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15章 韓國首爾

0315章 韓國首爾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韓國,仁川國際機場。複製網址訪問: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在接機大廳,夏雷一眼便看到了來接機的安秀賢,還有安秀賢帶來的好幾十個保鏢。那些保鏢清一色著黑色西裝,佩戴耳麥和墨鏡,一個個都很專業和冷酷的樣子。這場面,顯然是安秀賢為申屠天音準備的,他想展示他的家族在韓國的實力。

一個人帶幾十個保鏢,這場面不可謂不大,也少有人有實力做到。可這個場面落在夏雷的眼裡就不算什麼了,比起他在阿富汗單挑幾十個美國特種兵,比起他在白匈奴部落面對大月提雅帶領的幾百個女戰士,眼前的場面又算得了什麼呢

申屠天音這邊就帶了兩個女性助理,傅明美和夏雷,場面小了太多。看到對方的幾十個冷酷的保鏢團隊,申屠天音的兩個助理也露出了誇張的神色。然後又偷偷地去觀察她們的女王,她們的女王似乎也有些動容,但表現得並不明顯。

「至於這麼誇張嗎」傅明美不以為然地道:「我們是來參加奠基儀式的,又不是來打仗的。」然後,她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身邊的夏雷,調侃地道:「夏先生,你得小心一點,那小子這段時間正在瘋狂地追求天音姐,你跟著來了,他沒準會給你穿小鞋。」

夏雷笑了笑,「他要是給我穿小鞋,我就讓他沒鞋可穿。」

「咯咯」傅明美被夏雷逗笑了。

申屠天音瞪了傅明美一眼,她跟著就不笑了。

雙方在接機大廳里相遇,安秀賢看到了站在申屠天音身邊的夏雷,他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很不爽的樣子。

安秀賢的反應夏雷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他假裝沒有看見。在阿提拉之劍沒有到手之前,他是不會去招惹安秀賢的。他甚至有了被安秀賢奚落或者嘲諷的準備,如果發生那樣的情況,他會選擇隱忍。不為別的,只為了還被困在白匈奴部落的唐語嫣和寧靜,還有那幾個華國的專家。

「天音,我提前一個小時就來了。」安秀賢從夏雷的身上移開了目光,面對申屠天音的時候,他的臉上便有了溫柔優雅的笑容,「你來了就好了,我們走吧。你就別住酒店了,讓你的隨從住酒店吧,住我家裡好了。」

「這樣的話」申屠天音微微皺起了眉頭,「不太好吧我還是住酒店吧。」

「這怎麼行」安秀賢說道:「你來韓國,難道還不讓我儘儘地主之誼嗎」

申屠天音看了夏雷一眼,態度沒變,「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是和夏雷一起來的,我不能讓他一個人去住酒店。」

安秀賢的視線又落在了夏雷的臉上,好不掩飾他的厭惡與不爽。他壓根兒就沒想到夏雷會跟著申屠天音一起來韓國,這次申屠天音來韓國是他難得的機會,卻沒想到夏雷也跟著來了,這不是誠心作梗嗎在他的眼裡,夏雷就像是一隻蒼蠅一樣討厭。

夏雷還是假裝沒看見安秀賢的那張爛臉,他笑著說道:「天音,安先生的家裡恐怕沒有多餘的房間吧,我看還是不打擾人家了,我們就住酒店好了。」

申屠天音點了一下頭,「嗯。」

沒有多餘的話,就一個淺淺的鼻音,但安秀賢卻像是喝了一大瓶醋,「你說什麼我安家還會卻了房間嗎別說是你們幾個人,就算是你把你那個小公司的所有人叫來,我也能安頓下去。」

這顯然是在諷刺夏雷的雷馬製造公司只是一個小公司了,在他安秀賢的眼裡,夏雷和雷馬製造公司公司都不值一提。

夏雷一點都不起氣,「我開個玩笑,安先生不要介意。如果不方便的話,我們還是住酒店好了,不能給你添麻煩。」

「哼。」安秀賢冷哼了一聲,不想跟說話,他對申屠天音說道:「天音,那這樣吧,你和你的隨從都住我家裡吧。我爸很想見見你,知道你要來,他推掉了好幾個重要的應酬要陪你。」

「安老先生真是有心了,我先謝謝了。」申屠天音看著夏雷,尋求他的意見,「雷,你看」

夏雷說道:「既然安先生盛情邀請,那我們就住他家吧。」他笑了笑,「我們那邊不是有一句老話說得好嗎,盛情難卻,我們要是執意住酒店的話,那反而不禮貌了。」

申屠天音淺淺地笑了一下,「那好吧,我們就住安家。」

這樣的事情也要徵求夏雷的意見,安秀賢的心裡更不爽了,他的心裡暗暗地道:「這隻蒼蠅真噁心,他跟來幹什麼萬象集團和神域集團合作,又與他那家小公司半點關係,他純粹是來找人厭惡的嗎真想一腳將他踹回去」

心裡是這樣想的,安秀賢的面上卻是一副好看的笑容,「好啊,我們走吧。」

夏雷的心裡鬆了一口氣。住酒店的話不會受到安秀賢的白眼,但為了阿提拉之劍他卻寧願遭受安秀賢的白眼也要住進安家,只有這樣才有機會接觸到阿提拉之劍。

走出接機大廳,十輛賓士迎賓車緩緩駛來,停在路邊。安秀賢邀請申屠天音坐進了他的座駕,那是一輛售價千萬的布加迪威龍。這一次申屠天音並沒有拒絕,畢竟她也要照顧安秀賢的臉面。

夏雷和傅明美坐進了一輛迎賓車裡,然後車隊在安秀賢所駕駛的布加迪威龍的帶領下離開了機場,往首爾方向駛去。

「一個多月不露面,你去哪裡了」賓士迎賓車裡,傅明美問夏雷。

夏雷的視線卻移到了窗外,他看到了停在路邊的一輛黑色的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有一個人正坐在駕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