思瑤拾起了那個狙擊手留下的熱息成像夜視儀,可她已經看不見夏雷的蹤影了。她的嘴角悄然浮出了一絲笑意,暗道了一聲,「保重」

山坡下,夏雷毫不費力地找到了大月提雅和茜拉米的藏身處。

大月提雅和茜拉米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他,聽到響動,一起將手中的ak47對準了他的方向。

夏雷壓低了聲音,「是我」

「夏」茜拉米激動得很,「你沒死你把那些美國人都殺了嗎」

夏雷說道:「沒有,還有十來個。我們走吧,走別的路線。要快,他們多半會呼叫增援,一旦被他們纏上,我們會很危險的。」

「我知道有一條路,跟我來。」大月提雅翻身上馬。

茜拉米也動作麻利地上了馬,然後向夏雷伸出了手,「上來」

夏雷的戰馬已經被炸死了,他只得與茜拉米共乘一騎了。他抓著茜拉米的手爬上了馬背,硬生生地擠進了馬鞍之中。兩個人的屁股在一隻馬鞍之中,那種緊密的程度用融為一體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駕」茜拉米輕喝了一聲,雙腿夾了一下馬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