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超品透視 >0322章 打臉不商量

0322章 打臉不商量

小說:超品透視|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娛樂

「還真有點樣子,不過沒用。」安秀賢一劍刺向了夏雷。

夏雷擋開安秀賢的劍,兩把重劍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發出了一個脆響的聲音。卻不等安秀賢將劍收回去,夏雷的手腕猛地一甩,條形的劍身突然彎折了過去,啪一聲抽在了安秀賢的臉上。

這一聲脆響打懵了安秀賢,也驚呆了所有人。

擊劍運動的規則是刺擊,劈砍和抽打都是不計分的,但安秀賢臉上冒起來的一條紅痕卻比得一百分還有說服力。如果是用真劍真刀廝殺,安秀賢的半邊臉恐怕都沒了

「抱歉,我太緊張了,不小心打到你的臉了。」夏雷滿臉歉然地道:「你沒事吧」

抱歉,我不小心打到你的臉了。

這句話其實是再一次打了安秀賢的臉。幾分鐘前的決鬥里他猛攻了夏雷幾十劍,可連夏雷的衣角都沒有碰到,換了褲子回來的夏雷卻只一擊就抽了他一個大嘴巴

安秀賢的臉上火辣辣的,一部分是疼的,一部分卻是給羞辱的。

「可惡」安秀賢的心裡怒吼了一聲,邁步出劍,迅猛地刺向了夏雷。

夏雷沉著應對,出劍格擋。

叮叮叮

兩把重劍在空中碰撞,兩個男人的位置也忽前忽後,決鬥的場面緊張刺激。

「加油」申屠天音緊張地握緊了拳頭,她想看到夏雷擊敗安秀賢,而這一刻彷彿隨時都會到來,以至於她緊盯著夏雷,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其實,只要夏雷想結束決鬥,他隨時都可以一劍將安秀賢刺倒在地。可他不打算那樣做,因為在之前的比賽里他被安秀賢壓制著,顯得很狼狽。再次決鬥,他三兩下就搞定安秀賢,巨大的反差難免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安謹諫遲早都會發現阿提拉之劍失竊,如果因為漂亮地贏得決鬥而被懷疑,那是很不明智的。所以,他顯得很有耐心地陪安秀賢鬥來鬥去,給人一種勢均力敵的感覺。

要贏,也要「艱難」地贏。

於是兩個人的決鬥不斷地上演著這樣的場面,安秀賢眼見就要刺中夏雷贏得決鬥了,可關鍵時刻夏雷又躲開了。有時候夏雷眼見就要刺中安秀賢了,可關鍵時刻又被安秀賢擋開了。

擊劍運動是一項需要身體和精神都高度集中的競技運動,屬於高強度的運動,幾分鐘的時間下來,安秀賢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一片汗珠。夏雷的額頭上雖然不見汗珠,但也露出了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

「打敗那個華國人」賓客中,有個女賓用韓語叫道。

她的話音剛落,夏雷突然前躥,一劍刺中安秀賢的胸膛,體力本就不支的安秀賢頓時被刺倒在了地上。

惱羞成怒的安秀賢想爬起來,但夏雷的劍一晃便落在了他的脖子上,只差幾厘米便會刺到他的脖子了。

全場一片靜默,沒人相信這次決鬥會是這樣的結果,一個被戲稱為「喜劇演員」的華國小子戰勝了韓國的擊劍冠軍。而且,整個決鬥的過程中安秀賢就連人家的衣角都沒碰到,反而被抽紅了臉

夏雷將重劍收了起來,伸手去拉安秀賢,「安先生,承讓了。」

這句話落在安秀賢的耳朵里卻是一個讓他難堪的諷刺,他的臉色陰冷到了極點。有風度的做法是他應該拉著夏雷的手爬起來,可他現在已經沒法再保持他的風度了。他掃開了夏雷的手,自己爬了起來。

夏雷聳了一下肩,將重劍拋給了安秀賢。

安謹諫的臉色也很難堪。韓國人是一個比華國人還愛面子的民族,夏雷當著這麼多貴客的面讓他的兒子顏面掃地,這也等於是掃了他的面子。他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將夏雷趕出去,可是決鬥是安秀賢挑起的,他幾乎找不到任何理由向夏雷發難。

對於安家父子來說,夏雷絕對是一隻蒼蠅,打又打不到,放任這隻蒼蠅在頭頂嗡嗡飛吧,那感覺還噁心

申屠天音走到了夏雷的身邊,臉上帶著喜不自禁的笑容,她湊到了夏雷的耳邊,小聲地說道:「我就知道你比他強。」

夏雷笑了笑,她在他的耳邊說話,那種感覺痒痒的。

申屠天音和夏雷的樣子很親昵,賓客們又有了新的議論。

「那個華國小子其實挺帥的,他是幹什麼」

「那個女人可是華國大型財團萬象集團的女董事長啊,這個小子大概是她養著的小白臉吧。」

「有這樣的事情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真替安秀賢不值,他怎麼會去追求這樣的女人」

「我還聽說」

一片亂七八糟的議論,高麗人的思維有時候真的很奇怪,也夠自大。

夏雷充耳未聞,他已經得到了阿提拉之劍,失去的面子也找回來了,他的心情很好,一點都不在乎這些人說什麼。

「他們在議論什麼」申屠天音的直覺是很靈敏的,那些人看著她和夏雷嘀嘀咕咕,她很容易就猜到了那些人在議論她和夏雷。

夏雷笑了笑,「你真想知道」

「討厭,告訴我。」申屠天音催促道。

夏雷壓低了聲音,「那些人說我是你養的小白臉。」

申屠天音頓時愣了一下,然後臉紅了,「這些傢伙真沒禮貌。」

夏雷和申屠天音在一起說悄悄話,親親熱熱的樣子,安秀賢恨得牙痒痒的。他感覺他的臉火辣辣地疼,不止是被夏雷抽腫的那半邊臉,整張臉都火辣辣地疼。他和他的父親安謹諫一樣,也很想將夏雷趕出去,可一想到申屠天音可能會做出的反應,他又不敢這麼做。

「開宴吧。」徐秀珍打破了僵持而尷尬的氣氛。<